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零九节 雪天孤庙
    华山半腰间,一座外墙斑驳的小庙坐落在密林中。庙宇残破,顶瓦不全。由于这几天大雪下个不停,小庙屋顶上压满了厚雪,隐约有欲塌之势。

    此处人迹罕至,是座早已断绝了香火的佛家弃地。雪地上白茫茫的一片,连一个脚印也无,足可见此地的萧条。

    韩不寿长发落尽,露着瓦青色的头皮,在徒有四壁的禅堂里席地而坐,身子和冰凉的地面仅隔着一张薄薄的竹席。

    冰凉的气息不断从他身下钻入体内,冻得他瑟瑟发抖。他强忍着饥饿敲动木鱼,却无法阻止肚子不断发出咕噜声。

    木鱼的咚咚声和肚子的咕噜声交织在一起,在这寂静的山野间听得格外清晰,颇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韩不寿自行剃度,在此地出家已有十多日。庙里空无一物,连经书也无。可这并难不倒他,他本就是高中榜首的状元,阅遍天下典籍,连佛经也不例外。

    他胸藏经书数十部,随便拈来一本念出,便足以惊艳古寺名刹中的诸多高僧。

    只可惜他在这荒山野岭里念了上百遍,却始终没人能听得见,更别说道一声喝彩了。

    在敲完今日第八千七百六十四次木鱼,念完第四遍楞严经后,他无力地住了嘴,肩膀耷拉下来。

    整个人从背后看去,如同竹骨断折后的伞面,仿佛稍微用点力便会塌下去。

    韩不寿当初来到这座废弃的小庙时,胸中满是愤懑之情,一心只想着出家避世,忘掉那个让他魂思梦想的张惠小姐,因此身上并未带太多的干粮。到了今日,他身上连半个饼也不剩,强烈的饥饿感将他折磨得难以平静。

    他本以为一入佛门便能四大皆空,轻易便可舍弃了这张臭皮囊、抛开人间俗事,可是此时的处境提醒了他,逃避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要他还活着,就躲不开这个江湖,逃不过内心的折磨。

    一只老鼠快速从他眼前跑过,他喉头上下滑动了一下,强忍着破戒的冲动,口中轻声道:“阿弥陀佛!”

    老鼠似乎被他这声佛号惊到,快速钻进了墙角的洞口,跟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尖叫声。

    鼠叫声颇为刺耳,竟有几分凄惨。

    韩不寿皱了皱眉,起身来到洞前,蹲下身查看。

    正在此时,只听哗啦啦一声响,鼠洞所处的墙壁突然崩塌。

    他来不及闪躲,被破碎的砖屑、石粉浇了一脸。

    待他抬起头时,看见一只伤痕累累的女子纤手悬停在自己头顶上方,这只手中捏着的正是那只想要逃跑的老鼠。老鼠被捏得不住地惨叫,口中已然渗出血丝来。

    韩不寿大吃了一惊,往后跳开,这才看清了这只手的主人的脸,惊道:“薛红梅,是你,你没有死!?”

    薛红梅痴痴地看着他,咯咯直笑。在她身后还紧跟着两人,师父崔擒鹰和师兄唐峰。

    崔擒鹰手脚并用,在地上爬行,脸上套着辔头,背上搭有马鞍,全然没有人的模样,更像是一匹训练有素的坐骑。

    唐峰比以前憔悴了许多,且穿了一身黑色紧衣,更加显得消瘦。此人始终将两只腿紧紧夹在一处,生怕一丝风从中漏过去,也不知是患了甚么怪病。

    薛红梅笑完之后,将捏得眼珠突出、已然暴毙的老鼠递到韩不寿面前,“你不是饿了么,吃也不吃?”

    韩不寿暗地运气,震去浑身灰土,怒道:“当初害你的人是岳圣叹,不是我!如此多年过去,你为何仍然心怀执念,不肯放过我!?”

    他伸手一扬,一只银梭从袖中飞出,企图打掉薛红梅手中的死鼠。

    薛红梅微微抬手,银梭贴着她的手背飞过,钉入背后的墙上,笑道:“你不是一样么,为了一个女人不惜出家,与我又有何不同,凭什么说我心怀执念?”

    韩不寿自从离开草原后,便再未和薛红梅相见,没想到她不仅没有死,武功还高到如此地步,轻易便躲开了自己发出的银梭。

    他此时饥饿无力,即便拔刀也不是此女的对手,沉声道:“说吧,你来找我,究竟是为了甚么?”

    “为了报复,凡是天底下有负于我的人,我都不会让他好过!”薛红梅面露狰狞,一用力将手中的死鼠捏爆,血肉溅了韩不寿一脸。

    “说吧,你要怎么报复!”韩不寿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污秽,暗暗往后退开两步,右手捏紧了腰间刀柄。

    即便是死,他也不愿被这样一个女疯子侮辱。

    薛红梅身动如影,韩不寿还未反应过来,她便贴至其身边,将一只手搭在了韩不寿的肩上,按住了其肩井穴。

    她将另一只沾满鼠血鼠肉的手在韩不寿所穿僧袍上擦了擦,一遍又一遍,嘴巴凑到韩不寿耳边轻轻说道:“我想让你陪我睡一晚,如果你能陪得我高兴,我愿意给你个痛快死法。”

    韩不寿为她所制,不敢稍作动弹。他望着眼前这张布满血痕的女子脸庞,心中有些发呕,强忍着说道:“薛红梅,我心中并没有你,你又何必自作多情?”

    薛红梅哈哈大笑,“我何必需要你心中有我,只要能拥有你的肉体,我便已十分满足。不瞒你说,我自从想开之后,这些年一直过得十分快乐!”

    她掐着韩不寿的穴道,强迫他坐回到原先念经的薄竹席上。她盘腿坐在韩不寿对面,崔擒鹰和唐峰连忙紧跟了过来。

    她从怀中掏出一根鞭状的物什,似是动物风干后的某个部件,在韩不寿面前的木鱼上敲敲,当当作响,然后在手中爱不释手地忘情把玩,过了好一阵方才抬头向韩不寿笑道:“你们男人的这个东西真是奇妙,让我十分喜欢,简直舍不得放下!”

    韩不寿瞳孔紧缩,“你这个东西哪里来的?”

    薛红梅用手中那风干的鞭状物什向唐峰指了指,“这玩意儿是他的,我本来让他每晚伺候我五次,起初他还能勉强交差,到后来越来越不行。我一怒之下便将他这玩意儿提溜了下来,没想到风干变硬之后竟比原来还要好使!”

    她说着向唐峰轻声道:“其实还算是你的功劳!”

    唐峰一听,双腿夹得更加紧了,谄媚地笑道:“哪里哪里,都是师妹炮制有功,小人与有荣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