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节 城南之宅
    狄辛见柳三省在自己面前自称微臣,暗地里颇感满意,可心里依旧对其方才那番“大唐不再”的话耿耿于怀,训斥道:“你失态与否,我并没有看到,但是你平时说话务必过过脑子,小心祸从口出!”

    柳三省看着这位前朝废帝,或许是由于心虚的缘故,满面惭色,唯唯诺诺地应了几声,再也不肯留在屋檐下与狄辛四目相对。

    他施礼告辞,冲院里招了招手,四名衙役很快抬出一顶小轿。他矮身钻入轿内,衙役们抬着轿子风也般地逃了去,估计是往户部府衙的方向去了。

    上泉信渊张口欲言,狄辛伸手止住了他,放眼望向四周,见没有任何异动这才说道:“此处不适合说话,我们换个地方!”

    两人走出大理寺大门,在清净的街巷中穿梭,道路两旁的百姓人家皆因为害怕药尸来袭而紧闭大门,人影异常地稀少,但凡出现个人,便可轻易发现,是以倒不用担心有人在后面跟踪。

    两人走出两里地后,转而向城南走去,那里是药尸的发源地,更加没有人居住。

    一个多时辰过后,两人最终寻了处僻静宅院,进屋后,上泉信渊擦了擦桌椅上的灰尘,两人相对落座。

    上泉信渊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囊,当着狄辛的面儿解开,轻轻倒着提起,一粒粒朱红色的药丸从袋中滚出,散落在桌面上,“总共十三粒避尸丸,足够公子起事经费之用了。”

    狄辛拈起一粒药丸,放到鼻下嗅了嗅,只觉芳香之味沁人心脾,不放心地问道:“这次经手药丸的人都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上泉信渊利落地答道,“都是黑鸦组织里最忠诚可靠的老人,他们都是孤家寡人,在长安城没有任何亲属家眷,并没有把柄落在萧呵哒的手里,是以不用担心。”

    狄辛满意地点了点头,将药丸放回桌上,“咱们可以仿效刘驽的做法,将这些避尸丸卖给那些门阀大族,至于价格可以稍稍便宜一点,定在七成五便可。”

    上泉信渊将桌上散落的药丸收入布囊中,“既然如此,我这就吩咐下去,让黑鸦中的老人前去办理这些事情,保证密不透风。”

    “先不要急。”狄辛打断道,“我今日带你来这里,是想要先试一试这些药丸的真假,否则贸然卖出假货去,那些买主寻上门来,只怕会惹出大的风波。”

    “药丸是我们的人亲手从大理寺药房里拿出来的,我亲眼所见,绝无任何作假的可能。”上泉信渊斩钉截铁地说道。

    “即便如此,我们也要先试一试。”狄辛轻轻叹了口气,“我这些年没有学会别的,可认准了一条,决不可轻易相信别人。”

    就在两人说话时,屋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两人赶紧站起身,拨开窗帘往外望去,只见十几只绿皮药尸正向院内走来,眼中闪着幽绿的光芒。

    狄辛心喜,“正好拿这些药尸试一试药丸真假,你可知道用法?”

    上泉信渊点头,“我过来之前就已经向下面的人打听过,用法应该没有错。”

    他从怀中掏出一盏小小的铜炉,铜炉上端有铜架,支撑着个小小的银盘。

    他从布囊中取出一粒赤红色的避尸丸,小心翼翼地放置在银盘之上。

    铜炉腹中装满了灯油,一根灯芯从油中透出,直指盛有避尸丸的银盘下方。

    上泉信渊擦亮火折子,点燃灯芯,细小的火苗开始腾跳,烧得上方银盘越来越热。

    银盘中的避尸丸在烘烤之下,徐徐透出幽幽香气,很快在空气中弥散开来,香味逐渐变得浓郁至极。

    狄辛见状颇为满意,“这药丸如此之香,应是不会错了。上泉先生,你此番算是为本朝立下了大功,等将来本朝复兴,朕必定重重赏你!”

    只有在这种僻静之地,他方才可以稍抒胸襟,放心大胆地以皇帝自居。

    上泉信渊艰涩地笑了笑,他这张脸显然不适合作任何谄媚的表情,“鄙人之所以做这些事儿,不过是为了报答公子的知遇之恩,至于赏赐乃是镜中水月,公子往后也不用再提了。”

    狄辛睁大了眼,“难道你不相信朕能复兴本朝?还是因为你觉得朕没有帮你弄到刘驽的炁,所以心生怨望?”

    上泉信渊面无表情,“都不是,鄙人心中只有剑道。”

    狄辛面露不满,“我大唐有的是剑谱,只要朕能扫平天下,那就诏令全天下所有武林门派都将他们的剑谱交出来,悉数供你参阅,难道这还不够?”

    上泉信渊轻轻闭上眼,“剑道并非存在于剑谱之上,而是在于人的内心之中。”

    狄辛看着眼前的这个东瀛浪人,一脸地诧异,“你跟随李菁那个小妮子学武艺,我并不想插手管你,可你为何会变成如今这般痴痴模样。难不成那小妮子学佛了,你也要跟着做和尚不成?”

    上泉信渊摇头,“并非如此,剑道发乎内心,这是我从李菁小姐身上参悟出来的,并没有外人在旁干扰。”

    狄辛深深地叹了口气,“朕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何会发生今日这般变化。你我二人能文能武,共平这乱世该是如何之好。他刘驽可以在雍州古墓中发掘出炁,那么朕可以为你发掘全天下的古墓,相信总有一个可以找出炁来的。”

    上泉信渊没有应他的话,依旧闭着眼,“公子,那些药尸靠得越来越近了。”

    狄辛盯着面前铜炉上银盘中散发着浓烈香气的避尸丸,惊道:“难道这药丸没有效果,是假的?还是说,你没有找到正确的使用方法?”

    上泉信渊低声道:“药丸是真的,使用方法也没有错误。”

    狄辛跳了起来,“那是何原因,为何这些药尸不怕这气味,还在朝这里接近!?”

    上泉信渊睁开眼睛,“因为公子的心变了,你太急躁,哪里还有半点当年在大理寺监牢里心如止水的样子。”

    “我急躁……我急躁……”狄辛不停地搓动着双手,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忘记了称朕,道:“肯定是萧呵哒在算计我,他窜通了黑鸦组织中的老人,给了你假的避尸丸,将你骗得团团转。”

    上泉信渊沉声道:“鄙人敢以性命作保,那些人肯定没有受到萧呵哒的胁迫,他们的心思是向着公子您的。”

    狄辛咬了咬牙,“那原因只有一个,驱赶药尸的方式其实并不是避尸丸,而是另有门路。所谓的避尸丸不过是障眼法而已,他们在通过这种药丸敛财,凑够用来打造诸葛穷设计的千机炮的费用。”

    他是何等聪明之人,顿时醒悟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