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节 袈裟之斩
    他趴在地上磕头,无法看见师父普真和尚正盯着自己的后脑勺在暗自摇头   普真和尚暗自叹息,尽管已经收下了这个徒弟不少时日,但此人直凡心难收如此下去,他又怎敢将身武艺尽皆传授于他

    他冲着李菁又是摆了摆手,又次重复了自己的决定,“李施主,你去吧!”

    李菁不知该对这老和尚说点甚么感谢的话才好,但感谢归感谢,该走还是要走的她索性朝老和尚鞠了躬,笑道“多谢大师了,大师的授业之恩,李菁终身难忘”

    她本想接着说“他日若是有能用到小女子的地方,还请尽管说来”又想到万自己如此说,这老和尚顺势让自己留下来守关那就不好办了,想了想最后撇撇嘴还是没说

    普真和尚冲她微微笑,眼神似有点点忧伤,他将双刀掷还给她,“李施主日后须当潜心修炼,平日里多行善事,少与人争执,灵台明净之日便是你刀法大成之时”

    李菁看见他忧伤的模样,心道“莫非人年纪大了,就容易伤感,随便跟个陌生人告别就是这副模样将来我若是老了,绝不会像他这样”她伸手将双刀接过收入鞘,问道“若是真能将大师所授的这套刀法练到‘非怒’的境界,那真是小女子生平幸事了敢问大师,这套刀法叫甚么名字?”

    普真和尚沉吟了片刻,他转过身遥遥地朝南方望而去,手臂轻挥,袈裟随之飘扬,叹道“浮名三十载,落得袈裟;故人尸骨寒,菩提树难斩善哉!恶哉!”

    李菁不知他所言乃是何意,但取其所吟谒语的“袈裟”与“斩”这三个字凑在处,道“既然如此,那这套刀法不如就唤作‘袈裟斩’吧,大师?”

    普真和尚点了点头,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好……好!”他继而转过身不再看她,并无要送她离开的意思

    李菁心想“如此倒好,我也不用假惺惺地和你说甚么不舍得的话了,还是赶紧回去找呆子的要紧”她朝普真和尚的背影拱手略略施了礼,纵身便跃下沙门关,身影自万丈绝壁上飞掠而下

    沙门关的山顶上,敬思和尚有些吃惊地看着自己满眶热泪的师父,经过这许多日的相处,他已经大体上明白,师父每次流泪之时必然是在想念自己那个失散多年的亲闺女他想站起身来安慰师父,却又不敢随便乱动,于是张口问道“师父,你又在想闺女了吗?之前韦图南先生派人前来报信,说是契丹的那个柳哥公主便是你的女儿,不如我们前去打探番?”

    普真和尚摇头道“不用了,傅灵运派他的弟子左孟秋给我送过封信,那天你刚好外出化缘不在,因此不知道他的信说道,他的弟子韩不寿曾经见过那个柳哥公主,而他根据弟子的描述揣测,柳哥应该不是我的女儿而那个故意向外面放出这个消息的人,应该是别有用心”

    敬思和尚心犹有疑虑,往日里的些江湖传闻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师父,你不是说玉傅子那个人的性情十分怪异么,这样的人咱们能信得过他吗?”

    普真和尚道“傅灵运这个人虽然怪,但是他的话还是信得过的若是换作王道之给我捎信,那就很难说了”

    两个人边说着,边拿出干面饼作为这日的早餐敬思和尚虽是觉得面饼无味,却再不敢说话,只是默默地吞咽,不时将两只眼睛瞟向旁的师父普真和尚普真和尚看得出,这个徒弟乃是念念不忘自己向他许诺下的新锤法,于是轻叹了口气,边吃饼,边将套共有三十七招的“水龙锤法”说于他听

    再说李菁自从离开沙门关后,便路往回奔去由于前日里她直与普真和尚等二人紧追慢赶,此刻只觉腰膝酸软,步子因此比昨日慢了好多她连走了两天多,只见路上所遇见的吐蕃人比先前多出了许多

    她心暗想,“难不成这些人是为了他们的大军探路来的?”她寻着机会,在队吐蕃人路过之时,瞅准队尾的最后人,挥手便是刀,将其斩下马来,夺了此人的干粮和马匹,随后快马加鞭扬长而去众吐蕃人见她下手凶狠,哪里还敢追,只得将自己的同伴草草埋葬

    李菁即便是骑在马背上,也不忘继续修炼普真和尚所授的“潜龙九吟功”正如那老和尚所说,这门功夫乃是“宜动不宜静”她骑在马上愈是动作剧烈,体内真气便运行得愈加自如在运行了几个小周天之后,她体内的真气渐有增强之势

    她骑马又行了半日多时间,渐渐离那耶律氏营地越来越近,只见营地周围有形形色色的商贾、兵士、牧民在出没这些人应该是来自于不同的部族或者国家,其回鹘人、吐蕃人、契丹人和汉人不而足

    这种诡异的气氛让她愈加担心起刘驽的安危来,心想“呆子不会有事儿吧,也不知他降服了那个魔女薛红梅没有?这个女魔头实在是可气,竟然敢暗算我,若是见到她,定要将她刀两段”

    又想道“呆子看在这女魔头是他师父的份上定会阻挠我,到时候还需想办法把他给指使开”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其实就在她被铜马追跑后不久,薛红梅便放弃了继续纠缠刘驽这个女人自从重获新生后便惜命如金,但凡有点不把稳的事儿她都不会轻易去做比起与人正面决斗,她更喜欢背后暗算如果打不赢,那就跑了之反正只要自己活得长,那机会便多的是,总有天能够找到机会

    而刘驽自从摆脱了薛红梅的纠缠之后,便往铜马和李菁离开的方向紧追而去他轻身功夫平庸,为了能够赶上前面的二人,不得不重金向路上遇见的牧民买了匹马急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