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二十节 铲草除根
    (前面脑子糊涂,文中的法严和法证其实是同一个人,如今统一更改为法严,还请见谅!)

    苏青眉头一皱,“哦,唐影的目的究竟何在?”

    薛红梅咬了咬嘴唇,一脸豁出去的神色,“唐影说他真实身份乃是米斗会袁总舵主麾下的得力干将,只要少林寺和龙虎山这两大门派河蚌相争,那么米斗会就能渔翁得利,彻底掌控此番讨逆大会。”

    “竟有此事!”苏青脸色有些黑,他转身望向站在人群中的米斗会大侠肖苍蓝,“肖大侠,薛姑娘所言可是属实?”

    肖苍蓝左手仗剑出列,朗声道:“薛姑娘或许说的是真话,但她并不了解实际情况。本会袁总舵主向来淡泊名利,绝不会派人行这等卑鄙下流的暗杀手段。这个唐影向来喜欢讨好袁总舵主,可袁总舵主鄙视他的为人,始终不肯将他纳入麾下。唐影为了率领唐门加入米斗会,常常不等袁总舵主同意,便自作主张做一些哭笑不得的事情。此番杀死冯掌门估计又是他一个人的主意,却偏偏要栽赃给袁总舵主,简直是可笑之极!”

    唐影听到这里哪里还能忍受得住,“肖苍蓝,你个卖屁股的,你敢落……落井下……”噗地一口血箭喷出,再也支撑不住,仰面倒在地上,直翻白眼。

    苏青见唐影这就要呜呼哀哉,向冯破喊道:“冯公子,还不替父报仇!”

    “是!”冯破此前一直在紧盯着唐影,此时听苏青发号施令,立马拔剑上前,对准唐影的脖颈一剑劈下。

    血花飞溅,一代蜀地枭雄、暗器奇才就此殒命。

    冯破提着唐影的首级来到父亲冯孤鹜的尸体旁跪下,大哭道:“得亏法严大师和苏堂主襄助,父亲,孩儿给你报仇了!”

    在场众人见状无不凄然,有些人与冯孤鹜是多年旧友,交情极其深厚,忍不住开始抹眼泪。

    “阿弥陀佛!”法严禅师走到冯破跟前,“既然事情真相已明,贫僧便大松了一口气。贫僧与令尊素来惺惺相惜,今日故人一去,不禁泪眼婆娑,不知不觉间竟着了皮相。”

    苏青忙道:“大师且勿悲伤,事情仍然未了。铲草还须除根,唐影带了三十名唐门弟子前来参加本番大会,若是留这些人活着,恐怕是无穷后患。”

    他手一挥,人群中顿时分开一条道。三十名五花大绑的唐门弟子被众多江南霹雳堂弟子押解至众人跟前,这些人个个神情迷惑,全然不知自己为何会落得此等下场。

    “杀了,都杀了!”人群中不知谁喊了第一声。

    人群顿时躁动起来。

    “杀!”

    “杀!”

    “杀!”

    “杀!”

    法严禅师听着一片喊杀声,眉头微皱,“此等杀伐之事,贫僧不愿多管,你们自行决定吧!”

    苏青一听顿时有了决定,冲那些负责押解的江南霹雳堂弟子道:“还不动手!”

    一时间刀光阵阵,三十个年轻的头颅滚滚落地,将院中央的雪地染红了大片。

    苏青卷起衣袖,冲在场的武林群豪喊道:“唐门中人刻薄阴险,竟敢暗中残害武林同道,挑拨各派纷争。待此番征服掌剑门、降服刘驽之后,我等必当西去蜀地,讨伐唐门!”

    “讨伐唐门!”人群中很快有许多人跟着喊道。

    薛红梅见此情形,心中不禁一阵迷惘。这个素来人心叵测、各怀心思的武林,不知为何突然变得万众齐心、众志成城,仿佛所有人都是从同一个模子里铸造出来的,只等苏青一声令下,便会指哪打哪。

    好在她通过指证唐影,已经算是在众人面前立下了投名状。从此也算是武林同道,不会再受到这些人的异样看待。

    “启禀法严大师、苏堂主,峨眉五老驾到!”正在此时,突然有负责守卫山门的弟子进来禀报。

    峨眉五老,相传是当年峨眉五派中不世出的高人。五人皆是沉迷武道,隐居山中数十年,这才给了金顶道长统一五派的机会。峨眉五派统一为一派之后,这五人便被峨眉派中弟子奉为镇山柱石,平常若非有大事,绝不会请动五老。

    相传峨眉五老皆已达百岁高寿,且都悟到了武功中卓然拔群的炁之境界,此番五人一齐出山,定会震动江湖!

    法严禅师一听峨眉五老到来,忙令众弟子收拾干净地上的尸体,抬到远处掩埋,自己率领苏青、冯破、肖苍蓝和薛红梅等一众武林人士,前往迎接峨眉五老。

    他走出山门,遥遥望见远处雪地里,有一群峨眉弟子抬着一口鎏金大缸,于是面露诧异之色。

    这时有几名负责沟通的峨眉弟子走了过来,为首之人花白头发,一脸沧桑,自称是峨眉弃徒,名叫苏墨山。

    苏墨山向法严禅师拱手施礼,“见过少林寺住持大师!”他指了指身后众峨眉弟子抬着的那口大缸,“缸里面便是我峨眉派的五位圣师。”

    法严禅师听后一愣,“五位前辈为了要待在缸里?”

    苏墨山淡淡一笑,“五位圣师刚刚修炼至炁的境界不久,生怕感染外界气息后体内的真元便会泄露,这才坐在缸里面行路。”

    法严禅师将苏墨山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觉此人说话甚是率意耿直。刚才若是换了任何一位武林中人,都会尽量用言辞为本派长辈掩饰,决然不会说出这等真相大白的话来。

    他赶紧命镇岳宫中的两千各派弟子全都出来,在道路旁排成两列,迎接峨眉五老驾到。

    苏墨山在前领路,身后四十多名峨眉弟子抬着鎏金大缸,浩浩荡荡地开进了镇岳宫。

    咚!

    大缸落地时发出金石之声,久久不息。

    法严禅师率两千武林群豪拜倒在大缸前,“晚辈参见峨眉五老!”

    过了半晌,大缸内迟迟未传出动静。

    法严禅师只得再拜,“晚辈参见峨眉五老!”

    这一次仍然没有动静,于是有人开始不满,冲着峨眉派领头的苏墨山开始发牢骚。其中一个岭南剑派弟子站起身,喝道:“这个人不会是带了口大缸,来哄骗我们大家逗乐子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