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节 束手就擒
    “冯掌门,这女子我们留着有用,还是先别动吧,况且你们家老祖这次没有到,若是出了甚么差错,咱们也担待不起。”守在薛红梅右手侧的一名身穿黑色紧衣男子说道,此人背后挂着一支装饰华丽的鎏金长铳,一看便是江南霹雳堂中的头面人物。

    薛红梅听了这江南霹雳堂高手的话后乃是一愣,她熟谙武林中的人物,根据面前这名带剑道士的装束和年龄很快推测出此人便是龙虎山掌门冯孤鹜。而所谓的“老祖”,便是龙虎山第一高手、堪称顶梁柱的令狐老祖。

    相传此人已经一百多岁年纪,功夫早已练得出神入化,即便与双玉二王相比,也有一争高下的能力,只是此人在龙虎山中神隐已久,常人难以见得其一面,无法验证传说是真是假。

    冯孤鹜听人提起令狐老祖的名头,嘴角微微抽动。他乃是龙虎山数百年来不世出的习武奇才,自认武功比起本门中的那位令狐老祖不遑多让,所创落霞剑法在江湖上鲜逢敌手,号称江湖上仅次于夔王李滋的剑术大宗师。连他培养出的亲生儿子冯破都是年青一代中的俊杰,这个儿子自从雍州返回龙虎山后愈加勤学苦练,如今功力更是胜出以往数倍,早晚将成为他的继承人,将龙虎山进一步发扬光大。

    在冯孤鹜眼里,这龙虎山乃是他冯氏一族的家业,容不得外人染指。那令狐老祖少年时不过是龙虎山的一介弟子而已,话若说得粗陋些,那便是家奴。这个令狐家奴当年不过仗着武功高强,曾经在紧要关头救过龙虎山几次,因此得到冯氏一族的供奉,加上年岁颇长、已逾百岁,以至于门中一些不知轻重的家伙被奉为老祖,久而久之传到江湖上,便成了广为人知的称呼。

    冯孤鹜觉得这种奉外姓为祖的事情势必不能再持续下去,否则江湖上的人必将笑话冯氏无能。他此次之所以出山,便是打算甩开令狐老祖,以冯氏的名义为龙虎山立下赫赫声名。只要他将来在江湖上的名望超过那个令狐,再以掌门的身份发令卸去其老祖身份,相比其必然无法抗拒。

    他心中暗想着这些,对刚才江南霹雳堂高手的一番话颇不以为然,淡淡地说道:“苏堂主,此番龙虎山弟子下山办事与令狐老祖并无干系,一切事宜悉数由本掌门把握,就不用阁下操心了。”

    薛红梅听冯孤鹜称呼那江南霹雳堂的高手为堂主,顿时明白此人正是江湖上人送绰号“天雷手”的江南霹雳堂当家人苏青。她没想到今天前来拦截自己的人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心中愈发地绝望。

    “先抓起来,等办完咱们的事情再发落。”站在薛红梅身后的男子阴恻恻地说道,说话时带有浓重的川音,明显是蜀中唐门中的人物。

    薛红梅根据眼前形势推测,既然那三人皆是一门一派的首脑,那么这名来自蜀中唐门的高手必然就是其大当家的——唐影。她思忖自己不敌,正准备向四人假意告降,再寻机会逃脱,没想到她还未开口,这个唐影便已出手。

    唐影不等其余三人发话,径自向薛红梅出招。只见他手一扬,数枚带着银光的暗器直奔薛红梅胸口而去,同时他抄身向薛红梅下盘攻去,阻拦她移步腾挪。

    这种攻人不备、双管齐下的手法好不狠辣,果然是蜀中唐门的一贯风格,看得站在一旁的少林寺、龙虎山和江南霹雳堂三派好手心惊眼跳,心想若是自己不加防备,恐怕也要在此招之下吃亏。

    可薛红梅岂是易与之辈,她所练的温候功虽然不全,可毕竟出自化瘀书,乃是天下第一厉害等武功。只见她胯下崔擒鹰一声长啸,便驮着她躲开了接连而至的暗器以及唐影的一记扫腿,飞窜而逃。

    唐影没想到薛红梅的武功竟如此之高,口中不禁发出咦的一声。他双手齐动,将数不清的大量暗器同时洒出,如一阵银雨般直向薛红梅盖来,此招正是蜀中唐门大名鼎鼎的“漫天花雨”暗器手法。

    与此同时,其余三名好手已然看出薛红梅武功极高,仅凭三人中的任何一人并不是她的对手,于是相识一眼,心有灵犀地一同出招向薛红梅发难。

    法严禅师快步切至薛红梅跟前,施展出一招菩提掌,声势极为威猛,震得空气轰轰作响。

    冯孤鹜本不屑与他人联手,可见薛红梅身法如此之快,便不再摆武林宗师的架子,拇指在剑柄上一撑,一道青光从腰间剑鞘中脱出,青光被他于半空中截至手中,挥剑直向薛红梅咽喉刺来。

    薛红梅没想到三名大高手会同时攻向自己,她大叫一声,手指在崔擒鹰颈后穴道上连点。崔擒鹰顿时如发了疯一般腾空跃起,令法严、冯孤鹜和唐影三人的攻击落了空,直向山上雪林中狂奔而逃。

    可崔擒鹰驮着薛红梅还未跑出几步,便见前方的土地突然爆裂开来,平地里燃起一场大火。原来江南霹雳堂堂主苏青早已猜到薛红梅会逃跑,于是事先守在前方,此时见崔擒鹰驮着薛红梅过来,又接连扔出数颗烈焰丹。烈焰弹触地燃烧,熊熊大火将崔擒鹰和薛红梅的去路完全封死。

    崔擒鹰如今的习性更像是牲畜,便连牲畜怕火的习性也沾染上了,看见眼前大火后直吓得大声吼叫,折头便逃,复又跑回了法严、冯孤鹜和唐影三人的包围圈。

    法严、冯孤鹜和唐影不等薛红梅反应过来,同时从三个方向下手擒住了薛红梅的要害,令其无法动弹,这才算是大功告成。

    法严禅师不敢大意,一脚踢晕了崔擒鹰,出手接连封住了薛红梅身上多处穴位,这才松下一口气,“阿弥陀佛,总算是擒住了这个妖女。此女武功不在你我之下,留着大有用处,等下让跟过来的弟子们将她和那两个人一同捆绑了带上山,我们继续上前探路吧!”

    “大师所言极是,今日乃是我们江湖中人难得一见的武林盛事,千万不可让这些歹人趁机生事,必须由我们这几个老家伙亲自在前头探路,方可确保万无一失。”霹雳堂堂主苏青赞同道。

    冯孤鹜翻了下眼皮,不去看苏青,内心十分看不惯此人与少林寺沆瀣一气的作风,可又不方便在脸上发作。因为刚才如果不是苏青出手,恐怕已经让薛红梅逃了去。倘若争吵起来,苏青再拿此事说话,只怕自己颜面上不会好看。

    他淡淡地说道:“那个躺在雪地里的韩不寿可是傅灵运的徒儿,难道你们也要带他走么,就不怕惹出事端来?”

    傅灵运心狠手辣的性格在江湖上广为传播,用毒手段更是一时无两,但凡惹上他的人没有几个会有好结局,一般武林中人只要听见这个名字,都会尽量躲得远远地,生怕触怒了这位武林大宗师。

    蜀中唐门掌门唐影听了冯孤鹜的这句话后轻轻一笑,“那正好要带上,说不定还能寻机会请玉傅子出山,帮我们一起除魔卫道呢。”

    法严禅师连连点头,“正是如此,那个刘驽生性险恶,兼之武功高强。但凡有一张可用的牌,我们都要紧握在手里,万万不可失去!至于韩不寿,我们诚心款待,不让他吃苦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