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节 人证物证
    “嗟!中吧!”法证禅师手一扬,僧袍鼓荡,一柄尺许长、燃着烈火的精钢短杖脱手而出。

    此招正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流火杖”,乃是少林寺闻名天下的投掷技,少林寺全寺上下能使出这招的僧人不足十个。

    同样是远程杀敌技,流火杖与唐门暗器讲究轻灵迅捷不同,格外崇尚沉重威猛。

    法证禅师随身所携带的精钢短杖足有二十斤重,加上他以少林刚猛内力掷出,声势既急且沉,好似划过夜空的火流星一般,疾速飞向了唐影。

    唐影躲闪不及,胸口中杖,喀喇喇地肋骨碎了一大片,整个人向后飞出,瘫软在地,不停地吐血。

    苏青见法证禅师得手,飞扑了过来,一只脚将唐影死死地踩在了地上。

    “阿弥陀佛!”法证禅师走到唐影跟前,“唐掌门的武功果然厉害,若非贫僧和苏堂主联手,今日只怕会让你逃了去。”

    “呵呵,我厉害?”唐影一声冷笑,“只怕是你二人演得好。你二人联手,本可以在二十合内拿下我,却故意假装不敌,好显得我武功厉害,比你们都要高出一筹。这样我单枪匹马杀死冯孤鹜一事算是板上钉钉,再没有人会怀疑了!”

    “放肆,光天化日之下,岂能容你一个败类嚣张!”法证禅师脸微微一红,伸指连点,一道道真气隔空射入唐影身上的数处穴道。

    他为了证明自己光明正大,并未封掉唐影的哑穴,任其口中骂骂咧咧个不停。

    与此同时,一些武林人士找来绳子,将唐影五花大绑,捆得跟个粽子般严实,仿佛待斩的阶下囚徒。

    冯破将父亲的尸体放在了雪地里,冲过来连扇唐影数个耳光,吼道:“唐影,我们龙虎山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父亲?!”

    唐影嘴角流血,冷笑道:“杀你父亲的人不是我,我是被冤枉的。真凶另有其主,只怕你不敢找!”

    冯破抓住唐影的头发,将其脸按在地上的雪里,“真凶是谁,你说,你说!”

    “奸徒就在眼下这些人中,你好生看一看!”唐影嗡嗡的声音从雪下传出。

    法证和尚冷冷地看着雪里唐影的后脑勺,“唐影你勿要血口喷人,究竟是谁杀了冯掌门,贫僧今日定会查出个是非常短来!”

    他转而望向冯破,温和地问道:“冯公子,你可愿让贫僧查验一下冯掌门身上的伤势?”

    冯破情绪难以自禁,嚎哭道:“大师,我究竟是作了甚么孽,竟连累家父落得如此下场,不仅生前受人折磨,死后还不得安宁!”

    法证禅师轻叹了一口气,“阿弥陀佛,还请冯公子节哀顺变。为了查明冯掌门的死因,贫僧不得如此。”

    数名武林中的前辈人物见此惨景,连连叹气摇头,哀叹冯孤鹜这样一位惊才绝艳之人,本待一展宏图,未料却遭此下场。

    众人纷纷走过来,好言安慰悲痛的冯破,又怕他将唐影捂死在雪中,接下来会死无对证,于是费了好一番力气,方才劝得冯破松开手,救下了脸埋在雪中的唐影。

    数名各派精英弟子纷纷拔出武器,对准了地下的唐影,生怕他下一刻便会逃跑。

    唐影哈哈大笑,牙齿被血染得鲜红,“放心吧,我不会逃,你们这些喜欢污蔑人的可耻小人,老子今日算是栽在你们手里!”

    “住嘴!”苏青冲唐影喝道,“我们都是正派武林人士,绝不会冤枉一个无辜之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奸佞小人!”

    法证禅师撩起僧袍蹲下,开始查验冯孤鹜身上的伤势。众人凑近一看,冯孤鹜的喉结处有一个极小的创口,宽度不及小指甲盖那么大,却始终汩汩地往外冒着鲜血。

    无人敢相信,便是这么丁点儿大的创口,竟能将大名鼎鼎的冯孤鹜置于死地。

    为了彻底查明事情真相,有些繁文缛节便不能再顾。

    数名武林中有头脸的人物围成一圈,用来遮挡其余人的目光。

    法证禅师将冯孤鹜衣服剥光,发现其身上再无其他任何创伤,于是命其余人帮冯孤鹜套上衣服。

    此番查看彻底验证了,置冯孤鹜于死地的正是其脖颈上那道细小伤口。

    苏青走到冯孤鹜身边,用手比划了一下,“创口不足半厘,天底下很少有任何兵器可以造成如此窄小的创口,除非是唐门的暗器!”

    众人一听皆觉有理,宽度在半厘之下的兵器很少有,即便最细的,通常也有寸许宽。最为符合冯孤鹜伤口特征的,唯有唐门那些的细小暗器。

    “苏青,你血口喷人!”唐影挣扎着怒吼道,刚喊完一句便又开始吐血。

    几名负责看守他的弟子急忙握紧了兵器,严阵以待。

    “我们不仅有物证,还有人证!”苏青并不气恼,转身喊道:“带证人过来!”

    唐影伤势沉重,仅靠一口气勉强支撑,此时听见苏青如此喊,奋力抬头向前望去,只见薛红梅款款走了过来,“你……你……”

    薛红梅指着地下的唐影,骂道:“就是这奸贼,劝小女子伙同他一起杀死冯掌门。他仗着武功高强,威胁说小女子若是不从,他有一百种方式让我死得凄惨无比。小女子为了活命,只得勉强答应了下来,但残害武林同道岂是我心中所愿?于是我今日终于找到机会,将此人的阴谋告知了江南霹雳堂的苏堂主。没想到我还是行动晚了一步,这才导致冯掌门惨死,真是天妒英雄啊!”说着便开始抹眼泪。

    在场众人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禁唏嘘了起来。

    “逝者已去,唯剩生者悲痛,薛姑娘还请宽心!”苏青长叹了一口气,“你且说说,唐影为何让你杀死冯掌门。有少林寺法证大师在场,你尽管放心大胆地说出真相,没有人胆敢为难你。你若是帮我们指出了真凶,我们自当都感激你,会对你既往不咎,说不定还能将你收入门中。”

    “遵命,苏堂主!”薛红梅用袖子擦干眼泪,扫视了一圈在场的诸多武林人士,“各位师伯师叔、师兄师弟,唐影为了混淆你们的视线,他在第一天晚上就潜入后院杀死了近百名无辜的各派弟子,目的在于将你们的视线都转移到掌剑门身上,方便他自己暗中行事。唐影说,龙虎山的冯孤鹜掌门与少林寺法证禅师素来不睦,只要暗中杀了冯孤鹜,便能让所有人以为是法证禅师动的手,如此便能在龙虎山和少林寺之间挑起一场大纷争,正好可以实现他的个人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