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节 群起围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两人一个神智不清,一个腿脚不灵便,是以十几招过后,刘驽犹然占于上风。

    正在此时,只听一声凄厉的女子喊声从人群后方传来,“哈哈,要杀刘驽,必须还要算我一个!”

    众人抬头望见一名披头散发的年轻女子骑着一个面目漆黑的中年男子直奔而来,两人从众人头顶上方飞窜而过,那女子行态狂恣,神情更是十分地可怖。

    薛红梅驭使着崔擒鹰,她得意地摇了摇手中的缰绳,缰绳的末端连着亮晃晃的新铜环,正好穿在崔擒鹰的两侧鼻翼上。

    她冲至刘驽身后,双手如爪般接连抓出。顿时间形势骤变,刘驽在三人前后夹击之下落为守势。

    玉鹤真人感到自己的压力舒缓了许多,胸中终于喘过一口气来,他向薛红梅谢道“多谢女侠出手相救,贫道不甚感激!”

    薛红梅不肯领任何人的情,她冷哼了一声,与刘驽又拆过一招,道“我只管杀人,管你牛鼻子是死还是活,滚一边去!”

    玉鹤真热一张老脸忽红忽白,没想到自己想要讨好此人,结果却落了个闭门羹。

    在场的武林人士原本对玉鹤真人大有崇敬之意,这时也开始有些看不起他。【愛↑去△小↓說△網w  qu 】只因为原本一场好好的单打独斗,竟由于此人的缘故沦为了混乱的群殴,此人哪里还有一丝半毫的中原正派武林人物的形象。

    然而玉鹤真人对此并不是十分地在意,他心中盘算着此刻只要能杀了刘驽,逃得一条性命就好。至于名誉这东西,迟早还是能挣回来的。

    只要自己每逢春秋佳节记得派弟子们下山走一趟,将那些江湖上的武林名宿们尽皆请上崆峒山茶叙寒暄,趁机请他们下山之后在武林中为自己多多美言,下山临别之时再赠以美玉珍宝,将来这“玉鹤真人”的鼎鼎大名必将又一次响遍天下。

    既然盘算已定,他决定继续用自己的老脸去贴那薛红梅的冷屁股。他先是向刘驽虚晃了一掌,赢得机会后赶紧向薛红梅靠近,建言道“女侠,这个小子受伤颇重,身上还插着剑。咱们只需缠住他,不让他逃脱,他早晚会鲜血流尽而死,不用咱们亲自动手。”

    薛红梅格开刘驽探来的左掌,格格地笑道“你这倒是个好主意,没想到你一个出家人心思竟然比我还毒辣。【愛↑去△小↓說△網w  qu 】咱们这就慢慢地折磨死这小子,如此方能平息我心中之痛!”

    她转身拍了拍手,朝后喝道“唐峰,你快出来,今日也让你耍一耍,玩个痛快!”

    “好嘞!”回答她的那个男子的声音高亢而尖锐,紧接着众人看见一名精瘦的白衣男子从人群中跑出,挥剑向刘驽冲了过来。

    刘驽从围斗自己的三人的掌影爪隙中远远地望见,冲来的那名精瘦男子正是唐峰,只是此人下颌上原本还有的几根稀疏胡须,如今竟全不见了踪影,下巴上又光又滑,和女人一般。

    他挥掌使出一式“碧波万顷”,想要以汹涌蓬勃的真气将这围攻上来的五个人尽皆震开,怎料薛红梅冷冷一笑,伸指在她胯下崔擒鹰的脑后风池穴上一按。崔擒鹰嗷地惨叫一声,张口便朝刘驽小腿咬来。

    刘驽提起腿,一脚踹在崔擒鹰的面门上,数颗白牙随之而落。然而崔擒鹰竟好似不痛不觉,乱叫着朝他继续疯咬过来。

    他同时被薛红梅、玉鹤真人、七伤老人、唐峰和崔擒鹰五人围攻,加上连番轮斗造成的身上伤势沉重,一时间渐渐落于下风。

    铜马提着长刀蹒跚着走上前来,笑道“如此好事,必须算我田凤一个!”他带伤之际,长刀挥得十分缓慢,刀头被刘驽低腰躲开,接着从其头顶上斜斜掠过。

    如此,围斗刘驽的人增加到了六个。六人紧逼着刘驽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去,刘驽身上伤口处流出的鲜血点点滴滴地洒遍了所过之处的草地,渐渐靠近围在擂台场地周围的人群。

    众武林人士见状连忙往后退了开去,让开一大块空地,将刘驽始终保持在场地圈子之中。

    按照比武的规矩,参加比试的人只要出了圈子那便算是落败,对手不得再继续对其进行攻击。但若是离不开比武场,那只能继续接受对手的挑战,即便投降也不行。

    刘驽看出众人似是早已约定好地这般做,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想让自己即便身上的血流干了,也无法离开这个画地为牢的圈子。

    一想到在场的众人都想让自己死,他心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为何随波逐流者竟如此之多,他们中这些人的良知又去了哪里,难道心中真的只有自己那可笑的名和利?

    众人见刘驽步步后退,已是笃定处于下风,均暗想道眼下局势正好捞一把油,痛打落水狗。一个个地捞起袖子,拎着兵器紧张地站在一旁,欲要等刘驽一倒地就冲上前,管他是好是赖,先在其尸体剁上两道口子再说,等到时候给契丹可汗报功的时候,自己好歹也是出过力的人。

    此刻,那顶被全忠门人团团围定的红绸小轿的帘子突然透开一丝缝隙,站在旁边的全忠门弟子们知道门主这样做的意思是是有话要说,于是急忙都凑了过去。他们听完门主的吩咐之后,一个个地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紧紧地盯着擂场上的局势,估计也是要有所动作。

    仅有金虎帮的众弟子被罗金虎严厉地约束住,没有一个人敢擅自上前。罗金虎在一名不安分的麻脸弟子的额头上,狠劲儿地来了两个蹦脆的爆栗子,以此对众弟子进行威慑,“我们金虎帮‘以德服人’,以德服人!你们懂了没。谁敢不听话,本帮主第一个就打断他的狗腿!”

    “打断……狗腿,帮主,你不是要‘以德服人’么?”

    “滚!”

    肖苍蓝独自一人站在人群的最后方,他一双枯瘦的大手摩挲着剑柄,心中似是想着甚么重要的事情,乃是犹豫万分。他看着场上的局势,想要上前,走出三步后却又停了下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