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节 准备突围
    只是几天时间,掌剑门通过药尸事件获得的钱财便成了一个天文数字。

    董能虽然担任掌剑门的执法长老一职,但府内的款项进出事宜仍然一直由他负责。这些日子,他在账房里集中了二十多名老练精干的吏员,将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通宵达旦地计算账目。

    他本想着早日将所有进账款项算清,可是哪曾想进账比算账还快,根本完成不了任务。而且他听那边掌管财库的吏员说,大理寺的仓库已经塞得满满当当,散落的银锭从门缝里漏得满地。若是进来更多的钱银,只怕要开辟新的仓库了。

    通过这件事情,董能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间只有真正怕死的人,却没有真正吝啬的人。长安城内的那些世家大族,平日里虽然个个都如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般,可到了事关生死的关头,一个个送钱倒是勤快。

    三日以后的上午,大理寺的库房外,排满了四十多辆蒙着皮的大车。车上的物件都堆得很高,好似一座座小山头般。虽然厚厚的蒙皮令人看不见车内的状况,但稍微了解内情的人都明白,车里装得都是真金白银。

    由于车辆沉重,每辆大车配备了两匹耐力上好的健马。如此一来,四十多俩大车便占用了八十多匹军马。由于战事频仍,长安城军马耗损严重,十分匮乏,能够一下子拨出这么多军马实属不易。

    到了当天下午,四十多辆大车浩浩荡荡地开到了长安城西门城楼内墙下方。大车中间,混杂着数辆并不起眼的暗黑色马车。马车的车身之所以呈暗黑色,是因为车厢整体用铁皮包裹,虽然不好看,却足够结实,足以保护坐在里面的人的性命。

    这些装满金银财宝的大车和铁皮小马车在城楼下静止不动,显是在等待甚么重要的人物到来。

    果然过了不多时,十几匹马从大理寺的方向轰隆奔来,马背上的人皆是掌剑门的头面人物。其中一马当先者便是掌门刘驽。他望着满眼的车辆,清楚萧呵哒和谢暮烟必然坐在其中的某一辆铁皮马车中,至于其余的铁皮马车只是用于疑兵之计。

    萧呵哒事先已经向他言明,为了保密需要,临行之际便不再出面送别,省去一切繁文缛节。因此他也免去俗套,只是

    眯了眯眼,向身后问道:“都准备妥当了吗?”

    跟在掌门身后的大祭酒狄辛立刻明白过来掌门这话是在问自己,于是连忙答道:“根据黑鸦探子们的回报,这几日天寒料峭,围攻西门的贼军由于过冬棉衣不足,正在闹哗变,士气十分低落,咱们的人这时候冲出去正是时候。”

    大仆射谢暮烟看了他一眼,“话虽如此,但四十多辆大车究竟是笨重,若是有敌人骑兵前来袭扰,只怕这些金银全都资了敌。”

    狄辛微微一笑,“这倒不愁,大军师早已定下计策,等大车出城时,僧堂和剑堂便一同杀出去,混淆敌人视线,如此想必冲杀出去并非难事。”他顿了顿声,“除此以外,我还安排上泉信渊跟随大军师一同前往,他刀法强悍,想必可以保护大军师顺利到达潼关。若是那里的守将听从大军师的劝说还可,若是不停,那上泉信渊便能一刀剁下那人的脑袋。”

    上泉信渊从狄辛身后策马走出,来到掌门面前,欠身施礼。

    刘驽没有看他,微微摇头,“我倒是不担心萧呵哒的口才,只是此次出动的人马力量仍然略显薄弱,难了和尚、何为贵和上泉信渊虽然都是一流高手,但若是遇上顶尖人物,仍然难免不敌。”他转眼看向身后的娘子军先锋李菁,“不知李先锋是否愿意同去?”

    上泉信渊刚才见掌门并不重视自己,心中感到些许落寞,此刻听见掌门要让李菁一同前往,眼中顿时闪出亮色来,心中抑制不住地激动。他的剑道正需突破,而李菁正是站在他剑道前方的那座灯塔,能够为他指明前进的方向。此行前往潼关虽然凶险,可若是能与李菁一同历练,对他来说会有不小的收获。

    李菁微微点头,“潼关那边我曾经去过,道路甚是熟悉,即便掌门不开口,我也正想着请命前往。”

    刘驽静静地看着她,“嗯,此行意义十分重要,如果通往潼关道路得以打通,那么吉摩德的物资便可以源源不断地运到长安,那时候我们便有了与黄巢大军展开大决战的资本。”

    李菁在马背上微微欠身,“掌门放心,属下自是知道。”

    她双手未动,后背上的两柄唐刀在鞘中发出嗡地蜂鸣。任是个明白人都清楚,她的刀法此刻已达炉火纯净之境。

    刘驽笑道:“如此便好!”

    他目光扫向身后的诸多掌剑门头领,众人皆是身上一凛,明白一场事关长安城存亡的突围即将进行。

    伴随着轰隆隆的摩擦声和清脆的铰链声,长安城的西大门缓缓大开。巨大的动静,很快引起了城外义军的注意。城里的人沿着地平线向远方望去,可以看见雪地里有大片军队正在快速集结。

    众人皆是明白,眼下时机可谓千钧一发,若是稍有耽误,待得敌军集结完毕,再想突围而去恐怕千难万难。

    难了和尚大吼一声,率领众僧率先冲出。那四十多辆由战马拉着的大车和铁皮马车不敢松懈,由车夫驱赶着紧跟在僧堂弟子之后。何为贵带领剑堂弟子徒步冲出城门,守卫在车队的两侧,时刻警惕有敌人从侧翼前来袭扰。

    刘驽率领掌剑门一众头领登上城楼,俯视城外旷野雪地里的战况。只见李菁甩响马鞭,单骑策马驰骋,蹄下碎玉四溅,很快冲在了车队最前头,超过难了和尚等人,直向地平线前方的义军大阵冲去。

    她腰稍稍一弯,背后两柄唐刀出鞘,落在她左右手中,银亮的刀刃发出锵啷声鸣。鸣声清澈悠远,传遍了旷野雪地。

    即便是在远达数百步外的城楼上,众人仍然听得清晰。

    刘驽闻声叹道:“她的刀法已经入道了。”

    谢暮烟侧过头,“若是苏墨山亲自出手,抑或彼方有藏在暗处的高人,她仍然有危险,难道掌门要坐而视之吗?”

    刘驽道:“不会的。”

    谢暮烟轻轻叹息,“该救还是得救,就怕有个万一呢。你是在埋怨她刚刚不假考虑便轻轻松松地答应去潼关,对你没有丝毫留恋?”

    刘驽转头看向她,“些许儿女之情何须在胸中缠绕悱恻,你应该知道,我心里的人早已不是她。即便如此,如果她有危险,我无论何时都会出手。只是她眼下实力已经极高,不再需要我了。”

    谢暮烟点头,“她实力成长之快,实属罕见。她没有你那般惊奇际遇,几年前还只是碌碌众生中的一员,转眼间便已是数一数二的大高手了。”

    刘驽苦笑,“别人都道她天资卓越,一朝豁然开朗,我却明白她心中的苦。如果说普通人的磨砺只是汗水而已,她的磨砺却额外包含了亲人的离去、爱情的苦痛。她能勘破心门,踏入刀法的真明境界,是她的福分,也是她这一生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