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节 神药来由
    人最恐惧的并非危险,而是处于危险而不自知。

    狄辛眼下就是这样一种心情,他深刻地意识到自己走了多么愚蠢的一步棋。他贸然命上泉信渊盗来避尸丸,非但无法实现原有的目的,甚至有可能让自己彻底暴露在刘驽面前。

    刘驽既然在避尸丸上设下计策,那无疑对相关的一切十分关注,甚至有可能已经在暗中得知狄辛的所作所为。

    狄辛的鼻尖上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他顾不上多想,转头向上泉信渊道:“咱们必须赶紧返回大理寺,向掌门请罪。”

    上泉信渊紧锁眉头,“避尸丸事关重大,掌门能饶了我们吗?”

    狄辛轻轻叹了口气,“事实不在于我们的罪责有多大,而在于我们还有多少用处。只要掌门还没有一统天下,那么就离不开黑鸦的助力。”

    上泉信渊道:“若是没了我们,只怕掌门控制黑鸦会更加容易。”

    狄辛苦笑,“其实未必,掌门若是杀了我们,只怕会寒了人心,反倒不利于他收服黑鸦,这一点他比我还要清楚。你整日沉浸武道,殊不知真正的人心并非你想象的那般。只是此事一出,你我往后在掌剑门的境遇会大不相同。你若是想活命,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回东瀛,要么离我远一点。”

    上泉信渊有些难以相信,“难道主公就如此轻易放弃了自己的复国大业。”

    狄辛低声道:“不是放弃,而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将脑袋硬往墙上撞的人只有呆书生,可不是我。”

    上泉信渊沉默了许久,动了动嘴唇,正准备说话,门板突地一震,接着被撞开。两只药尸结团向两人扑来,眼中绿光分外闪耀。

    狄辛惊得连连往后退却,紧靠着墙壁,与药尸隔着一张桌子。

    与此同时,上泉信渊拔刀向前,连续两刀砍在两只药尸身上。药尸虽然皮糙肉厚,坚硬好似铜铁,但上泉信渊的东瀛太刀实在不同寻常,掠过处将两只药尸削去脑袋。

    两只无头药尸扑来的势头不减,张牙舞爪地向上泉信渊身上抓来。上泉信渊也未怎动,也不见他怎地出招,刷刷几次刀闪。两只药尸碎成数片,散落在地上再也无法动作。

    在药尸被剖开的躯干,只见肝脏尽皆萎缩,早已不是活人的模样。狄辛仗着胆子走近端详,只见药尸肌肉的横断处隐约有细小的虫子在蠕动,惊道:“这药尸其实蛊虫在作怪,我早年曾经听人说起过,蛊虫听从驯主的命令。驯主可指挥方圆两里内的蛊虫,可通过铜铃之声,亦可是某种隐秘的药物味道。”

    上泉信渊警惕起来,“难道是有人在不远处指挥药尸攻击我们?”

    狄辛摇了摇头,“未必是针对我们,但是这些药尸应该是有人在控制,故意让他们在某些地带肆虐,却故意避开那些购买了避尸丸的人家。”

    上泉信渊眼中露出一线光,“主公的意思是说,这些通过蛊虫控制药尸的人才是关键,是他们与掌门合演一台戏,将避尸丸高价卖给城中那些富户?”

    狄辛点头,“控制药尸的其实就是余小凉和清风社那帮人,我本以为那些人忠心于傅灵运,没想到竟然被刘驽给策反。这个刘驽实力之强,委实出乎我的想象。”

    上泉信渊道:“也不知掌门他们用了何种办法,这其中关窍着实令人猜想不透。”

    “这里药尸很多,咱们不用再耽搁,你走在前面,我们回去吧。”狄辛迈步向前,准备出屋。

    “既然如此,卑职从命,只怕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主公效力了。”上泉信渊仗刀走在狄辛前面。

    狄辛无奈地说道:“你平时耳朵听不进话,却将我刚才让你远离我的那句话记得甚牢,也不知你平时和我在一起是不是装的。”

    上泉信渊没有再说话,因为四五只药尸同时向他和狄辛扑了过来。他不退反进,同时挥刀击出,只见这些药尸纷纷往旁飞开,落地时已变成四分五裂的碎片。

    ……

    大理寺东耳房内,余小凉匍匐在地,口中喃喃念道:“道法自然,莫有不从,德之所向,心之所趋。圣人降世,以道德真言教导万民。余小凉浊眼不识圣人,以致屡屡犯错,至今方知以往所作所为皆为虚妄,可谓偏离道德真言甚远。若非季圣引我入道,让我得见掌门的十全大智慧,我此生可谓是虚度了。”

    孙梅鹤拢着袖子站在一边,与真言教副教主唐彪分别立在掌门刘驽的左右两侧,看着地上的余小凉笑道:“朝闻道,夕死可矣。你如今已经入我教门,往后自当谨奉我教真言行事,如此方能不负掌门苦心。”

    唐彪连连点头,道:“季圣的话句句皆是真知,你务必要放在心上。”

    刘驽看着面前的三人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心中觉得有些可笑,却不能在脸上流露出来。真言教说到底不过是他用来御下的工具,若说他自己是圣人,打死他都不会信。

    先前,他为了得到余小凉麾下的药尸大军,于是秘密派孙梅鹤前往传授教义。他本以为要多花些时日,没想到孙梅鹤此人在当神棍方面竟是个天才,不过半月便将余小凉及其麾下的清风社诸多人士骗得团团转。

    这些人整日里听孙梅鹤念诵由萧呵哒胡诌的经文,茶不思,饭也不想。

    余小凉起初想入真言教,孙梅鹤故意吊其胃口,不予允许,直至余小凉做了数件十分不易达到的事情表达诚意。

    孙梅鹤这才假装勉强答应,并说要亲自在掌门“至圣”面前请示,只有得到“至圣”的允诺,余小凉的入教请求方能实现。

    余小凉苦等了数日,孙梅鹤这才带回消息。

    孙梅鹤告诉余小凉必须控制麾下的药尸大军为掌剑门服务,如此他和麾下的清风社人士方能加入真言教。

    余小凉不假思索,爽快地答应了孙梅鹤的请求。

    至此,萧呵哒为刘驽策划的“丹药取财”之计方才得以实行,由大理寺这边出面高价售卖避尸丸,再将已经购买的富户名单透露给余小凉。一明一暗互相合作,竟将这避尸丸演成了神药,但凡长安城的人皆是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