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节 看出破绽
    半个时辰后,众多百官贵族在大理寺的账房先生们面前立完字据,承诺用八成家产换得一颗避尸丸。

    根据条文上的约定,掌剑门只收取银两,不接受田地房产。

    这些富贵人家需要将家里值钱的东西尽皆变买成钱银,然后再送到大理寺来。

    掌剑门承诺,只要这些人在三日之内将规定数额的钱银送到,那么就可以领到一颗贵重的避尸丹,足可保证一处屋宅不受药尸侵扰。

    稍后,账房先生们收好众人立下的字据退下,大理寺衙役重新打开大门,将众人送出院外。

    此时院外围聚的药尸早已被衙役们拿着避尸丸驱赶离开,街道上空无一人,除去数具零散在地的白骨外,到处显得冷冷清清。

    众人先是不敢出门,直至大理寺衙役们率先走出,在街道上呼喝了一番依旧安然无恙之后,方才惴惴不安地跟了出来。

    过了许久,他们也未见药尸再次来袭,这才略略安下心来。

    柳三省将众人送到门外,自己却留在屋檐下,一副将自己当作了此地主人的做派。

    兵部尚书裴元甚久没有吭声,先前出于无奈,与其他人同样签下了字据,心中不禁有些肉疼,胖脸上肌肉微微抽缩。

    即便众人陆续皆已走光,他却留在了原地不肯走。

    他盯着志得意满的柳三省,“柳大人,此番之事有些蹊跷,这些药尸来了又走,不会是你在中间做了甚么手脚吧?”

    柳三省面色微黑,“裴大人,请你不要妄言。柳某做事素来光明磊落,可没有你这般的小人心思!”

    裴元一甩袖子,冷道:“呵呵,别的我不知道,但是大理寺这些衙役中有几个人我却认得,他们前段时间都还在兵部当差,怎么这就突然跑大理寺来了。如果柳大人说这中间没有事情,那可实在太过巧合了!”

    柳三省微微一愣,他实在没想到裴元这个死胖子竟然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此人去过兵部不过两三次,竟然连他衙中当差的衙役的模样都记得一清二楚!

    此时大理寺中的衙役确实是他临时从兵部抽调过来安排下的,原因是大理寺原有的衙役不是已经加入掌剑门、不再愿意穿这身官服,就是已经被遣散归家,哪里还有足够的人手来办今天这事。

    从某种角度说,柳三省之所以肯帮掌剑门这个忙,那是因为刘驽曾经许诺给他一个莫大的好处,令他打心眼里难以拒绝。

    这个好处此时还是个秘密,决不可从他口中轻易说出,否则一切都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正应了那句古语,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

    因此,虽然他被裴元看出了破绽,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这个时候露怯,否则捅出的将是一个更大的篓子!

    柳三省是个混迹官场半生的老油子,不可能不明白一点,对着面前的裴元冷笑道:“裴大人,你我斗了半辈子,如今连皇上都已经逃走了,这长安城早已不再是京城,大唐不再是大唐,朝廷不再是朝廷,你我继续斗下去还有甚么意思,不如作罢吧?”

    裴元摇了摇头,“不是我要和你斗,而是天道不在你这边。皇上虽然去了蜀地,但是将来肯定会光复长安。柳大人具体的心思我虽然看不出,但是我得提醒你一句,你为人臣子却行倒行逆施之事,只怕将来不会有好结果。”

    “倒行逆施?”柳三省眼中几乎要冒出火光来,“皇上抛弃百姓逃离长安,难道这就不是倒行逆施?我为了保全大家,向刘掌门求情,请他出售向你们避尸丸,你倒是好,竟然倒打一耙!”

    裴元面不改色,“皇上乃万乘之躯,他选择离开长安正是为了社稷考虑,岂是你揣测的那般短浅。昔年玄宗皇帝在安史之乱时避祸蜀地,后来还不是东山再起?”

    柳三省一听气得笑了,“好一个东山再起,如果玄宗皇帝真的胜了,为何后来当上皇帝的却是他儿子?”

    裴元脸色有些发白,“柳大人,你这话实在大逆不道,难道就不怕杀头么?玄宗皇帝当年成了太上皇是不错,可天下终究还是李家的,旁人谁敢生出丝毫觊觎之心,那就是天下共敌!”

    柳三省径直道:“是不是天下共敌我不知道,但是如今大唐气数已尽,天下只怕不会再姓李了。长安城被围数年,放眼天下各地州郡和藩镇,又有几家愿意前来勤王的?谁不是在坐山观虎斗,好图最后的渔翁之利的?”

    裴元咬了咬肥厚的嘴唇,“这些见风使舵之徒,将来都要接受朝廷的制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柳大人,我今日敬告你一句,千万莫要和江湖人走得太近。你我都是官员出身,素来依照律法行事。可那些江湖人的作风却是喜欢以武犯禁,和我们不是一类人,只怕你将来会吃他们的亏。”

    柳三省打心眼里已经认定裴元在与自己作对,咬牙切齿道:“掌剑门刘掌门先前可是差点做了草原可汗的大英雄,我们以大唐秦王之位迎他,他尚且不肯应。这等胸怀,岂是普通江湖人可以比拟的。裴大人敢公开在大理寺说刘掌门的坏话,我倒是有几分钦佩你的勇气。所幸刘掌门今日不在这里,否则你恐怕得不了好去!“

    裴元冷哼一声,“他刘驽若还是朝廷的官儿,我倒还怕他三分。他如今弃官归于江湖,我自然不用再顾忌他。裴某的一颗肥头就寄存在这脖子上,他姓刘的若是想取,随时过来拿便可,我自当奉上!倒是你柳三省要小心了,只怕你会比我死得还要早!”

    他说完大步远去,再不肯与柳三省多说半句话。

    柳三省气得嘴唇发抖,迟迟不语,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两个人悄悄地走到了他的身后。

    两人正是掌剑门大祭酒狄辛和东瀛浪人上泉信渊。

    狄辛看着一脸死灰的柳三省,笑吟吟地说道:“这裴元实在迂执,柳大人何必动怒,与其一般见识?”

    柳三省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狄辛,心中微惧。他终究是朝廷之臣,看着这位和当今皇帝长得一副模样的孪生兄弟,不免有些忐忑,“微臣见过狄先生,刚才失态,还请勿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