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十二节 冤家路窄
    话说那日薛红梅与花三娘一道下了山,她心知花三娘为人非常歹毒,而自己目睹了她的丑事,她必定饶不过自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薛红梅半路上寻了个机会,夺路而逃。回营后,她遣人去偷偷打听,发现自己带去的一行人马,没有一个活着回来。便连花三娘自己带去的那个小白脸,听说也死在了山上。

    原来花三娘此人寻欢作乐,从来不遮遮掩掩,而王道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管她。因此即便外面传言再多,她也是不顾忌。然而此人极是要面儿,最恨别人看见自己的尴尬落魄的模样。是以那日在场之人,除了薛红梅逃脱外,一个个都被她害了。

    回营之后,花三娘几次三番地在薛红梅的饮食中下毒,都被她侥幸躲过。又过了几日,花三娘派人来请薛红梅去赴宴。薛红梅吓得大惊失色,便去向师兄唐峰求助。唐峰听后也是无法,便让她去求师傅崔擒鹰。

    崔擒鹰亲自带着薛红梅去向花三娘赔罪,当时王道之也在场。崔擒鹰并不敢明说事情经过,否则王道之众目睽睽之下被戴了绿帽,岂能饶他?!因此他只说是“劣徒薛红梅不懂事,无意冒犯了尊夫人,还请海涵云云”。

    薛红梅寻着机会,私下里向花三娘保证,绝不将她的事透露出去。花三娘看在王道之的面上,不敢再计较,因此逼迫薛红梅服下她的“三虫三尸丸”。这“三虫三尸丸”乃是选用繁殖期的蜈蚣、蜘蛛和毒蝎,混入腐尸、干尸和惊变尸的肉屑制成。

    其中以惊变尸最为难得,对死者埋葬处的坟地和风水要求非常之高。这种地方埋葬的死者,尸体半干不干。用明火去烧它,能够自行乍惊坐起,是以叫做“惊变尸”。

    这“三虫三尸丸”中,各成分的比例可随心调制,因此解药中各对应成分的比例也不一样。解药中的成分,多是以毒攻毒,比例稍有不对,反而成了毒药。因此只有施毒者自己,才知道解药的配法。

    服用了“三虫三尸丸”的人,每隔三年,便需服解药一次。否则服用之人,便会遍体生疮,肢体腐烂,慢慢死去。薛红梅服了这“三虫三尸丸”后,吓得魂不附体,从此死心塌地的跟着花三娘。

    这一日,尚让遣使送信给王道之。王道之拆信一看,原来是门下的逆徒公孙茂身受重伤,九死一生,求他施以援手。王道之叹了一口气,想到花三娘毒理医理皆是精通,便派她前去郓州,为公孙茂疗伤。

    花三娘听人说,近日长江中捕得一尾百年一遇的“金鳞河豚”,被郓州巨富买了去。她深通毒理,知道这“金鳞河豚”号称“万毒之毒”,乃是毒界圣物。善加利用,不仅可以用它来解百毒,更是可以用它配制毒药之王“五云散”。这“五云散”剧毒无比,无色无味,可杀人于不知不觉之中。她花三娘要是得了这“金鳞河豚”,制出“五云散”,那真可谓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因此,她当即欣然答应王道之的要求,在来郓州的路上,一路探访“金鳞河豚”的下落。

    这花三娘一日不逢甘霖,便口干舌燥,胸闷气短。一路上,她让薛红梅帮着抓人,祸害了不少青壮男子。那日,一行人正在路上,看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骑着快马往郓州方向疾驰而去。花三娘忙道“这少年够劲,力气肯定大,快给我抓回来!”

    薛红梅赶忙带人将那书生追上,绑了回来。她认出这书生便是朱旬,想起当日在午沟村时,岳圣叹对自己的凌辱,气不打一处来,马鞭便要向朱旬头上抽去,却被花三娘大声喝止,道“好好的一个小白脸,被你打花了脸怎么办!这几天他是老娘的,过后你想怎收拾他怎收拾。”薛红梅听后只能悻悻罢手。

    到了晚上,花三娘精心布置好罗帐锦被,只道“**一刻值千金”,朱旬却是抵死不从。花三娘啪啪给他几个巴掌,将他衣裳剥下,一封书信随之落在床上,信封上写着“尊将军尚让敬启”,字体娟秀,似出女子之手。花三娘拆开一看,原来是宋州刺史之女张惠,寄给义军左将军尚让的书信。字里行间情意绵绵,花三娘读得哈哈大笑,道“这小贱人想男人想得厉害,还不好意思明说,尽是些曲里拐弯的话。文绉绉的,酸死人了!”说完便要撕信。

    朱旬见状急道“你不能撕……”话还未说完,信已被花三娘撕得粉碎,他继而想道“撕了也好!我终究不想让她跟那尚让去了,她须是我的才行!”。而后,花三娘出去了片刻,提了一壶酒回房,照着朱旬的嘴直灌下去。朱旬喝后,感到意识渐渐迷糊,忽又如神仙般飘起,极是快活,眼前那个朦朦胧胧的影子,越看越像是张惠小姐。

    这朱旬极是力壮,花三娘对他赞不绝口,几日下来更是爱不释手。是以,她生怕朱旬白天寻机逃了,便令人用绳索将他团团捆住,带着上路。

    刘驽见到朱旬,乃是大吃一惊,道“师兄,你怎么在这里?”朱旬道“我……我……”他怎好意思说,自己本是为张惠小姐送信去郓州,却被花三娘半路抓作了男宠。花三娘没有见过刘驽,只道他是本地的农家小孩,见他与朱旬相认,乃是大吃了一惊,向薛红梅问道“你认识他吗?”

    花三娘没瞧见过刘驽正脸,是以并不知道是他偷了自己的马和衣裳,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大大出丑。薛红梅当时正在紧追刘驽,山上并无旁人,因此她早就猜到了**分,花三娘的衣裳和马就是这小子偷的。她当即附到花三娘耳边,说了几句。

    花三娘听后勃然大怒。刘驽道“你个老淫……”“婆”字还未出口,花三娘的巴掌已经扇到。刘驽被花三娘一巴掌扇倒在地上,两个小瓷瓶从怀中滑落,掉在地上。花三娘捡起一看,正是自己丢失的毒药,道“果然是你这小子!”

    她打开那瓶画着骷髅头蛤蟆的小瓶,掰开刘驽的嘴巴,将瓶中毒药尽数灌入,道“我让你偷,让你偷!”刘驽脸色蓦地转黑,口吐白沫。花三娘不想他立刻就死,将手伸进腰间药囊,将数味草药塞进刘驽的嘴巴。

    刘驽顿时腹痛阵阵,如有刀搅,满地打滚,却又不得立刻便死。那种痛楚,宛如群蚁噬骨,万虫钻心,简直生不如死。花三娘闻见厨房有肉香,看见菜盆中满满的牛肉,怀疑此屋中除了刘驽外,还有他人。她一脚踩住地上打滚的刘驽,道“快告诉我,这屋子里是不是还有人。好好说话,老娘我让你快点死!”刘驽道“我操你大爷!”

    花三娘大怒,从药囊里摸出一味药,腥味扑鼻。她将药一把抹在刘驽的脸上,凡是药粉沾到的地方,皮肤滋滋暴裂。刘驽直感有刀子在脸上来回割一般,叫道“啊,啊,操你大爷,屋里除了你大爷,就是你大爷!”他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力气,竟然就地爬起,扑到花三娘身上,咬住她的脖子不放。

    薛红梅大惊,急忙喊着几名军士,一起用力将刘驽从花三娘身上掰开。然而已是晚了,刘驽已在花三娘脖子上咬开深深的血口。花三娘直感脖子上的伤口火辣辣地疼,一模之下,黑血流出,大惊失色,道“不得了,我中毒啦!”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