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节 终究会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温心中暗自赞赏这个女子的精明,“不错,你能这么快领悟我话中的意思,很好!”

    “可是家父生前的故人挚友多是朝堂之士,朱门主身为江湖中人,这些人对你恐怕并无太大的助益。”

    每当提起当年的父亲,谢安娘的心中便升起隐隐的骄傲。她话中称呼朱温为“江湖中人”,但在她心目中,此人不过是一介草莽而已,又有何资格与大唐最为尊贵的门阀士族们结交。

    只是为了救助铜马,她才勉强收起轻蔑的神情。

    朱温何尝又不明她话中潜含的意思,他很想说“你不过是一群契丹贵族的玩物而已,又有何资格与我较劲!”,但他终究是一个沉稳的人,仍是笑道“不管是朝堂上的人,还是江湖中的人,都是‘人’!只要是‘人’,那我们应该就有很多事情可以谈得拢!”

    谢安娘点了点头,“那我明白了!”

    她转身便要出帐,烛光下她风姿卓越,依然是那个倾国倾城的柳哥公主。

    朱温冲她的背影喊道“我虽教了你那般做,但是不许你伤了我师弟半根汗毛,否则我绝不会轻饶了你!”

    柳哥公主回头轻笑道“朱门主在乎的人,好像只有一个师弟而已。”

    朱温阴恻恻地回道“你想多了,别妄想着拿任何人来要挟我,到头来只会害人害己而已!”

    柳哥公主愣了愣,留下一句,“我明白!”

    她放下帘子,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

    虽说耶律适鲁的王帐距离柳哥公主的帐篷并不远,但仅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刘驽又一次陷入沉睡。他太累了,身上沉重的伤势让他难以抵挡阵阵袭来的倦意。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有一根手指在戳自己的肋下,只得强行睁开沉重的眼皮。一名负责抬软床的武林人士紧张地看着他,这让他立刻明白了此时此刻的处境。

    辉煌华丽的汗王大帐内,毡布壁上的琉璃灯明亮清澈,耶律适鲁半躺着身坐在他的宝座上,眼窝深陷,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他挥了挥手,四名负责送刘驽前来的武林人士识趣地退出了帐外。

    刘驽躺在软床上不能动弹,眼看着耶律适鲁从其宝座上站起身,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他伤势沉重之际,心底里不由自主地对这位草原上最有权势的人物产生一丝畏惧,但这丝畏惧转瞬即去。

    “耶律适鲁,如果你想杀我,还请尽快,不用耍甚么幺蛾子!”

    耶律适鲁在他的头侧停下脚步,咽喉处吞咽了几下。他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早已过了少年郎爱耍脾性的年纪。虽然眼前的这个疤脸少年曾经一度毁掉了他精心安排的各种计划,成了他的眼中钉,但是这少年能活到现在,必然有其过人之处,也因此有了与他谈话的资格。

    他蹲下身,目光落在少年的脸上,“你身上的伤势怎么样?”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刘驽没有好气地回道。

    耶律适鲁嘴角扯动,“受点伤,未必不是件好事!人若是擅长于某一物,便会忽视其他可以借用的力量。譬如说力士们都喜欢耍横,而谋士们常囿于诡计。你现在躺着连拳头也挥不动,或许只有这样,我们之间才能交心交肺地谈一谈!”

    “吐蕃人退了吗?”刘驽问道,这始终是他醒来之后最关心的事情,而从耶律适鲁这里无疑能得到最真实可信的答案。

    “退了,你功不可没。”耶律适鲁淡淡地回道,“那不过是一支先遣军,大队人马还在后头。是萧夫人带着他们绕过了沙门关,由北袭来,直插我们契丹八部的腹地。”

    “大概有多少人?”

    “号称百万,其实六十多万。”耶律适鲁的声音依旧很淡,但若是仔细分辨,能够发现其中极其细微的颤抖。

    “如此之多!”刘驽惊道,若不是他此刻身受重伤,已是挣扎着坐了起来。

    耶律适鲁点了点头,“你和唐廷的人接触过,他们的人准备得怎么样了?”

    刘驽这才明白在草原上耶律适鲁的耳目无处不在,原来他与秦锋将军等人相遇之事,此人早已知晓。

    他明白耶律适鲁问这话不过是想消除自己心中的忐忑,由此对即将到来的大战多上几分把握,于是照实回道“不怎么样,粮草不足,人马也不够多。”

    耶律适鲁见他没有说谎,眼中流出满意之色,思索了片刻之后说道“若是他们的粮草不够,契丹人可以伸手接济。只要他们守住草原南方、长城沿线一带,不让吐蕃人绕过来攻打我们的侧翼即可。”

    刘驽听后有些发愣,草原上的游牧部落历来是中原人的死敌,耶律适鲁竟要反其道而行之,与中原人结成同盟,这让他觉着有些不可思议。

    耶律适鲁看出了他的疑虑,“但凡是真英雄,都能抛弃旧恨新仇,一切以家国为重,这点事情又有甚么奇怪的!”

    刘驽躺在软床上,艰难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我会托人去通知唐军那边,但是你我之间有些帐现在必须要算清楚……”

    “遥辇泰我会放,萧夫人我也会宽恕,但都不是现在!”耶律适鲁不等他说完,如此回道。

    “为甚么?”刘驽听后神色中有一丝恼怒。

    “若是我现在放了遥辇泰或者赦免了萧夫人,那草原上的契丹人就会又一次大乱,到头来我们都只会成了吐蕃人马刀下的羔羊。契丹各部数百年来分崩离析,先是成了突厥人的奴仆,好不容易有了喘息之机,吐蕃人又要来奴役我们。换作你是契丹人,你会愿意吗?”

    “不愿意!”刘驽诚实地答道。

    “契丹若破,中原也势若危卵,大家的情形都差不多。”耶律适鲁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下酸麻的膝盖。在闪烁的琉璃灯火下,他的眼窝显得忧郁深沉,“所以你是不是可考虑帮我?至于我答应你的事情,不会食言,遥辇泰现在很安全,没有人能害得了他。”(。)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