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节 半夜来客
    刘驽沉默了片刻后回道“国家兴在于众志成城,倘若所有人都像阁下这样心狠手辣,戕害大臣,欺凌百姓  那还有谁肯为国家做事,朝堂哪里还有忠义之士的立足之地!”

    他一掌拍出,巨大的气浪将铜马从地上掀起,跟着十指连挥,点了其身上二十四处要穴,原本汩汩外流的鲜血随之顿止他将几粒损止丸塞进铜马的嘴,口喃喃道“你是个该死的人,我本应该杀了你……”

    铜马突然从昏迷醒转过来,睁大了眼睛说道“那你可以杀了我!”

    刘驽愤恨地回道“我不杀送死之人!”说完转身便走

    “你站住!”铜马冲着他的背影大喊道“明天的比武大会你不要去,耶律适鲁还有很多人都在等着算计你你若是去了,就别想活着回来!”

    刘驽听后心头一惊,却不肯回头他径直往营地的方向走去,只听身后铜马的喊声越来越远,渐渐地难以听见他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在掀开毡帘的那一刹那突觉有些异常帐篷内烛火通亮,吉摩德不知甚么时候进了他的帐篷,一直在空地上踱步,看见他回来,便急切地往帘门口迎了过来,哀求道“刘少侠,我师父……”

    “你是怎么知道我回来的?”刘驽伸手打断了他的话

    “刘少侠勿惊,应该不止是我们知道了,营地里所有的人都应该已经知道了”

    “怎么回事?”

    吉摩德支支吾吾不肯回答

    刘驽看穿了他的心思,“你是不是怕我害怕跑了,不再给你的师父治病?”

    吉摩德连连摆手否认,“不,不,刘少侠,我绝不是这个意思我师父的伤已经请了十几位郎看了,他们都束手无策,只有您送的那瓶损止丸还有些疗效,可眼下也用完了我们还巴望您给师父治伤,若是您有个三长两短,对我们也没有甚么好处,也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我刚才没有答话因为心里在想着一件事情,却又万分犹豫,不敢在刘少侠面前说出来”

    “甚么事儿,你但说无妨”

    “不瞒刘少侠,眼下营地里的局势于您万分不利,耶律适鲁谕令全营,说是您杀害了越兀室离,将你宣为契丹公敌但凡击……击杀您的人,都赏黄金十锭,外加玉珠二十串,还能凭此功劳进入本次比武大会的优胜大榜,由大汗亲自加官进爵营地里的那些人听了以后一个个都红了眼,都在满到处地寻找你的踪迹你刚踏进营地的那一刻,就被很多人现了,估计此刻帐篷外盯梢的眼线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既然局势对刘驽少侠如此危急,您不如同我们一起今夜偷偷离开契丹,我们定能保您能保您无虞”

    刘驽听后了吉摩德的最后一句话后微感惊讶,如今达鲁尔派在那喀巴重伤之后群龙无,论武功这些人合起来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为甚么竟敢夸下能保自己无虞的海口

    吉摩德有着胡人商人的精明,他一眼便看穿了刘驽的心思,补充道“事已至此,一切只好跟刘少侠直说了我们达鲁尔派此番前来契丹绝不只是为了参加比武招亲大会,其实我们还肩负其他的任务至于是甚么任务,眼下还不方便与您直说,总之不会对您不利只要我们离开这个营地,就会有很多人马在外面接应我们,谅营地里的那些人也不敢追上来”

    刘驽点了点头,他上前捻灭了案上油灯的芯子,帐篷内顿时黑蒙蒙一片吉摩德见状吃了一惊,不知刘驽此举何意刘驽走向门口撩开了帘子,一缕星光从帘缝射入,映在他的脸上,“不知那喀巴先生现在何处?”

    “就在营里”

    “请带我去看看他吧”

    吉摩德听后皱了皱眉头,“要么咱们先离开营地,我可以让哈普尔带人把师父也送出营,然后再与我们汇合”

    刘驽摇了摇头,“不用了,就留在这里吧”

    吉摩德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道“好吧,不过刘少侠你千万要小心!”

    “明白,多谢提醒”刘驽率先迈步走出了帐篷,刚一出帐篷他顿觉不妙,虽是未现人迹,却分明能感到阴暗处有无数双眼睛向自己投来

    吉摩德也感觉到了这种阴冷的气氛,他心有些胆怯,先是紧跟在刘驽的身后在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咬了咬牙,冲到了刘驽的前面,“刘少侠,我给您带路”

    他快步走在刘驽的身前,一边走一边探察前方的任何可疑之物刘驽望着他的后背,喊住了他,“吉摩德先生,还是让我走在前面吧!”

    吉摩德冲他一笑,“刘少侠尽管放心,当年我前往波斯经商的时候,一路上都是想打骆驼商队主意的马匪,可他们却没有一次劫了我,因为我有一双比他们更敏锐的眼睛”

    刘驽心知他是担心自己受了伤,便不能再医治他的师父的伤即便如此,他终究不愿受吉摩德在前替自己掩护掩护,“没事,还是我走在前面吧”

    吉摩德本想再争,他又往前快走了几步,把刘驽彻底地落在了后面正在此时一道人影手提着甚物从他头顶掠过,那人脚尖接着踩旁边的一顶帐篷,跃身便要远去刘驽心觉有异,冲着那人的背影大声喊道“阁下是谁,还请留下姓名”

    岂料那人在半空一翻身落了地,竟真的停步转过身来刘驽借着月光看见此人约莫有五十多岁年纪,面部颧骨高耸,正是那青城派的笑沧澜,而其手所提之物竟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笑沧澜显然也认出刘驽,两人既然彼此相识,便不用再自报家门然而这确实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对话,他一拱手道“此人乃是原金猿门的余大通,向来贪花好色他此次乘着营地混乱,玷污了数名契丹少女在下实在看不过去,便替天行道取了这人的狗命不料惊扰了二位,实在是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