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节 封大仆射
    又过去几日,时局发展果然如刘驽所料。随着皇帝失踪的消息传播开来,长安城内的人心渐渐不稳。兵部尚书裴元索性以养病为名躲在家中,听说正暗中收拾细软,准备带着家眷逃出城去。

    至于户部尚书柳三省则更为突出,此人自从对刘驽失望后,便不再对大理寺抱有任何好感。柳三省暗中指派户部停止向大理寺发放物资粮饷,同时大肆向阁僚们宣扬皇帝已走的消息。动机之不纯,可想而知。

    萧呵哒通过自己在户部设下的眼线得知了柳三省的这些动作,他本想借着耳目之手将柳三省除去,却遭到刘驽的否决。此时此刻,在刘驽的心里,区区一座长安城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以此城为筹码,究竟能为掌剑门赢得多大的声望。

    除去这些明面上的朝廷官员外,连谢党中人前来拜访大理寺的也愈发少了。刘驽不禁产生一种镜花水月般的感觉,他原先以为自己已经牢牢把控住朝政,却没有想到这一切权利其实并不真正属于自己。他拼命到手的权力好似流水一般,从指缝里流了去,任凭他如何努力弥补,终是无济于事。

    与此同时,城外的黄巢为了稳住义军人心,愈发疯狂地攻打长安城。颜烈等人似乎失去了继续守城的兴趣,连其手底下的将军也开始不听大理寺的调遣。

    昨夜,春明门已被义军攻破,全靠金虎帮主罗金虎、僧堂堂主难了和尚、剑堂堂主何为贵和娘子军先锋李菁等人率领一众江湖人士拼命,这才解了破城之危,将入城的义军赶了出去。

    事后,颜烈来过一趟大理寺,用一种颇为内疚的语气委婉表示,他想率军离开长安城,前去寻找皇帝的下落。话虽如此,刘驽内心却如明镜一般,他清楚这些失去皇帝这个精神依仗后的武将们已然没有了斗志,颜烈只不过在为自己的逃跑寻找一个托辞罢了。

    倒是颜锋不类其父,常常来找刘驽表示效忠,直言会带领神策军守护大理寺卿直至最后一刻。对此刘驽只能苦笑,颜锋统领神策军时间甚短,并未树立多大的威望。同时其父颜烈则是神策军真正的上司,加上是个老江湖,轻易便将这个儿子玩得团团转。是以不管颜峰怎样向刘驽效忠,真正掌握在他手中的人马并不多,难以值得一提。

    面临此情此形,刘驽内心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孤寂。虽然事情的发展在他的意料之中,可当这一切真正到来时,他仍感到十分地难受。一种从未被真正依靠和信任过的感觉,带着极其失望的情绪在他心中蔓延开来。

    过河拆桥,树倒鸟兽散,是他对这些人最真实的看法。

    刘驽忍不住向萧呵哒吐露自己的心迹,“这些人或许从未想过效忠于国家,他们心里只有皇上。”

    萧呵哒脸上一副轻松神态,“皇帝可以给他们富贵和官爵,国家又能给他们甚么呢,难道是葬身沙场、马革裹尸而还么?每个人都想为自己的付出得到酬劳,皇帝能给予他们这些,国家却不能。”

    刘驽重重地叹了口气,“就算所有人都放弃了长安城,掌剑门却不会。我会带领众人死守到最后一刻!”

    萧呵哒听后颇为惊讶,“掌门不是说长安城乃弹丸之地,并非你平生志向所在,将来也不过是个筹码么,又何必为了这样一个地方付出所有力量,最后讨不了好去呢?”

    刘驽正正地看着他,“只有不被放弃的长安才能成为筹码,否则甚么都不是。你以为我看中的是那些文官武将么,实话告诉你,他们在我心里屁都不是。我要的是人心,万民的心,而这一切将从长安城开始!”

    萧呵哒轻轻摇了摇头,“无论掌门如何神勇,想以掌剑门数百人马抗衡黄巢的六十万大军无异于天方夜谭。”

    刘驽冷冷地看着萧呵哒,“你没有经历过,又怎知我做不到,还请军师勿要乱我人心!”

    萧呵哒从未见掌门口气这般凌厉过,连忙收敛起脸上恣意,道:“属下只是妄言,所有事情还得看掌门定夺!”

    刘驽思索了片刻后,缓缓道:“是时候举起掌剑门的大旗了!”

    他一不做二不休,当天就将改旗易帜之事宣布下去,让军师萧呵哒商量去办。

    刘驽已经想得明白,只有在掌剑门这杆大旗下获得的一切方才真正属于他自己,再不会被人用各种变相方式轻易夺去。

    翌日,刘驽在大理寺大堂上向众官吏宣布了此事。副卿董能深知自己一身富贵尽皆系于刘驽,更何况他与刘老学究早已情同父子,因此痛快地带领绝大多数大理寺衙役官吏加入了掌剑门。

    至于其余不愿加入掌剑门的大理寺衙役,大约只有不到一成,刘驽念及旧情,分别发放了一笔银子,命他们自己回家去谋生,从此与掌剑门再无关联。

    所谓人各有志,刘驽理解这些选择离开的昔日同僚,并亲自送他们出门,此时正逢一辆马车沿着街巷向大理寺方向缓缓驶来。马车的帘子用的是最新花式的绸缎做成,看上去应是女子所用。

    马车从众人中间穿过,直直地行驶至刘驽面前,缓缓停了下来。一只手顺着车帘的缝儿探出,修长而白皙,姿态之曼妙如同拈花一般,令见着忍不住停止呼吸,好似看见了这世间最美妙的事物。

    只见那只手将车帘掀开,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孔,原本甚为嚣杂的大理寺外顿时宁静了下来。

    萧呵哒站在人群中,远远地望着这张面孔,心想:“没有人能在这张面孔前保持镇定,即便是柳下惠也不能。世间君子不少,但能在这张面孔前能称得上君子的又有几人?”

    弄玉就站在他的身旁,见他一脸呆痴怎能不知他心中所想,于是嗔怪地撅起了嘴巴,用力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花痴了吧!?”

    萧呵哒这才回过神来,“哪里,哪里!”

    刘驽眼望着那女子从马车中走出,呼吸不禁粗重了起来。他看着眼前没有穿戴面纱斗笠的谢暮烟,“你怎么来了?”

    谢暮烟温婉地一笑,“听说掌剑门开张了,我想来加入,如何?”

    刘驽心中一动,略微沉吟后道:“你代表的不仅是自己,还有那一大帮谢氏党人。那些人恐怕看不上我这个小小的江湖门派,你来这里他们恐怕不会开心。”

    谢暮烟笑吟吟地看着他,“难道我不来他们就开心了么,为了这件事我已经考虑了很久。虽然你一直未说过,但是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自从我决定加入掌剑门的那一刻起,其实已经是个孤家寡人了。”

    她紧接着说道:“你麾下的谋士都是些男儿,他们固然谋略深远,但是终究没有女子心细,或许我可以帮你做一些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刘驽见她这般诚恳,索性不再拒绝,“既然如此,我便封你为掌剑门大仆射,总领内务,与大军师、大祭酒共参军事,如何?”

    “我愿意的。”谢暮烟笑道。

    萧呵哒在旁听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深谙中原文化,清楚这“仆射”乃是唐人从鲜卑语中化来的词,其义乃是宰相,比他这个军师要高出不少。这个谢暮烟一日也未在掌剑门待过,居然能得如此高位,着实令他感到嫉妒。

    便连弄玉也忍不住嘀咕道:“掌门这是被美色给迷住了!”

    对于谢暮烟这等远比她漂亮得多的女子,她心里已然无法生起嫉妒,更多乃是苦涩滋味。

    萧呵哒轻轻一叹,没有说话,心中却道:“掌门还未统御天下,便已开始分化属下众人的权力了。”

    他固知此事乃是君王必须经历的过程,但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仍令他感到有些沮丧。掌剑门乃是他一手草创,未想今日却有些为人做嫁衣的感觉。

    “呵呵,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狄辛不知何时出现在萧呵哒身后,“军师,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