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节 为我剃度
    三人正说话间,战场上传来一阵刺耳的振鸣声。这声音并非出自他处,而是由李菁刀气所化银蝶振翅时发出的声音。

    银蝶的翅膀原先缓缓扇动,此时却振成团团银雾,速度十分之快。

    究其原因,乃是法严禅师等少林僧人的念经声增大了倍许,对李菁形成了强烈的压迫之意。

    除去法严禅师身后的三个和尚之外,不知从哪儿又冒出来十七八个僧人。这些僧人个个口中念念有词,又都练过狮子吼功夫,发出的声音雄厚无比,透着宝相庄严之意。

    难了和尚见状急了,带着众罗汉放声诵经,即便如此,已然无法与法严禅师带领的二十多名少林僧人抗衡。法严禅师等僧人的念经声从远处传来,声势之强,震得在场之人耳膜生疼。

    何为贵和一众点苍弟子虽然远远躲在车队背后,但是仍然无法抵抗狮子吼念经声的威力。

    一群人先是紧握长剑,企图强运内力与念经声抗衡,尔后纷纷站立不稳,开始口吐白沫。若是继续如此下去,只怕这支人马会彻底失去战力。

    上泉信渊见状脸色微变,他没料到难了这个蛮和尚能精确预见事情的进展。他推测这与难了和尚在少林寺待了多年、对法严禅师等人有深刻了解应该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他右手紧握刀鞘,迈步疾冲了出去,所过之处留下一道黑色残影。有义军将士见状向他围了过来,均被他周身刀气劈成了碎块。

    李菁远远看见上泉信渊前来营救,手中刀刃一振,将环绕在她和刘驽周身的银蝶分开一条道路,放他进来。之后银蝶弥漫,复又恢复如初,刚刚留出的道路全然不见。

    上泉信渊见刘驽双眼紧闭,盘腿坐在地上,不禁微微一愣,又见李菁两腮通红,额头上挂满了汗珠,知她内力耗费甚巨,恐怕已经抵挡不了太久。

    他锵啷一声拔刀出鞘,银色的刀光如匹练般向周遭舞去,欲要用此招帮助李菁抵抗那法严禅师等人的狮子吼念经声。

    怎奈效果并不佳,他挥出的刀光颤了几颤,便崩碎零落。

    见此,上泉信渊颇感诧异。那法严和尚若论起真实本领,恐怕并不及他,更不及李菁,为何这狮子吼念经声竟有如此威力?

    想到这,他向李菁提议道“莫若我二人径直杀过去,只要除去那个叫法严的和尚,便可解决眼下危机。”

    李菁看了眼地下盘腿闭眼的刘驽,向上泉信渊道“那和尚本人的本领并不起眼,可口里念的经着实厉害。掌门眼下正在生死关头,若是被念经声扰了心神,那藏在暗处的苏墨山和峨眉五老便会出动,到时候你我二人绝非他们的对手。”

    上泉信渊哼了一声,“既然如此,还请李姑娘再坚持片刻,守护好刘掌门,鄙人独自前去会会那法严和尚。”

    说完,他从环绕纷飞的银蝶中冲出,而银蝶也自动为他让开条道,显然李菁默许了他的想法。

    上泉信渊瞅着前面法严禅师离得不远,便决意血战逼近过去。

    一路上,不断有参与此番讨逆大会的各派武林人士杀来,可武功皆不及他,均被他一刀毙命。

    待得他往前走出二十余步时,所过路上躺下的尸首已有十多具,可谓步步血腥。

    那些武林人士见他如此凶狠,便不敢再像先前那般前赴后继地上前。只有岭南剑派的掌门金逸率领着一众弟子在旁呐喊谩骂,却也不敢出击,对他并无影响。

    上泉信渊脚下步伐随即快出了许多。正当他心中快意,眼见快要杀至法严禅师等僧人跟前时,一道黑影从暗处杀了出来。

    他只觉头顶有风,不及思考便举刀格挡,恰恰挡住了那黑影的攻击路径。

    刀刃与黑影碰撞,发出锵然嗡鸣,震得他虎口一阵酸麻。

    他心知这黑影正是由苏墨山控驭的峨眉五老之一,以自己的修为绝然不是其对手,若是由其他人再冲过来纠缠他,只怕他会陷入有死无生的险地。

    同时,上泉信渊用眼角的余光看见,那江南霹雳堂的掌门苏青正在用火铳瞄向自己,情形一时间变得十分危险,于他十分不利。

    想到这,他不再犹豫,仗刀往后退去。一众武林人士见他刀法高强,不敢上前追赶。

    霹雳堂堂主苏青先后用铁铳向他射了两发,第一发未中,第二发被他用刀格开。

    而那峨眉五老之一所化的黑影见上泉信渊退却,也不再追击,明显苏墨山是要将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刘驽身上。只要刘驽受到法严禅师等僧人的狮子吼念经声干扰出现破绽,那么便是苏墨山出击的最好机会,这也恰好给了上泉信渊安然退出的机会。

    上泉信渊退回了李菁身边,心中有些气馁,向李菁说了几句略带歉意的话,同时悄眼打量李菁的神色,却发现她不为所动。

    转眼间,法严禅师身边的僧人又多了四十多名,加起来竟有六十多人之多。如此看来,此次少林寺在讨逆大会上隐藏了不少实力,这些僧人大多数先前并未露面过。

    只见这些僧人个个口吐梵语,狮子吼念经声传遍周遭,震得无数功力不足的兵卒和武人口吐鲜血,拼命往旁逃开。有些人稍微逃得慢了些,便毙命当场。

    很快,李菁、上泉信渊和刘驽三人以及法严禅师等人身边空出大块空地。正在对决的两伙人兀自聚集在荒野雪地中,看上去颇为显眼。

    那苏墨山和峨眉五老虽然没有了动静,但此刻一定隐藏在某处,等待着最合适的机会。

    由峨眉五老之一假扮的苏墨山突然停止了狂舞,如泄气的皮囊般堆在地上。只见一道黑影从假冒的苏墨山身上飞出,远远遁去,估计也是藏了起来。

    不远处狮子吼念经声的威势越来越大,而地上刘驽并无起身的征兆。值此情形,李菁却一脸沉静,似是在思量甚么,脸上神情有些犹豫,时而决绝,时而优柔,看上去内心充满了挣扎。

    上泉信渊几番想问,见她那沉心思索的模样又不忍打断。

    片刻后,李菁咬了咬嘴唇,掀起裙摆,如刘驽般盘腿坐在地上。

    她双臂拢于胸前,周身真气勃然而起,激得她满头小辫尽皆散开,化作缕缕青丝。

    她扭过头,以令人几乎难以听闻的细小声音向上泉信渊说道

    “请上泉先生为我剃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