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九十节 顺风之烟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每当此时,朱旬必会将刘驽一把揽过来,笑说一声,“师弟,以后有师兄一口吃的,绝不给你喝稀的!”

    刘老夫子听后都会哈哈大笑,“旬儿,我这个儿子跟你差得太远,只怕将来给你牵马都不配啊!”

    朱旬虽然心中深以为然,嘴上却仍旧回道“哪里!哪里!师父言重了!”

    刘驽望着眼前的师兄,不知他是否还是从前那个朱旬,但有一件事儿却越来越明确,师兄的野心越来越大了。

    以前的师兄只想着中举做官,如今却连杀人也在所不惜。

    他转过头,不愿再看眼前的师兄。他的鼻翼扇了扇,似是闻见了甚么味道,目光随即落在了被吉摩德放在地上的那坛酒上。

    耶律齐不惧朱温的威胁,他上前搭住刘驽的肩膀,“兄弟,今天哥们感谢你救了我一命。这个……这个比武大会的头筹就让给你吧!”

    他这个人最看重比武名誉,肯将这个头等宝座出让给刘驽,乃是十分地痛惜。

    刘驽动了动嘴唇,“不用了!”

    他没有哪一刻如此时一般,觉着这比武大会的头筹是这般地不值一提,到最后竟成了互相转让的礼物。

    朱温眼看自己要是再不使出点颜色来,自己的这个师弟和那耶律选怕是不会明白自己的手段了。

    他手在脖子上一横,做出一个处决的手势。

    那些全忠门人,和那些被收买的武林人士马上会意,纷纷动手,要处决手中的羔羊。

    正在此时,一阵黄烟顺风弥散过来,闻者皆倒。

    朱温见自己的计划还未实施,手底下的人就已倒成了一片,心中乃是大惊。他刚想转身看看,到底发生了甚么,只觉身子一阵酥软,不禁坐倒在地,再也无法站起身来。

    铜马迎着黄烟大声地笑,他笑完之后又是一阵剧烈地咳嗽,趴在地上不停地喘息。

    耶律选看着他连连摇头,“没想到前一刻还那么嚣张的人,现在竟成了这样,到底是造了甚么孽!”

    铜马无法站起身,他勉力朝七伤老人的头颅爬去,七伤老人的头颅一笑,就地翻滚,藏到了金顶道长尸身的背后。

    铜马感觉眼皮沉重,再也无法往前爬动。自从被那七伤老人的头颅咬中一口之后,他便感一股腥恶之意从伤口处侵入体内。他心里明白,定是中了那七伤老人的邪毒。

    七伤老人的毒性由他所练的“七悲拳”邪功而来,此功强行炼化人之七欲,在功法反噬之后,七欲便会化作乖戾之毒。

    眼下铜马也被这种乖戾的毒素所侵染,他感觉胸口一阵发颤,眼前模糊成一片,遥遥地似是有一个红影走来,他吃力冲着那红影招手,“安娘,是你,你快过来,我感觉好辛苦!”

    那个红影果然好似走近了几步,他又赶紧拼命地摆手,“不,不!你别过来,朝廷大业要紧,铜马死不足惜!”

    无数种不同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翻腾,不停地来回倾轧。

    然而这一切不过是幻觉而已,所谓的红影当然不存在。所以耶律选看着地上怪异的铜马,觉得有些不知所谓。

    他回头看周围所有的人都倒在地上躺成了一片,唯有自己和刘驽还在站立,不禁大感得意。

    他伸手要去拍刘驽的肩膀,正好感叹一番,却突感手臂如灌了铅一般地沉重,身子失衡,往前扑倒在地,嘴巴里吃了一大口泥。

    堂堂耶律公子,比其他所有人摔倒的样子都要难堪。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他惊恐地喊道,抬头望着兀自站立的刘驽。

    刘驽的目光既不在耶律选的身上,也不在朱温的身上,他透过那浓浓的黄烟望向远方。

    只见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从黄烟中走出,身后跟着约莫四十多名喇嘛模样的人物,此人正是吐蕃格鲁派的宗师根敦桑杰。

    根敦桑杰本以为能毕其功于一役,他看到刘驽竟没有倒下,不禁大吃了一惊。然而在看到其胸口染着斑斑血迹,知道其必然受了不轻的伤,这才放下心来。

    他一挥手,四十多名格鲁派喇嘛朝着刘驽围了过来,淡然地问道“怎么,你竟然没有中毒?”

    刘驽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乃是百毒不侵之体,他双目含电,紧盯着根敦桑杰问道“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根敦桑杰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是契丹可汗让我们这么做的,格鲁派为契丹立下了大功劳!若不是我们及时行动,在场的所有人怕是都已经被朱温杀了。”

    刘驽惊异地问道“你早就知道朱旬……温要出手?”

    根敦桑杰目中露出钦佩之色,“契丹大汗神机妙算,早已探明那黄巢的军师王道之,秘密派遣了大量投靠自己的武林人士混入这场比武招亲大会之中,而这个朱温不过是他整个计划的引子罢了。”

    刘驽听后大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此事竟然和那远在南方的王道之有关联。

    他转头朝坐在地上的师兄朱温问道“师兄,他说的是真的吗?”

    朱温低头不语,他怎会告诉刘驽,自己乃是向王道之立下了军令状,这才获得此番前来草原立功的机会,却没想到事情竟会在最后关头意外地办砸了。

    王道之想破坏这场比武招亲大会,是为了趁机削弱契丹人的锐气。而功成之日,他和黄巢义军的名声必然在中原大涨,十分有利于收买人心。

    只是此人动辄为了自己的计划,便要杀去数百上千人的做法,着实令人不寒而栗。

    朱温也曾胆寒过,但当他想明白只有杀越多人的,自己才能活得更安逸,便不再害怕了。更何况他所修炼的温候功乃是靠着吸取他人鲜血来进补内力,多杀几个人也没甚么不好的。

    耶律选吃力地从地上抬起头,吐掉了口中的泥巴,冲根敦桑杰怒视了一眼,恨他让自己出了这样大的丑。

    根敦桑杰既然为契丹可汗办事儿,怎敢轻易怠慢了他的侄子。他急忙将耶律选从地上扶起,满怀歉意地说道“耶律公子,实在是抱歉,我来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