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节 自作自受
    但凡持有此丹之人必将遗臭武林,即便不被众人追杀,也必遭万人唾骂不可。

    金顶道长怎肯承认自己服下的药丸便是那护灵丹,他指着刘驽张口骂道“姓刘的奸贼,你血口喷人,分明是你做下的手脚,还要诬赖于我!”

    他朝众人喊道“你们还等甚么,一起上前宰了他。这个兔崽子才是那个真正的黑丹士,护灵丹就是他练的!”

    峨眉派弟子一听纷涌上前,毕竟不管掌门师尊说的是不是实话,维护本派的声誉乃是第一重要的。只要杀了这个刘驽,任谁也别想查出其中的真相来。

    至于在场的其余武林人士,对他的话皆是心怀疑虑,皆是踌躇不前。玉鹤真人更是恨他害死了自己的徒儿龙一,巴不得他早点死。

    金顶道长见情形不妙,自己若是再不出头,今天这场风波恐怕是逃不过了。到时候江湖上再流传自己炼制护灵丹的事情,恐怕不少人都会找上门来挑衅。毕竟为武林除去大奸大恶之徒,历来是新起后辈上位的最快途径。

    一想到这,他咬了咬牙,看见峨眉派众弟子已经冲上,便伸手去拔腰间那柄藏毒的佩剑,欲要杀死眼前的少年。同时他右手拇指暗摁剑柄上的机括,随时准备将剧毒的金波旬花之粉从剑身中弹出。

    然而两人的实力差得实在太远,他的剑还未拔出,刘驽已从地上抄起两只酒坛,喝道“你个牛鼻子不是耍诈么,爷现在就喂你喝酒!”

    他左手轻甩,手中酒坛将金顶道长的右手磕离了腰间剑柄,跟着右手酒坛飞起,直奔其面门而去。

    只听“啪”地一声,酒坛碎裂,酒水带着碎瓦片浇了金顶道长一脸。

    金顶道长胡须衣裳淋了个透湿,样子狼狈不堪,他急要转身抽空拔剑,然而身子还未来得及转动,刘驽左手的酒坛已经举至其面前。

    “刚才的酒你没有喝,这坛给你补上!”

    酒坛应着刘驽的掌力片片碎裂,坛中酒水却未泼洒出来,被刘驽掌中真气卷起,径直往金顶道长的面门灌去。强劲的酒柱冲落了金顶道长唇间数颗牙齿,直灌了进去。

    金顶道长惨吼一声,满嘴是血,嗓子鼻子被酒水呛得直说不出话来。身子僵直在地上难以动弹,步伐不停地往后倒退。

    刘驽故技重施,接连从地上抄起酒坛,将烈酒从其喉咙灌了进去。一旁峨眉派的弟子若是胆敢上前阻挠,均被他用掌力远远地震开。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金顶道长的一副肚皮被灌得好似皮球般滚涨,脸上五官皱在一处,神情十分地痛苦。

    他想呼救,但嗓子眼里的酒水不停地往外冒,哪里还发得出声来。

    没有了护灵丸的庇护,烈酒流经了他的四肢百骸,直让他头疼欲裂。

    这个峨眉山的老道士这么一会儿功夫喝下的酒,恐怕比他之前半辈子喝下的还要多。

    耶律选见状吃了一惊,这天还未亮,莫非这个刘驽现在就要开打不成?如此可算是违背了可汗的谕令。

    他耶律选谁的话都敢不听,唯独最怕这位对自己管教甚严的叔父,是以他觉得自己此刻有必要出言阻止。

    “刘驽,现在太阳还未出山,你不能比试,更不能伤人!”

    刘驽道“不伤人,请他喝酒而已。”他怒喝一声,冲着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金顶道长吼道“既然喝饱了,那你就回去吧!”

    他瞅准了金顶道长浑圆的肚皮,铁拳挥出,刚刚正正地击在其肚皮上。

    金顶道长一声惨叫,身子被击飞到了半空,酒水从口中漫天喷洒开来。跟着他摔落在地,抱着肚皮惨叫不已,真真切切地体会到所谓“肝肠寸断”的感觉。

    峨眉派众弟子哪里还敢找刘驽算账,急忙抢起地上呻吟不止的师尊,往人群中退去,生怕刘驽追上前来。

    刘驽目送他们逃回人群,并未出手阻止,他又从地上抓起一只酒坛,震开了坛口封泥,指着站在面前的众武林人士道“现在,你们谁要和我喝酒!”

    他连喊了数声,皆是无人敢答应,于是提着酒坛步步紧逼。

    他每进一步,群豪便往后退一步,连退足有数十步之多。

    这时候那金虎帮帮主罗金虎突然从人群中站出身来,一旁的柳哥公主见状笑盈盈地将一坛酒递至他的手中。

    金虎帮众弟子见帮主竟然敢于在危急之时挺身而出,纷纷出言喝彩。

    “帮主威武,得草原第一美人赠酒,美谈流传天下,从此世间无双!”

    “帮主武功无敌,酒量更是天下无敌!”

    甚至有人开始向刘驽挑衅,“我们罗帮主乃是酒神再世,刘驽你要当心了,赶紧认输吧!”

    罗金虎捧着酒坛走到刘驽面前,心情有点忐忑。他怒视了一眼身后不知好歹的众弟子,这些个乌鸦嘴们方才不甘心地停下声来。

    他双手捧着酒坛,朝刘驽稍稍弯腰一施礼,“帮中弟子皆是粗陋之徒,还请阁下勿怪!”

    刘驽素来对他印象不错,还礼道“不怪不怪!”

    罗金虎自从前几日在比试中赢过宗海王子之后,一直觉着自己赢得蹊跷。过后他思来想去,又对当时的情形细细推敲,认为必是有高人在暗中帮了自己。而那个高人,很有可能便是眼前这个不起眼的疤脸少年。

    他将酒坛高高端起,“罗某打小没读过书,却明白一句话。秀才喝茶,好汉喝酒,还请阁下陪我饮了这一坛。”

    刘驽心知他话中暗含的意思,乃是敬佩自己是条好汉。

    在耶律适鲁宣布自己是众矢之的的此刻,此人终究不敢将话中钦佩的意思表露得太直白,可见其生性谨慎,却又并非忘恩负义之人。

    两人用酒坛干杯,各自饮将开来。

    罗金虎将坛子一举,酒水汩汩流出。他大嘴张开,接住坛中酒水,不住地吞咽。饮完之后,他摔碎了酒坛,向刘驽拱了拱手,接着便返回了人群之中。

    众武林豪杰见罗金虎敬完酒后,竟安然归来,于是一个个地都有了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