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节 佛道刀法
    大雪天,苍穹茫茫。

    漫天的义军铺天盖地而来,虽然阵型不齐,但贵在声势惊人,人数够多。

    大片人海乌泱泱地向冲在最前方的李菁围了过来,人未至,箭先到。

    常言道,射人先射马,无数根箭矢向李菁胯下坐骑招呼过来,令其避无可避,慢说将马匹射成筛子,连李菁本人只怕也难以逃出生天。

    城墙上众人见状皆是暗自为李菁担心,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谢暮烟下意识地握住了身旁刘驽的手,嘴巴微微张开。

    刘驽侧头看了她一眼,并未出言提醒,远远地眺望向雪地中李菁的身影,眉头紧皱。

    大雪落处,琼碎无尽,如潮!

    远方,李菁见敌军万箭朝己袭来,心中并未惊慌,她错足从马背上跃起,几乎是同时,胯下战马被箭矢射成了刺猬。

    她身子尚在半空中,便挥出双刀横斩,两道清亮的刀光脱刃飞出,迎风暴涨,从最初的两尺许宽,到接近敌军时已经阔达二十余丈。

    义军中有四五百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两道刀光迎喉掠过,从马背上扑通坠地,自始至终未曾冒出一滴血,只是马蹄从他们背上踏过时,不见丝毫动静,由此可见他们确实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城楼上掌剑门群雄见此情形,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谢暮烟突然意识过来,自己的手竟然在刘驽的手里。

    她只觉刘驽的手粗糙而温暖,令她感到分外地安心,却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羞怯之情。

    照理说,她是看惯风月之人,本不该有这等反应,可今天却实实在在地她身上发生了。

    谢暮烟渐感手心湿润,脸上羞红,她倏地将手从刘驽手中抽了出来,同时偷偷地瞄了刘驽脸上一眼,发现他正皱眉凝望向远方的战场,似乎从未发现自己的反应一般。

    她于是暗暗按捺住呼吸,自己装作没事人一般,调理了一番气息,定定地望向远方雪地中的李菁,喃喃道:“她委实以刀入了道,袈裟斩是玉飞龙遁入佛门后所创,慈悲非常,连杀人也不见血,端地是奇异。”

    狄辛所处位置离谢暮烟不远,吃吃发笑,“若真是佛,那便不会杀人。李先锋这是快意刀法,堪称掌门麾下首屈一指的大将,可若说起慈悲,只怕有些对不上号了。”

    此时,一直凝眉望向远方的刘驽突然扭过头来,冷道:“杀该杀之人,这便是佛!”

    狄辛一愣,忙笑道:“掌门所言极是!”

    刘驽不置可否,微微一笑。狄辛见此情形,暗自捏紧拳头,心里捏了一把汗,城楼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城下,李菁杀入义军大阵之中,挥刀步战,汪洋般的义军人海中以她为中心生起漩涡,漩涡越搅越大,无边无际地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漩涡中刀光飞扬,不断有人坠马、死亡,战场上喊杀生冲天,好像回荡着某种既定宿命的回声。

    那回声好似在说,所有身处漩涡中的人都必须得死!

    洁白色的雪地变成了人间的修罗场,魂飞魄散,万千男儿今日必将葬身于此地。

    城楼上,刘驽沉声道:“李先锋的本领足敌万军,只可惜时日尚短,未进入炁之境界。如果苏墨山此时出手,恐怕她难以力敌。“

    谢暮烟微微皱眉,“苏墨山,他不是受伤了吗?”

    刘驽摇头,“达到他那种境界的人,总有多种办法可保自己万全。我能快速恢复伤势,难保他不能。”

    “那……”谢暮烟犯了难。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可惜我的怪颅尚未恢复。”刘驽脸上忧思凝结。

    就在他腰间皮囊中,满身裂纹的怪颅正气息奄奄地躺着,毫无恢复的迹象。他和怪颅本就是互利互存的关系,他主罡,怪颅主煞,罡煞相融,方可称之为进入了炁之纯青境界。

    如果刘驽真的出面挡下苏墨山,并无必胜的把握。而他通过峨眉五老的行止看出,那苏墨山对御煞之道十分精通。若是让怪颅再次遇上此人,只怕会伤上加伤,就此陨灭也未必不可能。

    他凝神望向城下,只见难了和尚和何为贵等人不愧是老江湖,稳稳把握住了李菁打开敌阵缺口的机会,护送着装满金银钱财的大车以及暗黑色的铁皮马车向义军的包围圈突围了出去。

    从义军方向,不断射来漫天的箭雨,除部分被僧堂和剑堂众人用兵器拨落外,还有大量嗖嗖地射中车辆。

    那些蒙皮大车中没有人,自不必担心。而那十几辆可能藏着萧呵哒和弄玉的小车幸亏外面有铁皮包裹,这才没有被箭矢射透,暂时安然无恙。

    即便如此,随着射来的箭矢越来越多,马车厢表面的铁皮被射出了密密麻麻的深坑,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出现破损,只怕如此下去,再难起到保护马车里面人的作用。

    东瀛浪人上泉信渊随车队出了城。作为一位信奉剑道的扶桑武士,他并未骑马。

    在他看来,剑道是招式和步法的完美融合,两者缺一不可。若是骑马,那便破坏了步法,是对剑道最大的亵渎,简直不可容忍!

    他脚踏木屐,迎雪站在一辆蒙皮大车顶上。不断有箭矢袭来,从他脸颊旁嗖嗖地掠过。可他并未惊慌,远远地望着步战杀入敌军中的李菁,呆呆地入了神,口中幽幽地说道:“端地是好刀法,入道的刀法!”

    他神色有些凝滞,整个人显得恍惚,久久不动,竟是在这厮杀的战场上进入了冥想的境界。

    难了和尚等人顾不得上泉信渊这个怪人,他们眼看着与敌军就要接阵,纷纷举起手中兵器,杀声震天。

    只是瞬间,兵器的撞击声、刀刃刺破人体的汩汩声充斥了整片战场。

    死在这些负责护卫车队的掌剑门群雄手下的敌军,虽远不如死在李菁刀下的多,动静却大出了许多,令战场残忍和冷血的一面展露无疑。

    就这样,整支车队紧跟在李菁身后,向前厮杀,逐渐深入义军大阵之中,好似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可敌方人数实在太多,越深入越看不见突破出去的希望。

    正在此时,义军中有一行穿着江湖服饰的人踏着彼军兵卒们的脑袋飞奔而来,约莫有百余之多。其中有十几人簇拥着一口装饰华丽的大缸,急奔如风。望那架势,竟是要封住李菁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