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十四节 塞翁失马
    刘驽见陆圣妍似是受伤不轻,道“你没事吧?”陆圣妍道“没事,死不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三天了,要死早死了。”刘驽惊道“我睡了三天了?”陆圣妍道“可不是,你个瓜娃子,睡得跟死猪一样。”刘驽瞅了瞅身旁的公孙茂,陆圣妍勃然大怒,以为他是想说“你男人不也睡得跟死猪一样!”当即她一顿暴栗子暴风骤雨般,往刘驽的脑袋上招呼而去。

    刘驽满头是包,委屈地说道“你何必下手这么狠,我只是想问,茂叔没事吧?”陆圣妍听言,脸一红,明白自己会错了意,继而又将两只拳头捏得格格响,怒道“你那个好师兄,拿匕首刺倒我后,便又要刺我男人。幸亏我扑上去拼命挡住,他才没能得手。他又在我背上扎了好几刀,我怕他不罢休,便躺在地上装死。他见我没动静后,便将我踢翻过来,在我身上到处乱搜,摸到那本假的《化瘀书》,便揣进怀里,接着又藏了一会儿,便溜了,临走时,还从梯子上摔下来一跤。”

    刘驽惊道“我师兄刺伤了你?绝不可能!他饱读圣贤书,不会做这种落井下石,背后伤人的事。”陆圣妍道“哼,他当时藏进地窖后,发现了我和我男人。他担心我会大声叫喊,将他暴露给外面的那帮人,于是便对我下了死手。你这个好师兄,对你也未必是很好,不信你摸摸自己脸上,是不是有道伤,便是他干的。当时我虽然在地窖里,可是将外面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

    刘驽一摸,右颊果然是火辣辣地疼。他当时已被毒药迷得失去心智,于朱旬挥剑伤他之事,一无所知,茫然道“朱旬师哥,他为甚么要伤我?”陆圣妍道“那个花三娘逼他杀了你,你若不死,他便要死。”刘驽道“若是如此,那也怪不得他。”陆圣妍心道“你小子心倒是宽!”

    刘驽感到此刻体内脏腑平和,四肢转动无碍,只道陆圣妍救下了自己的性命,便跪倒在地,道“陆姨,谢谢你救下了我的性命……”陆圣妍挥手道“别!我可没救你,我当时只怕你死得慢了,脏了这屋子,索性将金鳞河豚剩下的毒囊也给你喂下了。”刘驽道“陆姨,你……”陆圣妍道“你甚么,你的命本就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花三娘杀得你,我更杀得你!”

    刘驽心想“你定是不想让我再受那花三娘毒药的苦楚,是以才将金鳞河豚的毒囊给我喂下。只是你不愿意承认,我也不说便是。”陆圣妍心想“你个狗娃子身处危难,也不愿意出卖我和我男人,倒是个小小男子汉。要是茂哥能活转过来,我便饶你一条性命。”两人心中各自打着不同的主意。

    只是两人都想不通,为何这金鳞河豚毒囊喂下之后,刘驽不死反活。若是花三娘在场,定然能解开答案。原来这金鳞河豚的毒囊虽然毒性剧烈,本身也有解毒之功效。只是这“以毒攻毒”本是极其凶险之事,非一般人所能为。

    三日前,刘驽先是服下花三娘的神哈油,本是必死。花三娘后来被他咬破脖子,勃然大怒,更是赤河草的毒液去涂他的面庞。这神哈油乃是至阴至寒之毒,而赤河草的毒液中又是含有极大的热性。这一热一寒两种毒,掺合在一起,其痛楚之巨,非常人所能忍受。后来朱旬一剑劈在刘驽右颊上,那赤河草的毒液更是与血液混在一起,从刘驽的伤口侵入体内,药效顿时增强了数倍。是以刘驽才会忍受不住,片刻后便晕了过去。

    神哈油与赤河草这两种毒药,毒性虽剧,见效却慢,花三娘存心要用这两种慢性毒药,慢慢折磨于刘驽。在这至热至凉两种剧毒的共同作用下,刘驽本是必死。可谁也没能料到,这时陆圣妍竟给他喂下了金鳞河豚的毒囊。

    而用这金鳞河豚的毒囊解毒,首先要做的,便是在将金鳞河豚毒囊中的毒液,在低温下焙干成粉,并根据中毒者体内的毒性寒热,在焙干的毒粉中加入,一定比例的相反特性的毒药,制成药丸。缺点是,金鳞河豚的毒液焙干成粉后,药效便大为缩短,其制成的药丸,也只能为中毒者解一次毒,药效并不长久。

    当时刘驽体内,神哈油与赤河草两种毒药的比例,竟阴差阳错地符合了,使用金鳞河豚毒囊来解毒的要求。陆圣妍直接将金鳞河豚塞入刘驽口中,对他来说本是极险之事,却意料之外地,让新鲜豚毒被他脏腑吸收,不仅解了他体内剧毒,更是让他从此百毒不侵。只是个中好处,他此时尚是未知,却待后述。

    刘驽三日间未吃饭,肚子饿得慌,便去厨房拿了些牛肉红薯吃了,他见陆圣妍脸色苍白,便劝她也吃些东西,却都被她骂了回去。陆圣妍将公孙茂扶起,要为他喂水。经过她先前的输送内力,公孙茂的面庞上竟开始有些红润。她将水碗送到公孙茂的嘴边,持碗的手晃了几晃,险些将碗摔碎。刘驽见她神色憔悴,便道“我来吧!”从她手中接过碗。

    陆圣妍看着公孙茂沉静的面庞,回想以前和他一起疯疯癫癫的日子,心里一阵温暖。她强打起精神,盘腿坐于公孙茂身后,运起内力为他疗伤。未过片刻,她只感脑袋里嗡地一下,便失去知觉,此后的事情再也不知。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喉间淌着一股暖流,眼前影影绰绰地站着小孩,端着碗,踮着脚站在床边喂她。刘驽见她醒来,笑道“你终于醒了,我熬了些米汤喂你。”陆圣妍嗯了一声,翻过身躯。刘驽道“嗨,这碗米汤你还没喝完呢!”陆圣妍不理他。

    刘驽道“陆姨,你是不是在为茂哥的伤势发愁?”陆圣妍不说话。刘驽道“咱们要想办法,找好的大夫。”陆圣妍坐起身,吼道“大夫有甚么用,我辛辛苦苦抓了那么多,都是些废物。”刘驽被她吓了一跳,道“咱……咱们要找神医。”陆圣妍道“神医?”刘驽犹疑了一下,道“这世上总有好的大夫,可以救茂叔的命吧?”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