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节 打扫战场
    待掌剑门群雄尽皆退至城门下后,萧呵哒指挥守军打开城门,将众人迎入城内。

    上泉信渊拖着冯破的残缺尸体最后进城,无头尸体的腰上绑着个脑袋,两只胳膊捆在胸前。

    众人已经得了李菁的事先提醒,知道这个所谓的“冯破”不过是铜马所寄身的躯干而已。

    谢暮烟的目光从未离开过这具尸体,她远远地站在一边,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围过去凑热闹。

    即便有人挡住了她的视线,她也只是盯着那人的背影看,似乎有某种透视异术,能够穿过人和物看见被围在最里面的铜马一般。

    为了确认铜马已死,冯破尸体的胸膛被当众打开,露出寄宿在其体内的侏儒。

    侏儒全身覆盖着一层血膜,掀开血膜后可见其面孔与当年的铜马十分相像,应是同一人无误。

    只不过当年的铜马乃是个魁梧汉子,缩成这般短小的身躯后,无疑令曾经见过其面容的刘驽、萧呵哒和李菁等人觉着十分异样,颇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化成侏儒的铜马的脖颈和心脏处尽皆中了刀,刀刀都在要害之上,丝毫没有生还的可能,由此可见李菁刀法不俗,隔着皮肉骨骼,竟能准确估计出冯破体内侏儒的要害方位。

    许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人衣术,纷纷凑到近前围观,口中发出啧啧声。

    到最后还是李菁忍不住出来制止,“你们都看够了吧,既然人已经死了,不如就此火葬吧!”

    她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指挥几名女兵冲上去,将尸体抢了出来,缝合上胸膛,又将胳膊和头颅缝回了原处,盛殓进一副临时找来的薄木棺材内。

    众人眼见好戏落幕,只得散去。同时鉴于战事消弭,一场大战难以打得起来,于是刘驽将守城责任交回给唐军,率众返回了大理寺。

    与此同时,此番前来讨逆的江湖人损失惨重,幸存者不过四百余人,人数与掌剑门大体相当,加上彼方的首脑法严和尚、苏青和苏墨山等人全都身受重伤,因此当夜并未对唐军发动袭击,这让守城唐军轻松了不少。

    刘驽身受重伤,返回大理寺后便留在了书房中静养,烛火亮了一夜。

    众人私下里纷纷传言,与掌门常年陪伴的怪颅在此战中也身受重伤,情况颇有些严重。

    没有人敢去打扰掌门,即便是萧呵哒、谢暮烟和狄辛三位掌剑门高层也不例外。

    书房外,金虎帮帮主罗金虎亲自率领弟兄把守,任何人都无法靠近,即便是掌门的父亲刘老学究也不例外。

    刘老学究着急儿子的伤势,在书房跺脚骂了罗金虎几句,得到的只是罗金虎客客气气的软钉子,最终只得悻悻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武事长老张德芳本领平庸,因此在战场上表现并不出彩,反倒是回到大理寺后愈加忙碌起来。

    他带人统计此番战斗中掌剑门的伤亡人数,发现损失最大的是何为贵麾下的点苍派弟子和李菁训练的女兵,其中点苍派弟子战死三十六人,受伤五十七人,基本人人挂彩。

    女兵更是凄惨,这些女子本是宫里的秀女,从未上阵杀过人,更别说遭逢血腥厮杀。她们起初在李菁的率领下倒未惊慌,自从李菁甩下他们,径直去迎战铜马后,她们方才遭遇了生平最大的危机。

    据张德芳统计,这些女兵中因为逃跑被人从背后斩杀者共有八十七人,奋战至死者三十三人,伤者九十二人。两百多名女兵,竟然损失过半,实在令人为之唏嘘。

    至于难了和尚率领的般若院十八罗汉,这些出身少林的精英弟子个个武功高强,抵得上其他门派的一方长老,加上他们常年在一起协作应战,因此伤亡甚小。其中并无人战死或重伤,只有两名弟子在被围困时受了轻伤。

    与悲悲戚戚的剑堂和娘子军不同,这些和尚自从归来后便嚷嚷着要酒喝。

    由于他们实在太聒噪,喊叫时声音之大甚至连掌门所在的西耳房书房那边都能听见,仆役们本不想给他们酒喝,后来还是仍然管着后勤杂事的执法长老董能出面,给这些和尚送了几桶酒过去,嘱咐他们不得喧哗,若是吵到掌门,后果自行承担。

    难了和尚等人听了董能的话后,这才消停了许多。十九名和尚躲在厢房里偷偷喝酒,下酒菜是董能嘱咐仆役们送过去的炒花生米、酱牛肉和酸豆角几味普通的下酒菜。

    即便如此,这些和尚仍然一直喝到了后半夜。有人从这些和尚的厢房外经过,常常能听见窗户里传出比如“今天杀得真爽,没抓到法严老贼是他走运!”之类的话来。

    何为贵一直躲在厢房里哀声叹气,他没有想到这些跟随自己出走他乡的点苍派弟子初战便会损失如此之多。

    白天时由于战事紧急,他撤退时并未来得及将死去点苍派弟子和女兵的遗体带回。入夜后,他便前去找李菁谈话,想要和她商议寻回战死者遗体的事宜。

    可他在李菁的房门外敲了半天门并无人答应,后来才听人说李菁已经去了慈恩寺,为那个死掉的铜马举行葬仪,同去的人还有大仆射谢暮烟以及东瀛人上泉信渊。

    何为贵因此只得找到萧呵哒,从军师那里获得许可,当夜率领伤势较轻的几十名点苍派弟子出城,寻找战死者们的遗体。

    雪夜里甚是宁静,连远处护城河对岸黄巢大营方向也是漆黑一片。

    他和众弟子在霍霍的夜风中举着火把打扫战场,顺利地找到了几乎所有本方尸体,放在早已准备好的牛车上,准备拉回城内,按照军师萧呵哒的安排,为了防止尸体腐变后引起瘟疫,为这些战死者举行火葬,并将火葬后的骨灰装殓进坛子里。

    何为贵心中已有打算,所有装有点苍派弟子骨灰的坛子都不会下葬,而是一直带在他身边,待哪天点苍剑派东山再起,荣归梅岭以南,再将这些弟兄的骨灰安葬在故乡,如此也算不负这些弟兄对他的一番忠心。

    他想好这些后,又为火葬的地方生起了烦恼。大理寺是掌剑门众人的居所,并不适合一下子火葬如此之多的死者,若是将葬仪安排在别处,则可能引起长安城内某些心怀叵测之徒的注意,说不定这些人会趁此机会向百姓大力渲染掌剑门实力低微、在此番大战中惨败给江湖人的虚假消息。

    为今之计,唯一妥当的火葬地点,大概就是李菁等人正在为铜马举行葬仪的慈恩寺了。

    慈恩寺被掌剑门封停已有不少时日,闲杂人等不能轻易出入。寺内地方广大,且火葬是僧人们的固有习俗,因此火葬场所颇为充裕。

    想到这里,何为贵便不再犹豫,指挥众弟子赶着载有战死者的牛车往慈恩寺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