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节 众意难调
    黄丫见状一愣,看着欲哭无泪的董能,“哎呀,我还没有说完呢。除了千机炮之外,我们还有许多的好玩意儿没有展现给你们看。区区三千两一门炮,你就要死要活,这让我还怎么往下讲啊!”

    刘驽苦笑道:“黄姑娘,你先不用说了。本门最近钱粮吃紧,光是二十门千机炮就要六万两白银,即便是武林中的大门派恐怕也会吃不消,何况本门刚刚初创。”

    谢暮烟建言道:“掌门,虽然咱们眼下并不富裕,但是这千机炮对于解决眼下危局十分重要,必须要造出几门来。”

    刘驽重重地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即便是卖裤子,咱们也得把千机炮搞出来。你待会儿下去核算库中尚存多少银子,全部都拿出来造炮。”

    谢暮烟微微一笑,“不用查,本门库银数目我尽数记在心中,总共一万三千二百四十一两,应该够造四门千机炮。”

    刘驽喃喃道:“才四门,怕是太少了,在战场上发挥不了作用。”

    诸葛穷一直没有说话,此时脸上笑意尽去,神色变得有些沮丧,“刚才我家妹子没有说清楚,其实除去千机炮本身的耗费之外,所用炮弹也需要不少银子。制造炮弹不仅需要铜铁,还需要配制相应的火药。这些火药来源不一,其中光是西域独有的矿石便有两种。”

    谢暮烟眉头紧锁,“铜铁倒是勉强可以在城内找到,即便不够,也可以让大户们献些上来,可西域矿石去哪里找?”

    狄辛连连点头,“是啊,眼下潼关已被黄巢大军把持,长安前往西域的路算是被堵死了,咱们就算有再多钱,恐怕也买不到西域的任何东西。”

    刘驽静静听着众人议论,长叹了一口气,“如此说来,千机炮到头来只是一场空。”说着望向诸葛穷,面带期盼神色,“不知飞龙先生有没有哪种只需要就地取材便可以制造出的奇妙机械,可以供我们作战之用,并且能破得了那霹雳堂的火雷三技?”

    诸葛穷缓缓点头,“倒是有几种,不过比起千机炮的威力还是要逊色不少……”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萧呵哒打断。

    萧呵哒径直问道:“飞龙先生,你可敢立下军令状,保证你设计的千机炮确实有莫大威力,能够在战场上化解霹雳堂的火雷三技?”

    诸葛穷不假思索,“当然,若是不能,我愿意割下脑袋给诸位当茶壶。”

    “我不要你的脑袋当茶壶,千机炮若真的有用,那飞龙先生便是本门的大恩人,萧某感谢你还来不及呢。”萧呵哒挥了挥衣袖,接着望向刘驽,目露郑重之色,“掌门,我们该行动了,否则哪里来得钱造炮!”

    除谢暮烟外,其余众人听后皆是面面相觑,不知萧呵哒口中所谓的“行动”具体是甚?

    “你确定要那样做?”刘驽目光闪动。

    萧呵哒点头,“是的,只要有足够多的银两,我有信心打通前往潼关的道路。”

    狄辛听后面露疑惑之色,“军师,你即便有再多的银子在手,也不过是死物而已,并没有办法将银子化成兵力,怎么能打得通前往潼关的道路?”

    萧呵哒淡淡一笑,“俗话说有钱能让鬼推磨,只要能满足我的条件,我保证能在黄巢的眼皮子底下‘买出’一条直通西域的道路。只要咱们能跟吉摩德的商队接洽上,从今往后不管是钱粮还是资源都不会成问题。”

    狄辛摇头,“我反对,军师此举过于冒险!”

    或许是他斩钉截铁的语气感染了在场群雄,众人纷纷议论开来,对萧呵哒的计策表示怀疑。

    难了和尚带头道:“就是,军师,依洒家看你还是算了吧。那千机炮虽然好使,可是材料和耗费也忒大了,哪里是一个江湖门派能承担得起的。库里那些银子还不如留着,给弟兄们买酒喝呢!”

    何为贵上前向萧呵哒施了一礼,“军师,卑职昨夜未眠,始终在考虑昨天作战时兄弟们为何会损失惨重,其中原因之一应该就是兵器不够精良。以我看来,如果能不惜重金请来一些锻造兵器的名师,为兄弟们打造一些锋利的刀剑,必然能在战场上发挥大威力,助本门节节取胜。”

    上泉信渊本就是嗜好刀剑的武痴,对甚么千机炮之类的火器压根儿不感兴趣,听见何为贵提议请来名师打造锋利兵器,顿时振奋起精神,用他那浓重的东瀛口音附和道:“就是,好好地打造几柄好刀比甚么都强。以本人的看法,飞龙先生的千机炮无疑走了歪门邪道,并非我等江湖武人该走的正途。”

    他说到这里意犹未尽,看向一直默默不语的李菁,期图取得她的认可,道:“李姑娘,你看我说的对吧?”

    李菁双手抱臂,“我只懂打打杀杀,对于军略一概不知。这种事应该由掌门拿主意,你不该问我。”

    上泉信渊碰了个钉子,只得住了嘴。可他这边刚停下,又有其他人开了口。

    弄玉站了出来,手扶着腰,对李菁冷笑道:“呵呵,李姑娘,你身为掌剑门中的一员,担任娘子军先锋,怎能不关心本门的大事?你说的这番话,实在让我有些难以入耳啊!”

    她昔日初次从洛阳回长安时,与李菁在大理寺撞见,被误认为情敌,差点没被李菁用刀砍死。直至今日,她心中仍抱有极大怨气,此番好容易抓住李菁的话柄,怎能忍住不出言奚落。

    李菁难得地展露出好脾气,干笑了一声,“弄玉姑娘,你有本事是你的事儿,我没有本事,总不能出个馊主意,把弟兄们都带进阴沟里翻了船吧?”

    弄玉见李菁竟然主动服软,不竟愣了愣。

    她没有多想,随即走到刘驽面前,道:“掌门,既然火药不好弄,咱们就用毒药试试。这些年我跟随花女侠学了不少用毒本事,其中有一门放毒手法叫作‘顺风倒’,只要咱们找个机会,趁着风向朝着黄巢大营吹去的时候在空气中放毒,那么定能将那六十万大军毒杀个七七八八,比起甚么血战沙场可要轻松多了。”

    她说道这里,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花流雨。

    花流雨睁了睁眼睛,眼窝里深邃得仅剩下两个肉洞,点头道:“确实如此,制毒的材料并不难找,把城内各处药房中的存药全都征收上来,应该足够咱们使用。等咱们制出大量毒药后,就可以顺着风向放毒,即便不能将那六十万大军全部毒死,也足以让三十里地内不留活口。”

    刘驽面无表情,神情淡然,令旁人看不透他的心思。

    他本人何尝不是一位用毒方面的大家,此时却对花流雨的建议不置可否,说道:“花女侠此计若成,不知你有何愿望?”

    花流雨赶紧施了一礼,“小女子哪敢有甚么愿望,只希望掌门消灭掉黄巢大军之后,不嫌弃小女子是个瞎子,能够赐小女子个一官半职,留下我在门中效力。”

    刘驽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还可以给你另一个允诺。将来本门攻打苗疆的时候,会绕开毒圣门,其门中弟子可以留在苗疆,继续供奉其门中列祖列宗的香火。”

    花流雨轻轻一低首,道:“如此就谢过掌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