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一十节 江湖群雄
    韩不寿微微皱眉,他纵使落魄,却仍然看不起唐峰这种阿臾奉承的勾当。唐峰这样做或许仅是为了活命,可依然让他感到恶心。

    他没有作声,淡淡地看薛红梅等人在面前表演。

    薛红梅见韩不寿面无表情,全然没有达到她心中原先预想的目的,心中恶气抖生,瞅着身边的唐峰要撒气,怒道:“笑甚么笑!”

    唐峰没想到自己笑脸凑上来竟是这般结果,面对这个心思难测的师妹,他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唯有谨慎行事,于是嗫喏道:“是……是……”

    薛红梅料定韩不寿不敢反抗,松开其肩井穴,转身要收拾唐峰,向唐峰飞起一巴掌,正中唐峰的腮帮子,发出啪地一声脆响,口中斥道:“滚出去!”

    她本拟唐峰会连滚带爬地跑出屋外,未想到唐峰的脑袋在她这一掌的猛力下竟与脖颈撕开,冲天飞起,颈血疾喷如泉。

    “唔……!”崔擒鹰原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见徒儿横尸丧命,或许是残存的人类意识犹在,不禁惨叫了一声。

    他手腿并用地跑过去,用嘴衔起唐峰的头颅,放到倒地的无头尸体旁,口中不断发出哀嚎。

    薛红梅被崔擒鹰叫得烦了,斥道:“老畜生,你再叫,就让你吃掉他,一根骨头都不许剩!”

    崔擒鹰听懂了她的话,停止了哀嚎,仍在小声地呜咽。

    唐峰的鲜血在地上横流,浸透了韩不寿所坐的竹席。韩不寿只得起身站立,顺便擦去一脸的鼠肉血浆。

    他向地上唐峰的无头尸首看去,只见断口处有着大大小小无数个蠕动的白点。细眼一看,乃是各色虫子,红头的,黑眼的,形形色色,爬满了颈腔处模糊的血肉和白骨,顿时想起唐峰当年曾经服用过花三娘的三虫三石丸,原本性命只在一年之期,能活这么多年已属不易。

    薛红梅看着地上身首分离的唐峰,一脸的怅然,待怒气过后喃喃地说道:“这些年,我为了让他能够活下去,每隔半个月便用新鲜人血替换他体内的血液,没想到他还是这么没用,轻易就没了命。”

    她当然不是在乎唐峰的生死,而是要留这样一个最熟悉的人在身边,以便可以随时折磨。这些年若不是有唐峰作她的沙包,她一腔怒气无处发泄,加上所习温候功缺少关键一节的缺陷,恐怕早已走火入魔、吐血而死。

    韩不寿怎能猜不到薛红梅的这点心思,但为了活命,只得将话转着说。

    他轻吟一声佛号,换去了平时那副清淡口气,“阿弥陀佛,如此看来薛姑娘并非残忍嗜杀之辈,又何必在贫僧这里执迷不悟呢。后退一步,海阔天空,普天之下倾慕你的男子比比皆是,哪里没有芳草?”

    薛红梅冷笑一声,“你说的倒是好听,可曾考虑过我这些年受过的种种折磨。当初若不是你们在虎冢里对我犯下的种种恶行,我怎会有今日下场。现在你反倒好,想劝我归善了,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啊!?”

    她伸出左手,向韩不寿用力一推,气劲极大。

    韩不寿右手要拔刀格挡,却被薛红梅用手按住,难以拔得出鞘来,同时被薛红梅左掌拍中胸脯,直感一股巨力排山倒海而来,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般向后飞去,倒撞在身后的墙壁上。

    小庙墙壁本就年久失修,加上屋顶压满了积雪,哪里受得住这般重力,顿时哗哗啦啦地垮塌了一片,各色砖瓦混杂着雪压在韩不寿身上。

    薛红梅存了猫戏耗子的心思,是以刚才这一掌并未施加全力。韩不寿受伤不重,推开盖在身上的砖瓦,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未料薛红梅已经不知不觉间出现在他的身后,伸手点了他的穴,令他无法动弹。

    薛红梅嬉笑着走到他面前,将手伸进他的中衣,“我倒要看看,传说中天下第一等美男子究竟是怎样货色?”

    韩不寿涨红了脸,“你若是敢动我半根汗毛,将来我师父定不会饶了你。”

    薛红梅似是捏中的甚物,手不老实起来,脸色陡然变得兴奋,“哈哈,你既然已经出家,便已与师承断绝了联系,此时再拿来作救命稻草又有甚么意思?”

    “嗷!嗷!嗷!”正在薛红梅准备快活一番时,崔擒鹰站在一堆残垣断壁中,遥望着山下,突然狂嚎了起来。

    薛红梅本来想骂,可顺着崔擒鹰的视线望去,只见山下有许多人正施展轻功,向山上狂奔而来。

    从这些人上山的步法来看,武功底子都不弱,应都是些江湖人士,不知为何竟在今日齐齐向着华山而来,难道要在此地开甚么武林大会?

    薛红梅命令崔擒鹰噤声,将韩不寿踢至一边,细眼向那些人看去。只见这些人身上服色各不相同,其中那数百身穿袈裟僧衣的人应是来自少林寺、天龙寺等门派的佛家弟子。

    另有些人手持拂尘、身披道袍的人,其腰间皆佩长剑,估摸着其来历,应该不出天下闻名的四大道派之外,即龙虎山、崆峒、昆仑和峨眉。

    至于那些身穿紧身箭衣的家伙,这些人或是在腰间悬挂暗器袋,或是背负长铳,应是蜀中唐门和江南霹雳堂的人。

    除了这些武林正道大派外,队伍后方还有许多小门派相随而来,足足有数百人之多。

    薛红梅万万没想到自己今日会遇上这许多硬茬,若只是其中少数几个人,她仗着武功高强,或许可以一并格杀,但面对如此多的武林高手蜂拥而至,好似天罗地网一般,她断无逃出生天之理。

    可她性子执拗,只要还有一丝可能,便不会认命,于是不再搭理地上的韩不寿,跨上崔擒鹰背上的马鞍便要逃跑。

    她窜进山间落满雪的树林里,还未逃出数步,头顶上方的树枝上突然有四个身影同时落下,从四面封住了她的去路。

    这四人皆是上了年纪的男子,脸上面容不怒自威,一看便是江湖中地位显赫的人物。

    挡在薛红梅逃去正前方向的乃是一名老僧,此人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贫僧乃是少林寺方丈法严,你这名恶女子要往哪里逃!?”

    薛红梅暗运真气,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冷笑道:“我是谁,你管得着么,谁敢挡我,我便杀谁,管你甚么少林寺、老林寺!”

    一名堵在薛红梅侧面的道士模样的老者听言皱眉道:“大师,这种妖女你跟她啰嗦个甚么,我龙虎山的人但凡见了这种妖人,向来只有拔剑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