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三节 效忠何人
    黄巢并未直接答复王道之的请求,而是皱着眉头问道:“请问军师,刚才那唐廷使者说你和那个刘驽乃至交好友,这是怎么回事?”

    他先前听王道之一直说那个刘驽乃是年轻一代人中的豪杰,心中十分不舒服,刚刚又听见裴元那顿喊,可谓是触动了他内心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王道之心中一凛,明白大王提的这个问题十分棘手,只得慎重地答道:“属下与那个刘驽只是萍水相逢,并未深交,还请大王莫要多想!”

    裴元遥遥地听见王道之这边说话,不顾持刀力士拖着要将他押下,双脚奋力踢着地上的土,拼命喊道:“王军师,秦国公,刘大人治好了你妻子的病,你又传了他入壁功,此情此义怎么算不上深交了!?”

    黄巢听后太阳穴一阵跳,裴元刚刚透露的这些事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直视着脸色略略发红的王道之,缓缓问道:“军师,您竟连成名绝学都传授给敌人了吗?”

    王道之明白自己今日若是解释不清楚,必然遭来大祸。他身形微晃,已是来到快要被持刀力士拖入阵内的裴元面前,发力震开持刀力士,挟着裴元飞步返回至大王面前。

    他这一连串动作只在数息功夫内发生,直令人眼花缭乱。

    他松开裴元,冲其拱了拱手,诚恳地说道:“老夫传授刘驽武功,不过是怜惜人才,从未有背叛义军之举,还请使者不要污我声名!”

    王道之故意在话语中掺杂了真气,震得旷野上秋风倒卷,发出呼呼响声,令在场者无不心惊。

    裴元帽子被大风刮飞,头发凌乱不堪,可依然面不改色,道:“秦国公,你乃不世出的雄才,又何必刻意在人前掩饰。刘大人固知你并非惜命爱财之人,毕生作为皆是为了天下大同。自从你二人那日相见后,刘大人就对你倾慕不已。他直道如果义军是由你做主,他情愿打开城门,带着全城老幼投降,只可惜……”

    他话还未说完,便被王道之打断。

    王道之颤声道:“使者,你真的要陷老夫于不义吗?”他袖中真气鼓荡,转身看向大王,“大王,我愿杀了此人为自己正名,若是我真的私通唐廷,绝不会这样做!”

    黄巢冷眼看着面前的王道之,“军师,军中关于你的谣言原本就很多,都被孤一意强行压了下去。可如今你要当着孤的面杀人灭口,真当孤是三岁孩童么?!”

    此时,一直从未开口的黄氏子弟之一——黄揆突然策马上前,向大王施礼道:“大王,属下有一事禀报!”

    “何事?”黄巢不耐烦地问道。

    黄揆不慌不忙地奏道:“前次两军交战时,我在战场上目睹了军师与那刘驽交手。军师原本可以轻易击杀刘驽,助我等一举攻下长安城,可他却执意要放对方离去,说是甚么不愿杀害年轻一辈中的英雄!”

    王道之闻言大惊,万万没想到自己当日率性之举,竟然被人看见,成了自己难以解释的罪状。

    他清楚这个黄揆在军中素来低调,比起其他嚣张跋扈的黄氏子侄颇为收敛,处处与和善。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在关键时刻向自己落井下石。

    王道之想为自己解释,“大王,事情并非如此,属下必须要解释清……”

    “够了!”一直冷静的黄巢突然大声说道,额头上青筋暴起,“王道之,你欺瞒孤的事情难道还少吗?军中四处皆是你有不臣之心的谣言,难道都是空穴来风吗?可笑孤一直信任你,将你当作大哥看待,你难道没一点良心吗?说!你究竟有多少花花肠子,要孤如何做才能满意,啊!?”

    裴元眼见有戏,赶紧加了把火,丝毫不顾身份,朝王道之躬身一拜,“秦国公,既然这义军中无人识你的大才,你又何必强留下来对牛弹琴,请跟我回去见刘大人吧。刘大人说了,若是你肯主持朝局,他愿意退位让贤,反正你和他乃是同道中人,谁来都是一样的。”

    王道之没有回答裴元,闭眼仰天长叹,“罢了,罢了,老夫今日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胸中愤懑,猛地睁眼望向黄巢,眼中厉芒惊得黄巢往后急闪。

    王道之身为一代武林宗师,身上蕴藏的气势果然天下无人可匹,即便一道眼神也能摄人心魄。

    林言见状,赶紧和诸将上前护住大王,口中斥道:“王道之,你要犯上作乱么!?”

    黄巢内心震颤不已,强自按捺住心神,喝道:“王道之,你要做甚么,难道想杀孤么?来啊,上啊,孤让你杀!”

    王道之原本气势极盛,听了黄巢这一声喝喊后顿时变得颓然,沉声道:“属下一心效忠大王,不管大王信与不信,事实都摆在那里。”

    黄巢一声冷笑,“你效忠的哪里是我,你效忠的分明就是自己的道。你不顾义军大局,一意孤行,连最大的敌人都能原谅放过,甚至还教其绝学武功,你这不是背叛又是甚么?”

    王仙芝遥遥听见黄巢呵斥王道之,心中大乐。他内心极其惧怕王道之,这才假装答应要重归义军大营。若是王道之不在,那他便可如天空中的鸟儿一般自由飞翔,再不用受黄巢的约束。

    想到这里,他决定添油加醋,心想:“若是黄巢能杀了王道之,那么往后的事情便好办了。我走我的阳光道,他走他的独木桥,看还有谁能拦我!”

    他将双手拢成喇叭状,远远喊道:“大王,我原本也不想离开义军,只怪王道之处处与我作对,他一身武艺宁肯传与外人,也不愿教我半点。这等吃里扒外的小人,我是一刻也不愿意奉陪了!”

    黄巢没有理王仙芝,他之所以能成为百万义军的首领,自有他的过人之处。他与王仙芝相处日久,深知其为人反复无常。此人今日既然决定离开义军,一旦开了这个头,那往后必然还会复叛。

    黄巢远远地盯向被重重骁骑保护的王仙芝,此时他麾下的大部人马仍未赶到,想要冲入其军中擒下王仙芝又是何其之难。

    黄巢轻轻叹了口气,决定最后用王道之一次,道:“军师,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擒下王仙芝,那么孤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王仙芝没想到黄巢会是这般反应,他心中大惊,却不敢逃,生恐被王道之追上后再下狠手,只得遥遥地向黄巢拱手求饶道:“大王,属下真的知错了,今日之事完全是唐廷的人在挑拨离间,我这就带人回去攻打长安城,无论是死是活,皆是属下对大王的一片赤胆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