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节 商议对敌
    长安城内,愁云密布。

    大雪连绵,北风呼啸,原本缺衣少食的贫民变得更加孤苦无助,几日间冻死、饿死者无数。

    谢暮烟在罗金虎及一众金虎帮弟兄的护卫下巡视长安城内各处的灾情,特别往死人街走了一遭,发现街头已有多人冻死,尸体横七竖八地摆在街头,几乎无人理睬。

    她轻声叹了口气,命人将堆起来如山般高的尸体抬出死人街,准备送到城南偏僻处入土为安,同时吩咐下去,再增订两千套过冬棉衣,发放给灾民。

    金虎帮帮主罗金虎看见眼前惨景,良久不语,过了好久方才说道:“卑职这些年攒下了一些钱银,如若大仆射不嫌弃,尽可拿去救灾。”

    谢暮烟看着这个黝黑粗壮的汉子,目光中流露出嘉许之意,“罗帮主悲天悯人,着实可嘉。不过你那点积蓄拿出来,恐怕只能是杯水车薪。”

    罗金虎赶忙施礼,“无论是多是少,都是卑职的一点心意。况且卑职早听人说,城南清风社麾下的那些药尸蠢蠢欲动,只怕这几天就要出动,冲击城内良民。届时长安城外有义军攻打,内有灾民和药尸捣乱,只怕掌剑门会内外交困更甚。卑职心想,若能多为掌剑门分一点忧,那便多分一点。若是掌剑门有难,再多的积蓄对我又有甚么意义。”

    谢暮烟微微一笑,“钱粮只是眼下断缺,后续并不用担忧,城南那些药尸是准备为咱们送钱来了。”

    罗金虎听后感到惊讶,“大仆射这番话说得卑职好生迷惑,药尸早已失去人性,只会如猛兽般袭击人畜,不给长安城带来一番腥风血雨便已是大幸,哪里能带来甚么钱财?”

    谢暮烟故作神秘,“此事你且不用管,掌门对城南那些药尸早已有安排,只等余小凉一声令下,那么咱们自然会财源滚滚而来。”言毕转而问道:“据狄辛麾下黑鸦急报,少林法严和尚等人已经率领两千多名江湖人前来攻打长安,我且问你,这些日你将掌门传授给你的武功练得如何了?”

    罗金虎右手紧握刀柄,“掌门传授了卑职一段大义武经中的精要,卑职这些天练后感触甚深,这大义武经果真是天下第一等武功,卑职越练越觉得自身存在诸多不足。掌门还对我说,那位创出大义武经的人并不擅长刀法,因此特意嘱咐花流雨姑娘默写出一门苗家上乘刀法。掌门亲自过目确认刀法无误后,方才命花姑娘将这套刀法传授给了我。”

    谢暮烟笑道:“我武功并不高,无法指点你甚么。不过你既然能觉察到自身武功不足,这便是境界提升的最大明兆。大义武经源自鼎鼎有名的化瘀书,掌门在本门诸多高手中独独相中你一人传授,足见对你的重视。你以大内武经内功摧动苗家刀法,乃是如虎添翼,恐怕连那花流雨也远远不及你。”

    罗金虎将腰板挺得笔直,“掌门大恩,罗金虎铭记于心。卑职深知戍卫之职的重要,不敢稍有懈怠,平时稍有时间便带领帮中弟兄一起练功。将来不管掌门和大仆射需要卑职和金虎帮众弟兄抵挡来敌还是率先冲锋,卑职定当身先士卒,绝不辜负掌门和大仆射的厚望。”

    谢暮烟点头,“你能如此,我甚是欣慰。”

    两人正说话时,突然有兵士远远驰马来报。兵士翻身下马,朝谢暮烟扑地便拜,“启禀大仆射,少林主持法严和尚率众虐杀长安城上的守军,掌门请您速速回去商议!”

    谢暮烟眉头一拧,“我这就去!”

    她急忙上马,在金虎帮众人的护卫下,朝大理寺的方向疾驰而去,在穿过一连串景象凋敝的街巷后,终于来到大理寺门口。

    谢暮烟将马匹交给迎上来的仆役,匆匆赶往议事大堂。罗金虎向帮中弟兄嘱咐好戍卫事宜后,紧随谢暮烟而去。

    两人还未进门,便已发现大堂中坐满了人,皆是掌剑门中的各系头领。

    只见掌门刘驽高坐在台阶之上的太师椅中,在他左侧坐着大军师萧呵哒和大祭酒狄辛,下首两排座椅上,武事长老张德芳、执法长老董能、娘子军先锋李菁、僧堂堂主难了和尚、剑堂堂主何为贵、东瀛人上泉信渊、弄玉和花流雨分别落座。

    谢暮烟一眼瞅见刘驽左手边的那张空椅,知道是为自己留下的,于是径直走了过去坐下。罗金虎并不计较座次,走到下首两排座椅尾端空着的那张椅子前坐下。

    大殿内气氛肃穆,刘驽扶着椅子把手,正在侧耳倾听大祭酒狄辛的汇报。

    狄辛言语中难掩愤慨,“那个岭南剑派的掌门金逸仗着轻功和剑法高强,施展轻功窜上城墙,手中铁剑连连挥出,转眼间守城将士便有十数人丧命。守城将士无力抵挡,只得纷纷躲闪,士气十分低落。金逸见状愈发嚣张起来,在城头上一路持剑或刺或砍,又接连杀死数十人。待颜烈统领组织起人马,准备反攻时,金逸乃是哈哈大笑,转身跳下了城墙,逍遥而去。此人如此欺辱我大唐将士,简直是可恨至极!”

    就在他慷慨陈词时,萧呵哒悄悄递过来一张纸条。他打开一看,只见纸条上写着“此时只有掌剑门,没有大唐”。他的脸色微变,有些不自在,渐渐住了口,望向眼前的掌门。

    刘驽直至听着狄辛说完方才开口,向下首座中的点苍剑派掌门兼剑堂堂主何为贵问道:“何堂主,如果让你对阵金逸,你有几成胜算?”

    何为贵不敢妄语,略一琢磨后起身道:“以卑职往日的功夫,对阵金逸本无胜算,但是自从我学了花流雨姑娘传授的金丝剑法后,对剑道的领悟大有提升,想来应有五成把握。”

    “五成把握。”刘驽沉吟道。

    他还未来得及发话,东瀛人上泉信渊突然出列,“掌门,在下愿意和那个金逸会一会,看他的剑道究竟如何!”

    上泉信渊是个武痴,听说有中原武林人士结伴来攻打长安,早已心痒难耐,能忍到这个时候,对他来说实属不易。

    狄辛哪里愿意让这位黑鸦组织中唯一的战将出面冒险,频频向上泉信渊施以眼色。

    上泉信渊故作不见,自从黑鸦并入掌剑门后,也不知萧呵哒使用了甚么手段,上泉信渊已然将自己看作了掌剑门的人,而非狄辛的私属。

    刘驽哈哈大笑,“上泉先生勇气可嘉,但此战关系到点苍和岭南两大南方剑派的百年纷争,所以何堂主非出马不可。你可以作为他的后应,以防不测。”

    上泉信渊脸上有些不悦,他向来说话颇为直率,“掌门找出这些理由,其实是怕我一个东瀛人胜过了中原人,折了你们中原武林的威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