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节 帐外群刀
    其一名弟子应是曾替师父试过刘驽所赠的“损止丸”,他听到吉摩德话后觉得有几分道理,便将刀收回了鞘,其余弟子见状也6续收回了兵器

    刘驽见状便将手指按在了那喀巴的檀、巨阙等要穴探察,觉察出其体内有凌厉如刀的真气在四处飞窜,早已将其大小数条经络割得支离破碎他明白过来,原来此人所修行的“火焰指”乃是一门极其霸道的功夫,修行之人一旦因为受伤等原因无法驾驭体内的真气,这霸道的真气便会反噬己身

    他思虑了片刻后拿定了主意,接着将那喀巴从背后扶起,又命几名达鲁尔派弟子从侧边将其扶稳,便施展开玄微指法,十指在那喀巴背后诸穴连点在点完其背后穴位后,又将其转过身来,接着点其身前穴位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那喀巴体内乱走的真气在他指尖的引导下逐渐趋于正途正在此时,一道极为清亮的剑光透过厚重的毡布映进了帐篷,同时帐篷外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又是哈普尔的怒吼声

    这一声惨叫刚歇下,又一道剑光跟着闪起,伴随着的是另一声传进帐篷的惨叫

    第三道,第四道剑光相继闪起,接连四人丧命此刻帐篷外哈普尔的声音听起来已是彻底地疯了,他疯狂的吼声带着极大的恐惧直至第五道剑光打断了他的吼声,并在帐篷上划下了一道数尺长的破口

    吉摩德见状连忙率领众师弟,护在刘驽和那喀巴的身前直至过了片刻,众人见迟迟无人从帐篷的破口处闯进来,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众人正准备散开坐下,一个圆球似的黑影从帐篷的破口处滚入,在地上转了三四圈后方才停了下来——是哈普尔的人头!

    吉摩德想上前捡起哈普尔的级,却被众师弟拦住——万一这又是帐篷外面那些人的阴谋,比如级上涂了毒

    他回看了眼刘驽,只见他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在烛光下莹莹亮他据此推测,师父的疗伤应该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他扯下榻上的薄被,扔了出去,正好盖在了哈普尔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和仍自张大的嘴巴上他悄悄地对众师弟示以手势,安排众人各自拿好兵器,分散到帐篷内的各处,以防外面的人出其不意地从某个方位杀了进来

    然而帐篷外的人在杀了哈普尔之后,好似再无动静吉摩德激动得冲着外面喊了数声,却始终无人答应这些人的举止令他不寒而栗,让他不禁想起了早年经商的时候,在沙漠遇见过的那一群群鬣狗

    那些鬣狗正如眼下帐篷外的这些人一样,从不肯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却将他的同伴一个个地6续叼了去,撕开肚皮,将肠胃吞食个干净

    正在此时,昏迷的达鲁尔派宗师那喀巴突然哼了一声,声音虽是十分低弱,却给了这些达鲁尔派的弟子们无尽的希望在他们看来,师父曾经带着大伙儿走过了无数的劫难,其包括格鲁派的暗算和吐蕃老王的刁难,这一次说不定醒来的他会又一次睿智地拯救众弟子

    然而众人的这丝希望却如风的烛火一般,转瞬即灭那喀巴在急促地咳嗽了几声之后,脑袋突然往旁一歪,嘴角开始往外不停地流着血沫子

    刘驽睁开眼睛,叹道“你们师父的武功恐怕是保不住了……”

    吉摩德不等他说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能保住性命也行,求求你,刘少侠!”

    刘驽点了点头,他十指连挥,心暗念自己曾经错练的那《化瘀书》总纲的心法,将一缕缕的真气从那喀巴的体内抽出,剥离渐渐地,一粒极细的血珠开始在他的十指间凝结血珠越转越快,越转越急虽是体量极小,却与空气摩擦出鹤唳之声

    吉摩德竖起耳朵,他听见帐篷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近,便示意众师弟加紧防备他焦急之下,眼睛四处扫动,无意间瞅见了扔在地上的褥子,间凸起的地方便是哈普尔的头颅所在之处,心不由地一凛

    在帐篷的毡壁外,一柄柄的刀剑似是约定好了的一般,同时由外向里刺入在烛光的照耀之下,这些刀尖剑尖闪耀亮,锋芒令人胆寒

    吉摩德大吼一声,“一起冲出去,保护师父!”众师弟纷纷领命,紧攥着手的兵器,便要砍开帐篷,冲出去与外面的人决一死战

    “都过来,到我身后!”刘驽不知何时又一次睁开了眼睛,他的双手仍是在不停地挥弹,十指间的血珠旋转得令人看不清,快得好似一点红影

    他的声音不大,却似乎带有一股从容不迫的气魄在里头,令达鲁尔派众人听见后,不约而同地转过身来看他

    吉摩德的眼神突然闪过一丝亮光,早在他刚到草原时,便听说过一个被老兵们传颂的故事,说是有一名汉人少年曾经带领着遥辇氏的人马战无不胜,被草原人传颂为“雄鹰”他原以为那只不过是一帮无聊的兵痞在没有酒喝、没有妞玩的时候,随意的一顿牵强附会而已,此刻却开始有些相信这话是真的

    眼前的这位少年黑散乱,右颊的剑疤一直延伸到耳畔,在摇曳的烛光下看上去有点森然可怖吉摩德心暗叹一声,“难道就是他曾经率领过千军万马,以少击多,打败过耶律适鲁的大军?”

    江湖与战场虽有所不同,却都在于领的统御好的领,可以反败为胜,令局势转危为安由这名少年来指挥达鲁尔派的众弟子,说不定今晚还真的会有一线转机!

    帐篷外的几十柄刀剑,正在从不同的方位缓缓刺入,在这无边的黑夜里悄悄宣示着死亡的到来

    刀身和剑身一寸一寸地透进来,与毡布的豁口处产生摩擦,出丝丝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