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十四节 宋州之战
    张蕤叹了一口气,不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张惠道“若是没有更好的人选,那也只能如此,就看他答不答应了。”张蕤点点头。

    宋州城内的气氛日渐紧张,到了第三日,王仙芝与黄巢大军即将攻城的消息在城内已传得沸沸扬扬。官军挨家挨户搜集木料石料,但凡有用之材尽皆上缴,不管是门板、桌板还是房梁柱子。城西更有大户人家刚建好的房子,被官军整座拆毁,木料石料悉数运走。

    同时又有官军在城内大举征召木匠、铁匠、泥瓦匠和石匠,有些不愿意去的,便戴上镣铐强行押走。刺史府的这些举动更加坐实了老百姓中的传言,有些见识的人便猜道“果然要打战了,朝廷这是要守城呢。”

    到了第四日头上,城墙上官兵看见远处黑压压的一片人马席卷而来,战马嘶叫,刀光闪闪,便赶紧去禀报刺史大人。张蕤大惊,急找女儿张惠商量。

    张惠道“爹爹莫急,这几日疑兵之计奏效,‘怒天砲’已经抢得时间建造完毕。我们只需闭门坚守,消磨敌军锐气。”张蕤道“那贼军要是攻城怎么办?”张惠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张惠命宋州司兵孙添寿领两千人手守东门,命宋州別驾李完领两千人马守北门,命宋州司马南宫望领两千人马守西门,命录事参军谭万山领两千人马守南门,又命宋州长史孙步辉领一千骑兵随时策应各门。而她张惠亲披甲衣,自领一千弓弩手坐镇城中。镶银凤翅盔下,一双秀美的深眸甚是夺目。

    到了晚上亥时,城外呐喊声响成一片,有军士来报,贼军已经开始攻城,其中东门尤甚。张惠亲自率军登上城楼,看见火光照得城里城外亮如白昼。敌军如附骨之蚁,顺着云梯攀墙直上,与城墙上的守兵战成一片。而后,城下敌军拖来数十台砲车。顷刻间,城墙之上,石如雨发,砸得女墙轰轰作响。

    张惠正要探头查看城下敌情,只听一块巨石呼啸而来。幸得一名军士将她拉开,才与那巨石擦身而过。那巨石砸在城头上,只听轰地一声,着处墙面已碎裂半边。张惠命一千弓弩手火箭齐发,专往敌军砲车射去,烧毁砲车数台,这才稍缓敌军攻势。

    到了后半夜,宋州司马南宫望来报,贼军在西门外挖开地道,企图渗入城内。张惠命南宫望在城内沿着城墙方向同样挖开一条地道,又派人往地道内浇水,淹死来犯敌军数十人。

    战事就这么打了三日,城外伤亡者数千人,城内府兵伤亡也十分严重。张惠无法,只能强征城中壮丁入伍。

    刺史张蕤越来越坐不住,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这天中午,他好不容易等到女儿张惠回府,便上前急问道“女儿,贼军怎么还没有退?再这样下去,咱们可就坚持不住啦。咱们的‘怒天大砲’什么时候上场?”

    张惠擦了擦脸上的烟灰汗泥,道“父亲莫急,胜败只在这一两日。”她连一口水还没喝上,门外便有城上下来的军士来报“南门告急,请小姐速往。”

    张惠急忙上马,赶往南门,只见南门城墙已塌开半边,大量贼军从破口处涌入。宋州长史孙步辉率领一千骑兵与贼军厮杀在一处,难分难解。张惠急命弓箭手攒射城墙破口处,杀得贼军稍却。她急令军士搬动砖石泥浆冲上缺口,后面跟着上百名拿着工具的泥瓦匠、石匠。贼军见状复又扑上,怎奈人马不济,被张惠数次击退,眼睁睁地看着城墙缺口被重新补好。

    张惠这才松了一口气,道“贼军甚是凶猛,眼下除了別驾李完守卫的北门,皆是危险连连,诸位务必小心!”众将官纷纷允诺,长史孙步辉道“李別驾出身将门世家,守城对他来说本非难事,小姐大可放心。”他的话音刚落,北门方向便开始有白烟弥漫,惨叫声连连。

    张惠率领长史孙步辉,率弩手骑兵急奔支援。接近北门时,正赶上大量败兵从城墙上退下。孙步辉连斩数人,这才止住败势,他率领人马重新攻上城墙。只见城下已筑起方方土丘,土丘上又立有箭楼。箭楼中箭如雨发,宋州別驾李完已被射死在城墙之上。

    张惠道“怒天大砲该上场了,派人去喊刘驽!”

    数百名壮丁的口号声在街巷里此起彼伏,又过了一刻钟,一座数十丈高的庞然怪物已被推至北门城下。这便是张惠命人强征工匠,用数百家富户木料造成的“怒天大砲”。怒天大砲在阳光下投射出巨大的阴影,将数十名守城官兵笼罩其内。

    在怒天大砲的后面又跟来数十人,原来是父亲张蕤把府中家丁尽皆带来增援。张蕤看着眼前敌我人马战成一片,急问道“刘驽那小子来了没?”张惠叹了口气道:“他虽已向女儿允诺会来,但今天直到现在,女儿还没未见到他,可能是真的怕了吧!”张蕤道“幸好我派人去把畅春楼的王矮子抓来了。”他手一挥,两名军士押着一个抢天哭地的侏儒奔上前来。

    这时只听前方城墙上传来一声孩童的呼喊“且慢,我在这儿!”张惠扭头一看,正是刘驽。原来他早就上了城墙,正与敌人激烈厮杀。刘驽的旁边站着一个书生,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却力大无穷,搬起一块又一块巨石往城下掷去。

    刘驽道“禀报惠姐姐,这是我的师哥,名叫朱旬。他力气大,已经砸死好几个敌人啦。”张惠目光扫在朱旬的脸上。朱旬脸一红,不敢再抬头看她。

    张惠一笑,双眼乌黑,犹如深潭,复又匆匆指挥各路人马上城杀敌,好掩护刘驽爬上怒天大砲。朱旬看着张惠秀美而英气的身影,将她那双渊深似水的漆黑瞳孔,深深印入脑海里,立于原地,久久发呆。两日前,他探得家人平安后,便入城来寻师弟刘驽,却未想此时会碰见这位智貌双全的刺史爱女,他痴痴地对刘驽说道“汉光武帝曾说过‘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如果有天我能赢得此女子一刻芳心,便是死也无憾了!”刘驽笑道“你别瞎想!”

    刘驽刚爬到怒天大砲的一半,便看见城下有人如一团黑烟,滚滚而来。凡有人挡了他的道,不分敌我,遇之即死。

    城墙上,张蕤见之大惊道“贼军来了高手,岳圣叹在哪,岳圣叹在哪,快快找他来护驾!”张惠道“岳圣叹已被女儿秘密派到了城外贼军中了,以行策应之事。”张蕤急道“那他怎么还不现身!?”

    张惠道“快了!”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