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节 功力大增
    张德芳和董能见时候已经不早,于是向掌门告辞,心满意足地退出了书房。

    两人走在月光下的柳荫下,往各自所住的倒座房方向行去,一路上聊些有的没的,心情格外地舒适惬意。

    董能仍在想着刚才的事儿,心中有些不解,“张长老,你说掌门为何要封我二人如此德高望重的位子?”

    张德芳狡猾地一笑,“因为你我二人本领都不高,全凭依靠掌门才能居此高位。没有掌门这个靠山,你我都将甚么都不是。只有效忠掌门,咱们才能保得住一身富贵。”

    董能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正因为如此,掌门才敢放心用我们?”

    张德芳笑看着董能,“你还不算太笨,要记得咱们都是掌门的人,以后不要和其他人走得太近。”

    “那么掌门让你给大军师当副手,意思是……”董能突然想到些甚么,心里有些发凉。

    “当然是让我辅佐大军师啦,我和军师交情深厚,四年多的好兄弟!你曾经和大仆射一起在华清池的坑底下救过掌门,想来将来也是给大仆射当副手。”张德芳哈哈大笑,拍着董能的背,“不早了,董长老快回去睡吧,你听城墙上战鼓声响得颇急,这两天战事可能会加剧。”

    “好,多谢张长老!”董能心中仍有些疑惑,可见张德芳在撵人,于是不便再说出口来。

    后半夜,后院书房内。

    刘驽正在凝神练功,他已经将体内的万灵大蛇之力驯化,便连最后一点野性也彻底驱除。他只觉神识清明,功力比之以往又高出了至少三成以上,掌力轻轻一振,便能将四周的空气惊起丝丝波纹。

    即便如此,他仍隐隐感觉到,自己对万灵大蛇之力的掌控仍有许多不足,功力远未达到纯青境界。他需要等待一个机会,让体内这股被驯化的万灵大蛇之力彻底化蛇成龙。届时,他的功力必然能突飞猛进,达到一个可怖的境界,即便比起傅灵运这等武林大宗师也不会逊色。

    这种机会只可遇不可求,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甚么时候能碰得上,竟有点天机不可知的意思。

    刘驽双臂抬起,右手食指弯曲,继而向前弹出,一股纯净的罡气从他指尖透出,如一团细小的氤氲在指尖上萦绕了一阵后便开始急速旋转,形成透明无质的漩涡。

    有轻微的风力从漩涡中心向旁扩散出去,刮得墙上书画和窗户纸沙沙直响。

    怪颅迅速觉察到主人释放出的这股罡气,从皮囊中跳出,漂浮在半空中,以主人为中心绕行起来,其速不急不缓,暗合某种天文上的星辰运行规律。

    主人为星,怪颅为辰。动静相宜,运行如轨。

    这些日,怪颅状似在沉睡,其实无时不刻不在修炼,早已将从主人那里吸纳的煞气炼化的七七八八。加上它当年曾从战场上吸取了无数冤魂怨气,威力早非昔日可比。

    随着实力增涨带来的是,它的灵智也有了进一步开化,竟能有意识地与主人对演武功。

    普天之下,想同时找到两个拥有炁的高手何其难得,让他们在一起对练更加不可能。

    而对练最能增加人的临阵经验,且在激烈的碰撞中可使人对功法的领悟速度更上一层楼。

    刘驽能拥有怪颅这个时刻都可以喂招的伙伴,此事若是传将出去,不知会羡煞多少旁人。

    只见怪颅停下绕行,不停地向主人出招,或咬,或撕,或吞,或噬。

    刘驽从容应对,两人见招拆招,不知不觉间已是交手数百回合。在此过程中,刘驽对体内罡气的运用逐渐明晰,短短时间内已经悟及不少精要。

    两人互斗了约莫两炷香的功夫后,继而转对攻为配合。

    只见一股罡气和煞气绕着怪颅周身相逐,形成太极般的阴阳图案。怪颅在刘驽的掌心中急速旋转,逐渐发出霹雳般的隐隐轰响。

    刘驽这招破军丹的威力比之当日与王道之交战时又增强了不少,唯一的美中不足是运招时间过长,必须事先准备方可使将出来。若是遇上临阵急变,恐怕排不上太大用场。

    刘驽双眼似闭似合,在这寂静的后半夜里细心体悟这破军丹的驾驭方法。

    如何加快运招?

    如何增大威力?

    如何减少真气消耗?

    如何不伤及自己?

    这都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

    时间缓缓过去,转眼间已有晨光透过窗户纸映进屋内,黑暗中模糊的摆件物什渐渐有了轮廓。

    刘驽收功站起身,舒了个懒腰,精神无比地舒畅。

    “下雪了!下雪了!”

    他还未来得及出屋,便听见外面有人喊道。

    “有雪?”刘驽眉头一皱,不禁想起城南那些游走的药尸,心道:“药尸有变!”

    根据刘驽对医道的研究,傅灵运的那门药尸功夫虽属独创,但仍然参考了苗疆的蛊尸之法。说是尸体,其实是丧失了意识的活人,无知觉,无意识,不怕痛,不惧死,实际上与死已经相差不远。

    根据唐彪等人从城南刺探得来的消息,傅灵运的药尸比之苗疆蛊尸更胜一筹的是,此人通过独门药物将人体肌肤骨骼练得好似铜铁一般坚硬,连普通刀枪也难以穿透。

    这种刀枪不入的药尸如果在长安城内闯荡开,肆无忌惮地展开杀戮,那么几乎无人可挡,将会带来无尽的浩劫。好在这些药尸目前仍在余小凉的掌控之中,并未发生甚么大的事端。

    刘驽心中推测,这个余小凉之所以按兵不动,一来是遵循师父的命令,在某个特殊的时候发动药尸,打算对他掌控下的长安进行致命一击;二来余小凉也有私心,想用药尸胁迫刘驽,好让他为自己彻底解除身上的寒毒。

    刘驽对此早有准备在先,已根据师父韦图南传授的秘法,吩咐萧呵哒制备一批辟尸药丸。傅灵运独创的药尸虽然与蛊尸不同,但本质同出一源。这些尸体最怕体内尸气散发,继而失去行动能力。只有在最寒冷的冬季,尸气方能蕴结成团,不易散去,药尸才可以发挥最长时间的威力。

    下雪了,冬天到了,这意味着余小凉麾下的十几万人的药尸大军也将蠢蠢欲动,将来必会对掌剑门和长安城造成莫大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