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节 怒海连涛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七种情绪齐备之时,便是如来佛祖、太上老君降临凡世,也救不了这个叫刘驽的小子!七伤老人心中开始有些得意,他想起自己当年只身灭掉除州万氏,夺得七悲拳谱后初次修炼时,在拳谱的扉页处记载着的一句话来,“七悲所在,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他的拳式开始发生第六次变化,盘算着怎样调动刘驽体内的“嫉”和“贪”。

    嫉妒是人的天性,正如贪婪一样。众生生而不平等,有人生于富贵之家,有人产于漏风草屋;有人状元及第,有人寥寥此生。同样生而为人,为何有如此大的不同,怎能不让人心生嫉妒!?

    他右拳引导刘驽的心神,左拳从旁挥出,逼得刘驽手忙脚乱地抵挡。然而十几招过后,这种“嫉妒”的情绪,却并未能从眼前的这个小子身上调动起来,反而惹得其两眼神光明明,竟越发清澈起来。他见状十分惊骇,心中大感诧异。

    刘驽有千种万般的缺点,譬如顽皮、贪玩、蛮撞、憨直,但嫉妒却从来不属于其中的一种。他喜欢荒凉破败的午沟村,胜过耶律适鲁那铺有昂贵波斯地毯的华丽王帐。

    比起跟眼前的这些武林豪杰们争强夺胜,他更喜欢爬树抓知了和下田捉蚯蚓。

    可惜这些日子都一去不复返了,少年已经长大,再难踏上以前的路!

    七伤老人将七悲拳法中的“嫉”式使完,发现刘驽并未受丝毫影响,急忙又将这式拳法从头到尾使了一遍。然而刘驽已渐渐从先前的迷离中缓过神来,不断开始出手反攻。

    七伤老人见此“嫉”式不成,急忙再换下一路“贪”式。凡人皆贪,这个小子又怎能例外!?昔日天竺高僧入中原传法时曾言“人皆因贪生恨,因贪成痴,只因贪欲乃是人之第一大欲矣!”

    故此,贪乃是人七情中最重的一欲,也是七悲拳中最厉害的一式!

    他双拳如影,看得在旁围观的众武林人士如醉如痴,一个个好似跌落进了自己那纸醉金迷的梦里。玉鹤真人知道此人拳法的厉害之处,急忙用袖子遮住双目不敢再看。他听见就在不远处,被几十名全忠门人团团护住的那顶红绸小轿中传出异样的声响,随即转眼望去。

    只见那顶小轿竟开始有些上窜下跳起来,逐渐变得不安稳。轿中人估计是观看了七伤老人拳法中的“贪”字式,心神受到了影响,这才会作出这般举动。【愛↑去△小↓說△網w  qu 】

    众全忠门人见状,脸上均露出惊慌之色,纷纷上前拼命将轿身按住。其中那名曾与刘驽搭过话的头领模样的人物,急忙撩开帘子,将头伸进轿中,想要劝说本门门主。

    “啊!”

    只听一声惨叫,他的身子被人一推,往外跌了出来。玉鹤真人看见他的脖颈上光秃秃的,一颗脑袋早已被轿中人拧了去,鲜血喷薄而出。

    有些离得不远的江湖人士,虽是自己也杀过人,却从未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皆是吓得嗷嗷叫,急忙往旁躲开,直不知这个全忠门主朱温乃是来自何方的杀神!

    几十名全忠门人在头领死后直是胆战心惊,纷纷面朝小轿跪倒在地,也不敢去收拾地上那头领的尸首,只是软声向门主求饶。

    玉鹤真人微微一笑,暗道这全忠门主的贪欲还真是炽盛,竟能被七伤老人的一套拳法撩拨得作出如此激烈的行径。

    他忍不住又往那擂场上望了一眼,只见那七伤老人将七悲拳中的“贪”式使得酣畅淋漓,招式连绵,拳意幽远。

    他不敢久看,急忙转过头来,面上露出一丝狠色,已然将这个七伤老人当作了接下来的第一大敌。

    然而七伤老人心中却在暗暗喊苦,他的这路“贪”式已经使了大半,面前的刘驽仍似置若罔闻。

    只见刘驽的目光越来越盛,眸子越来越清澈,直看得七伤老人胆寒。突地,他大喝一声,犹如狮吼,响彻了云霄。

    那些原本正在做黄粱美梦的武林人士,顿时被他的这一声怒吼惊醒。梦里的万贯家财,温香美人一下子都消散得干干净净。众人揉了揉眼睛,心中不无落寞,乃是说不出的懊恼。

    柳哥公主醒转过来后,直是满面羞红。也不知她是做了甚梦,只见全身香汗淋漓,脖颈后方的纱衫已经湿透。她慌乱地用十指梳理了一下胸前垂下的乌发,抬眼向铜马望去,只见对方也正在看着自己。

    两人相视一眼之后,急忙都将目光缩了回去,心中乱敲着小鼓。她心思纷乱,暗道“若是真如梦里那般,才是真的好!”

    随即转过头去,看向台上相斗的两人。只见刘驽双掌鼓劲而出,掌间真气滔滔如万顷怒海,不绝于耳。

    七伤老人竟开始败退,不住地往后闪步腾挪,在刘驽声势浩荡的掌法间求得一时苟活。

    刘驽大喝一声,双掌连续攻出,使出叠浪神掌中的一式“怒海连涛”,口中喊道“无耻之徒,让你再用这等邪门的拳法害人!”

    七伤老人的这套七悲拳本非凭借硬力与人相拼,这时哪里还能抵挡得了刘驽连绵不绝的攻势。他直感眼前这少年掌间的真气汹涌袭来,好似滔天巨浪一般,逼得他躲无可躲。

    只听“砰”地一声,刘驽一掌击中七伤老人的胸口,鲜血自其口中点点洒出,紧跟着他又是一掌推在其肋间。“咔咔咔”三声脆响,三根肋骨齐齐断裂。他一气贯如长虹,随即又是数掌连出,将那七伤老人击得从平地上飞起,在空中轮轮直转。

    他长喝一声,一记铁掌挥出。七伤老人啊地惨叫一声,平平地往后飞出了五六丈远,重重地摔落在地。

    众人本以为这老儿要死,下一刻他竟好似没事儿人似地,突然坐了起来,笑道“哈哈,老夫现在是峨眉派掌门了,金顶你个混蛋处处加害于我。老夫今天要把你开除出峨眉派,再施以十大酷刑,扒你的皮,吃你的肉,让你魂飞魄散!”(。)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