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六十节 一个陷阱
    苏墨山和峨眉五老果然出现了!

    长安城上,刘驽从城楼上纵身一跃而下,身上所穿大袍迎风鼓胀。

    他落地后脚下步若雷霆,轰鸣声不绝于耳。

    沿着他前进的路线,风雪席卷而起,好似白玉苍龙般在空中盘旋嘶吼,巨大的动静震惊了雪地旷野中的所有人,双方将士不由地身子一凛。

    义军大阵中,由十几个武林人士簇拥疾行的鎏金大缸动作愈发快了起来。

    不等刘驽冲至李菁身边,便有五道模糊的黑影从大缸中冲出,朝不远处正在挥刀奋战的李菁攻去。

    刘驽心中暗暗吃惊,为今之计,他若想救下李菁,最好的办法并非上前与那峨眉五老纠缠,而是从敌方阵营中找出隐藏起来的苏墨山。

    那苏墨山通过御煞之法来控制峨眉五老,道理和傀儡师通过线绳控制傀儡一样,只要制服了傀儡师,再厉害的傀儡也动弹不得。

    通过上次交手,刘驽判断出那个苏墨山本人的武功并不如他,所凭仗的不过是已经被煞气彻底腐蚀占据的峨眉五老肉身而已。

    既然怪颅已经崩坏,不堪一击,那么直接制服苏墨山本人便成了最稳妥可行的办法。

    况且以李菁的武功境界,在那峨眉五老的围攻之下支撑一时半刻不成问题。

    因此,方法可行!

    想到这,刘驽不再犹豫,他不再管那围攻李菁的峨眉五老,径直向义军大阵深处攻去。

    他眼露金芒,瞳孔紧缩成枣核状,双掌齐出,头顶上方盘旋的雪龙发出一声震天嘶鸣。

    龙尾横扫,数百名义军惨叫着飞起。

    很快,人海如潮的战场被他如秋风扫落叶般铲平大片。

    一群原本隐藏在敌阵中的峨眉派弟子很快被刘驽认出,这些人身穿峨眉道袍,与义军甲胄相差甚远,看上去分外显眼。

    这些峨眉弟子各自手持兵器,面朝外围成一圈,脸上神情紧绷,似乎对刘驽的突然闯来并不惊讶,一副严阵以待的态势。

    刘驽迈步直上,挥掌使出叠浪神掌中的一式“东海潮来”,真气磅礴而起,涛声如雷鸣般灌耳而来。

    这些峨眉派弟子原本还想着能在刘驽手下支撑个一时半刻,此时只觉一股巨力袭来,身子便不由自主地飘起。

    可是这巨力还未结束,又是另一波巨力跟至,重重叠叠,竟足足有九重之多。

    九重巨力将这些峨眉弟子彻底撕碎,化作团团血雾,露出被众峨眉弟子围在中间的一个人影来。

    人影兀自舞动,从其身形来看,隐约就是苏墨山!

    苏墨山浑身浴血,神情可怖。此人的眼神有些迷茫,看上去像是眼球表面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如果需要一个恰当的比喻,那便是失去了生命的光泽。

    刘驽本想一掌劈碎苏墨山,彻底化解眼前困局,可他刚刚靠近,便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煞气扑面而来。

    即便如此,他仍不退缩,挥掌向苏墨山拍去。可他的肉掌还未递至,便有一阵极强烈的痛感传来。

    他手掌、腕部和胳膊上原本鲜活的肌肉瞬间萎缩,肌肤失去光泽,原本并不明显的青筋此刻变得暴露突出。

    刘驽大吃了一惊,顿时明白这是苏墨山身上的煞气在汲取他身上的生机,于是毫不迟疑,使出叠浪神掌中的一式横流无忌,向后倒跃而去。

    他全身密布真气,阻挡住煞气继续向体内入侵。与此同时,他在不停调动丹田内力,辅助恢复刚刚被煞气吸去生机的肌肉和骨骼。

    那边,苏墨山迈开脚步,朝他这边边舞边走过来,眼神中的迷雾蔓延开来,变得朦胧迷离。

    刘驽只觉原本离自己稍远的煞气再次变得强烈起来,任凭他有真气护体,这些煞气仍然不断地从他的耳鼻等七窍侵入。

    他虽然得到曹东篱传授的善恶咒,能够对炁进行存罡去煞,达到彻底驱除体内煞气的功效,可那毕竟是水磨功夫,急切间来不得。

    值此迫在眉睫之际,似乎只有怪颅可以解开眼前危机。想到这里,他打开腰间皮囊,拍醒怪颅。

    怪颅猛地睁开眼睛,从皮囊中跳了出来。遍体呈琉璃般透明色调的怪颅,周身皆是明显的裂纹。它闻见扑面而来的煞气,大感开心,立马敞开口鼻吸纳。

    有怪颅在旁帮忙,刘驽顿觉向自己侵来的煞气稀薄了许多。即便如此,他仍觉自己的头脑和四肢有些笨重,难以运转灵动。

    他索性长身而立,在雪地旷野中的战场上呼吸吐纳,运起善恶咒来,将体内侵入的煞气源源不断地逼出。

    这些被逼出的煞气还未散去,便已被怪颅贪婪地吸入体内。

    怪颅体表的裂纹在快速愈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消失,由此可知这些煞气对它恢复伤势大有好处。

    突然,怪颅猛地一震,双眼瞪得老大,如死鱼般往后翻了去,滚落在地上,失去了知觉,似乎是受到所吸纳煞气的反噬。

    原本如琉璃般晶莹的怪颅,很快变得雾气蒙蒙。

    刘驽感到不妙,他强行终止运功,忍着一股涌至喉头的腥意,手掌运力一吸,将滚落在地下的怪颅吸至自己掌心中。

    与此同时,苏墨山跳着舞离他越来越近,那模样和姿态像极了草原上祭祀山神的萨满。

    这种舞姿本身并没有任何杀伤力,与天底下各门各派的武功也有所不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荒唐之意。

    可刘驽深切地感觉到,事情绝对没有他想象的这般简单。他突觉背后有凉飕飕的阴风袭来,连忙转过头,只见原来是先前去围攻李菁的那五道黑影折转了回来。

    他本想挥掌格挡,可体内尚未驱除干净的煞气令他感到浑身乏力,好似有无数蚂蚁附在他的骨骼上啃咬,其中痛楚难以言表。

    即便如此,他依旧忍痛挥掌格挡了出去,只不过动作稍微慢了半拍。

    那五道黑影委实厉害,瞅准这不可多得的一丝破绽,分散开来,从前后左右各路攻向刘驽。

    刘驽动作迟缓,浑身都是破绽,眼看就要毙命,不由地闭眼长叹了一口气。

    时至此时,他心里已然明白,刚刚他所经历的这一切,皆是苏墨山设下的局。

    苏墨山指挥崆峒五老围攻李菁是假,真正的目标其实是他,并利用他想要袭击自己本体的心理,故意设下了一个陷阱,以牺牲十几名峨眉弟子为代价,吸引他前来进攻,从而用煞气将他彻底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