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零五节 山川大河
    刘驽微微苦笑,正色答道:“吐蕃大军曾数番杀进长安,焚我城市,掠我百姓,堪称罪恶滔天。虽然尽杀之,但我心中未觉有所不妥。黄巢麾下的兵士皆是我中原子民,本身甚少有恶行,不过是随众走上了另一条路罢了,我不忍尽杀之!”

    他说完这些话后轻轻吐了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向他人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并且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这些年来,他从未这般坦率地吐露心声,即便在谢暮烟面前也未如此。只因为仁慈和妇人之仁,这两者之间往往只相差一线,稍稍把握不好尺度便会越界。

    一个怀有妇人之仁的人往往不被认为是合格的领袖,麾下的人马常常也会因此离心。这也是刘驽之所以始终将这个想法藏在心底、从未向人透露的原因。

    他之所以选择向黄丫说出这一切,其实也是在打一个赌。面对不肯露面的诸葛穷,他已经没有再好的办法,唯有赌上自己的真心,但愿自己的真情实意能够打动这位不肯受羁索的天才。

    谢暮烟没有想到刘驽这一层,听后了这番话后略微有些愣神,她张了张嘴想提醒刘驽,可出于某种想法又住了声,低下头沉默不语。

    黄丫倒是轻轻一笑,对刘驽道:“你说得很对,可我凭甚么相信你呢?”

    刘驽面色如常,“天下事本就风云突变,为人所难料。刘某做事,秉持一己良心而已。”

    “既然你是如此一个大好人,为甚么不去做和尚,每天给穷人们施粥,岂不是能做更多的好事?”黄丫取笑道。

    刘驽并未动怒,道:“做善人,只能救极少数人,而扫平乱世、靖清寰宇却可以拯救社稷万民,孰轻孰重,姑娘应该比我还要明白!”

    黄丫略微作沉吟,脸上流露出的成熟神情远超过她的年纪,目光似笑非笑,“数千年来,但凡能够成为一方枭雄的,没有哪一个人是真正的善人。你既想夺天下,又想做善人,堪称南辕北辙,恐怕难以做到。我若是信了你,怕是要过错年了。”

    谢暮烟听后微有不忿,她站起身,强自按捺下心中不快,缓缓道:“黄姑娘有所不知,当初我们掌门在担任大理寺卿时曾经洗清过不少冤假错案,城内发生饥荒后,他又全力赈灾,施粥给灾民,算是真正做过不少好事。”

    黄丫嘴角略微一翘,“刘掌门固然救了那些灾民,可他或许只不过是想在天下人面前作秀,借机收拢人心罢了!”

    谢暮烟面色平静,“总之结果是好的,天下事若都论及根由,又有几个人能说得清呢?”

    黄丫沉默了半晌,又道:“不管怎样,这是半夜里睡觉的时候,你们最好还是别弄出大动静吵人。”

    刘驽面露歉色,“刘某的罪过,还请姑娘原谅!”

    黄丫冲着他道:“先别道歉,我还要跟你另外说一句,天下事绝非软磨硬泡得来的,所以你还是干脆放弃这种守在别人家门外的无赖勾当,赶紧走吧!”

    砰!

    茅屋的门又一次关上,再没有开启过。

    时间又过去两个多时辰,东方的天空渐渐显出微微亮。谢暮烟望着仍在雪地里兀自站立的刘驽,轻轻叹了口气,“那丫头看样子是不打算理我们了,咱们继续待下去恐怕徒留反感,加上雪一融化战事便会又起,咱们俩还要继续在这里等下去吗?”

    “等吧。”刘驽轻轻地说道,嘴角带着丝丝笑容,竟然没有丝毫怨气。

    他抖了抖身上的雪,从怀中掏出一包牛肉干,从腰间解下一皮囊烈酒,统统扔给了谢暮烟,“快吃些东西吧,等白天雪融化后,天气反而会更冷!”

    谢暮烟伸手接过肉干和酒,没有道谢,怔怔地看着他的胸口。

    “怎么了?”刘驽略感奇怪。

    他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刚才掏干粮时,不慎将穿在贴身的衣物外翻,露出了半片衣襟。在那件旧的掉色的青衫上,由金线绣成的雄鹰图案露出了半个翅尖,在黎明时雪光的照耀下显得金光闪闪。

    “这件衣服你一直穿着?”谢暮烟启口问道。

    刘驽憨憨一笑,“我不讲究吃穿,又恋旧物,所以有衣服穿就不肯再换下了。”

    谢暮烟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热色,“恋旧,对人也是如此吗?”

    刘驽静静地望着她,“在中原的日子越久,就越想念当初在草原上的那些时光。当年我全身筋脉尽断,躺在大车里不能动弹,若不是你每日里给我喂水喂食,恐怕我活不到今日。”

    谢暮烟嘴角微动,看得出是苦笑,“我当是被朱温所逼,他说只有我好好照顾你,他才会放过田凤。”

    “如果我和田凤都站在你面前,你会选谁?”刘驽径直问道。

    “田凤的情我已经还清了,即便再见面也是两不相欠。至于你,应该是个胸怀天下的人,何必将一颗本就分不开的心放在儿女情长上面?”谢暮烟定定地看着他。

    刘驽轻轻摇头,“江山和儿女何尝不能兼顾?东汉光武皇帝曾说过,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阴丽华,美貌与才德兼备,堪称东汉一朝最受后世称颂的皇后。

    谢暮烟听刘驽竟用阴丽华来形容自己,叹了口气道:“掌门对我实在过誉了,我只不过是个被番人糟蹋过的苦命人,哪里配得上和阴丽华相提并论。请你以后勿要将我放在心上了,李菁那姑娘其实不错。”

    “既然你心里作此想法,为何还要来找我?”刘驽有些难以接受这种结果。他犹然记得,当时见到谢暮烟时,自己整个人都是懵的,全然不敢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在现实中。

    谢暮烟缓缓道:“这些年我走过天底下不少地方,曾经见识过鲁地的泰山和江南的浩渺江水。孔子曾云:登泰山而小鲁,可在我想来何止是小鲁?与天下秀美巍峨的大川流水相比,个人的情感简直微不足道。不管我活着还是死了,山川依然矗立,江水仍旧长流。”

    她顿了顿声,“人生乃是如此微不足道,我突然想明白了父亲当年的教诲,暮烟起,户户有炊米。或许只有在这世间做一点事情,才能不悔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