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十三节 运筹帷幄
    张惠将刘驽所述之事皆告予父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张蕤听后急得在厅内团团转,有下人端来茶水,也被他一袖子拂开,瓷杯碎了满地。那下人急忙呼人来打扫,却又都被他赶了出去。

    张蕤道“那姓刘的小子说的事情,咱们要不要再确认确认,说不定是对方派来的奸细,故意祸乱我等军心的,他救你不过是一场苦肉计而已。”张惠道“女儿想来,他说话时情真意切,并未有假。况且这种事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张蕤道“那是那是,我立刻让孙添寿把那岳圣叹喊来,让他当面认认那小子。”说完便派人去请孙添寿。

    那孙添寿乃是宋州司兵,他得令后连忙带人去找岳圣叹,翻遍了整个院子,却哪里有人影在。这时他听人说岳圣叹在酒肆中喝酒,便连忙带人去找,正好赶上岳圣叹喝得酩酊大醉。孙添寿上前去扯岳圣叹的衣衫,却被岳圣叹一拳打在鼻头上,顿时鲜血四冒,好似开了间酱油铺。

    孙添寿惧他武功高强,不敢与他计较。但是心里又十分气不过,便不再管他,领着人回了刺史府,哭诉着向刺史大人告状,直气得张蕤胡子发抖。张惠知道岳圣叹平日里最看不惯孙添寿仗势欺人,估计这次打他十有**乃是借酒装疯,只是此人说打人便打人,一点也不顾大场面,未免有些太随性了。

    张惠道“孙司兵,你且下去休息,让下人打盆水帮你洗洗脸,等会儿还有事儿要找你商议。”孙添寿退下后,张蕤愤然道“这岳圣叹越来越放肆了,竟敢随意打人,他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来日定要好好收拾他一番。”张惠笑道“爹爹,武林高手多是这种至情至性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岳圣叹的性格,他醒着是一个人,喝醉了又是另外一个人。他虽有不好之处,但正是因为有他在,多少仇家刺客才不敢窥探于爹爹您啊。”张蕤听后默然。

    两人开始商议怎生对付即将到来的王仙芝、黄巢大军。张惠道“王仙芝黄巢此来不过是因为此前大雪封山,军中缺衣少粮,因此要来宋州掳掠一些钱粮衣物,其真正所图仍是郓州地界。然而贼军既来,则不可不防。女儿现有一妙计,爹爹不妨听听。”

    张蕤听后只觉大妙,连忙吩咐孙添寿等人依计行事。这边两人刚商量完事,那边又有下人来禀报,说是那姓刘的小孩不愿再留了,牵着马就要走。张惠急道“快带我去。”

    张惠追到刺史府外,一把拉住刘驽的手,详细询问,这才知道刘驽乃是担心中毒的爹爹刘崇,因此通报完要紧事儿后,便急着要赶去与韩不寿见面,一起去江南眉镇。张惠知道刘驽最气别人欺他是小孩子,因此也不拿外面情势危急之事来吓他,而是就事论事,道“现在天色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去也不方便。况且你的韩哥哥不是说了,他办完事情就来接你,万一你二人就此在路上错过了彼此,寻不见对方可怎办?”

    刘驽一听有理,便依了张惠,住进了刺史府。第二日天色刚亮,他便见大批人马陆续拔队从南门出城,军容器械蔚然壮观,而后又有大批服色不同的他州人马从东门倾涌而入。只是这边人进,那边人出,城内人马未增也未减,始终还是那个数目。

    而张惠于五更前早已梳洗完毕,眼下立于大厅之中等人来报。大厅中间的胡床上,坐着紧张不安的父亲张蕤。一直等到中午时分,有探马来报,大部分的小股贼军已经退去,只不过奇怪的是有极少量的贼军不识相,反而靠得离城墙更近了。

    张惠听言笑道“看来咱们的计策起作用了。爹爹,你去喊来孙添寿,命他派人来,将我之前让做下的三百多面各州旗帜,都插上城墙。”张蕤一切依爱女之计行事。

    原来张惠早已料得那些城外的小股贼军乃是敌人的探子,因此将计就计。她将城内一万人马分为五支,且每个兵士身上额外带有一套他州服色的兵衣。又命每支人马从南门陆续而出,专行偏僻小路,让敌人无法发觉。待行至偏僻无人处,军士们换上预先准备好的他州服饰,再大迈迈地开上大路,从东门回城。

    在敌军探子看来,这番景象看上去乃是一队又一队的他州人马前来支援宋州,从早晨到现在,恐怕已有数万人马进了宋州城。因此有些探子赶紧回去禀报,其他人留下来作就近作进一步侦查。却不料此时宋州城头上,数百面各种样式的旗帜竖起,从字号上看,均是各州有名的将军。众探子见状大惊,纷纷遣人回报。

    张惠从城墙头往远处眺望,叹道“我的这个计策,只能起得一时作用,顶多拖得三五日。待得贼军探明各州要道并无人马通过,便会识破。若要真正赶走敌军,还需打一场硬战。”张蕤道“贼军势众,我宋州府兵马又少,可怎生是好?好女儿,你有什么好计策快快说来,爹都听你的。”

    张惠道“贼兵虽众,但是兵法有云‘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我们这番调兵遣将,贼兵必然知晓我们已经得知了他们的计划,而他们已经失却了先机,兵势上必然大颓,此其一也。贼兵此来,本为奇袭,所带辎重粮草必然不多。我等守在城内,以逸待劳,只要拖上几日,彼方必会士气低落,此其二也。待得彼方欲退不退,犹豫不决之时,我军倾城而出,必能克敌制胜,此其三也。”

    张蕤大喜,道“好,就依你这三条行事。”张惠道“爹爹切莫高兴得太早,有一事儿需办成,方能保证克敌制胜。”张蕤问道“何事?”张惠道“女儿已经打听清楚,这次主攻我们宋州城的人马并非属于王仙芝,而是黄巢的人马,其中带兵的将军名叫尚让。”张蕤道“王仙芝与黄巢有何不同,一般匪人而已。”

    张惠道“爹爹错了,这两人手下的兵马大有不同。王仙芝手下的兵马人人彪悍,却纪律散漫,残酷嗜杀。黄巢手下的兵马虽然精壮,却极守规矩。倘若女儿昨日遇见的不是黄巢的兵马,而是王仙芝那帮匪徒,恐怕早已死在刀下了。这黄巢手下的人马不但听话,而且他擅于笼络人心,收了一大批有才之士,连王道之这位武林宗师也听从他的调遣。女儿听说,这次黄巢遣来攻打咱们宋州城的尚让,也是一位极富谋略之人,此人特别擅长筑丘攻城!”

    张蕤急道“那可怎生是好!?”张惠从袖中拿出一轴卷纸,在案头铺展开来,道“爹爹请看!”

    张蕤一看,图中线条密密麻麻,画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图形,且标有繁多的不知名目的数字,大感疑惑。张惠道“爹爹,这图中所画的乃是女儿设计的一种抛石机,女儿且叫它‘怒天砲’,可对付尚让筑丘攻城之法。”

    张蕤喜道“如此甚好,爹爹这就派人造它个百来辆‘怒天砲’,轰死这帮乱臣贼子。”张惠笑道“爹爹,您且看着图中大砲的尺寸,咱们城中的木材不多,能在这两日内赶出一辆来就不错啦。这还不是最大的难处,最难的地方在这里。”说着往图上一指。

    张蕤一看,女儿所指的乃是图中‘怒天砲’中间的一处空隙,置拉绳等物,依图上尺寸来看,此处空间异常窄小。张惠道“女儿愁的是操纵这‘怒天砲’之人,成年男子固然钻不进这狭小的空间,去控制这些拉绳,只能寻一名胆大心细的孩童或侏儒来。”

    张蕤脑中灵光一现,道“你昨日带回来的那名叫刘驽的小家伙怎么样,可否让他试试?”张惠道“女儿也想过他,只是他一直嚷嚷着要走,不肯留下。况且他虽比寻常孩童胆子要大,但这打战究非常事,到时候血肉横飞,生灵涂炭,连一般的大人看了都怕,不知他一个小小孩童可否经受得住惊吓,更别说去操纵这‘怒天砲’了。”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