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四十节 那个奴仆
    她擦尽眼角的泪水,又从怀中掏出一面小铜镜,粗略整理好自己的妆容,接着朝不远处自己的那名奴仆招了招手。

    那名奴仆见她召唤,便赶紧骑着马,牵着那匹矫健的闲马奔了过来。她翻身上马,艳红的裙衫随风飘扬,临走之际不忘朝刘驽和李菁二人回眸一瞥。李菁看着她胯下矫健的金色宝马,眼神中颇含深意,“萧夫人,若是我没看错的话,你这匹马原是我的吧!”

    萧夫人说不出话,只是连连点头,她扬手一鞭,与她的奴仆扬鞭而去。

    李菁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嘟了嘟嘴,小声骂道“真是不要脸,捡了我的马也不说还!”

    刘驽打开萧夫人所赠的绢布,绢布上抬头一行写有,“世事无常,相聚之时还当割下敌首,弹冠相庆而歌!”

    刘驽有些排斥此话中的血腥之意,只是在口上喃喃说道“一路保重!”

    他与李菁目送着萧夫人带着她的奴仆在草原上策马驰骋,直至那一抹红色和其胯下的金色宝马,彻底地消失在了草原上茫茫的青色之中。

    李菁有些不放心地向他问道“这个萧夫人的话可信吗?我看她绝没有这么简单。”

    刘驽叹了一口气,“不管怎样,她终究没有害过我。不过我俩今晚入夜之前,我们怕是回不了营地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暗处盯着我们呢。”

    李菁思索了片刻,道“依我看,这个萧夫人是故意让我们与她一起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谁知道她是不是在打甚么不好的主意呢。”

    刘驽觉得她疑心过重,道“你别瞎猜!”

    他照着萧夫人所赠绸布往下读去,文字的下方是一副耶律氏营地的布局图,其中红笔所圈之处,便是遥辇泰等人的拘禁地所在。地方之偏僻,实在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既然此刻回去,可能会被耶律适鲁的耳目盯上。他与李菁商量后,当即决定留在这个无人的荒原上度过剩下的半个白天。两人坐在地上歇了一会儿,觉得颇有些无聊。李菁便无话找话,“你注意到萧夫人的那个奴仆没,长得很高大英俊啊!”

    刘驽微微一笑,“这个我倒是没注意,萧夫人的出身豪族,她仆从自然也不是不是别人能比的。”

    李菁耸了耸肩,对刘驽的迟钝表示无奈,“我觉得那个仆从是易容过的,他的身影很熟悉,你也肯定认识那个人。”

    “谁?”

    “铜马!”

    “怎么会是他!?”刘驽心中一惊,他从未想过萧夫人和铜马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会搅和到一起。

    李菁看见他吃惊的模样,暗自一笑,“所以咱们一定要加倍小心!”

    “嗯!”刘驽缓缓地点头,“幸亏有你提醒我!”

    他看见,不远处一只獐子迅疾地从眼前奔过,便疾步追上,赶至獐子身前,使出一式“碧波万顷”,真气澎湃,朝着那只獐子席卷而来。

    獐子顿时陷入了十面埋伏,哪里还能躲得开,瞬即被掀至半空,落地时已是气绝而亡。李菁在旁看见,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这真是杀鸡用牛刀,抓个小獐子竟然也要用这叠浪神掌。”

    刘驽被她嘲笑得脸色通红,他从地上捡起死獐子,答道“力道好像有些大了,不知道獐子肉还好不好吃。”

    两人将獐子拾掇了一番,将獐子皮剥去,将肉割成数块,照例用李菁的唐刀串起。李菁四处寻来了些树枝,用火折子点燃,生起了火堆。李菁负责添柴,刘驽负责握着唐刀转动烤肉。不一会儿,在火苗的烘烤之下,肥肉已经开始滋滋冒泡,獐子肉飘香四溢。

    刘驽心知李菁不喜肥肉,便从中撕出最精瘦的一块递到她手里,却忘了烤肉正烫。

    李菁被烤肉烫得大叫,急忙将肉扔开,怒斥道“你个呆子,故意烫我是吧?”

    刘驽慌忙用手一抄,将她扔出的烤肉接住,也顾不上烫不烫,直捧在手里,连连道歉道“对不住,忘了,忘了!”他急忙将烤肉在空中抛了几抛,待到烤肉转温了才又递还给李菁。

    李菁啃着烤肉,嘴中嗤嗤发笑,“呆子,要不是你刚才烫着我了,我真想说,其实这是我这些天以来,觉着最好吃的一顿肉了。营地里那些人没意思,饭菜又不好吃,我都不想回去啦。要么等你救出了遥辇泰,我们就去浪迹天涯吧,你天天做肉给我吃!”

    刘驽憨憨一笑,挠着脑袋说道“我娘亲做菜那才叫好吃,可惜你没有尝过。”

    李菁歪过脑袋,“你娘亲,哈哈,我倒是想见见。不过以前韩不寿不是说过么,她和你爹现在都远在广州,怕是你一时半会儿见不着她了。”

    刘驽咬了咬嘴唇,过了好久方才开口说话,“等眼下的事情都结束了,我就动身南下,到广州去找我父母。”

    李菁笑道“那我到时候陪你一起去!不过我听师父说过,那广州地处梅岭以南,乃是烟瘴之地,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你父母在那个地方做营生,可保不准能有好日子过呢。”

    刘驽放下口中的肉,“若是那样,我就带他们回中原。我现在岁数大了,也能保护他们了。”

    李菁指了指他手中的烤肉,笑道“别说话了,赶紧吃吧!别让肉凉了,吃吧!”

    两人吃完烤肉后,踏灭了火堆,又回到耶律氏营地附近徘徊。一直等到夜色降临,两人决定潜回营地之中。李菁有些不放心,说道“就咱们两个人,救人这么大的事儿,咱们能办成吗?”

    刘驽想了想,说道“那个达鲁尔派的那喀巴,他说是想与咱们联手,不如就此事试试他们的诚意。”

    李菁点了点头,“不管怎样,你要小心行事。”

    刘驽答道“我知道。”

    两人定下主意后,便趁着夜色的掩护潜回了耶律氏营地,发现一切如常,顶顶帐篷间少有人走动,更是未发现甚么可疑人物,这倒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