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十八节 黄雀在后
    一伙人又等了半个时辰的功夫,三鬼与四鬼仍没有回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们四鬼情同兄弟,大鬼和二鬼急得团团转,转身也要出圈去找人。花三娘觉得个中有蹊跷,道“你们带上这瓶‘五蛊散’,遇上敌情就拔开瓶盖,马上回来报告。”两人齐齐领命,从花三娘手中接过那瓶‘五蛊散’。

    薛红梅问道“这二鬼,不会也回不来了吧?”花三娘哼了一声,没有答她。薛红梅看着被点穴躺地的韩不寿,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心想“如今四鬼尽去,花三娘的武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我若是解开了他的穴道,定可救得他。他的师父‘玉傅子’那般厉害,解开我身上的‘三虫三尸丸’想来也不是甚么难事。”继而又暗叹道“罢了,即便解不开这‘三虫三尸丸’又何妨。只要能救他一命,我心甘情愿。”

    她趁着花三娘不注意,慢慢挪近韩不寿。花三娘心中生疑,喝道“你要干甚么?”薛红梅道“我,我看他的穴道封得紧不紧。”说着便不再顾忌花三娘,在韩不寿身上各处被封穴道推宫过血,为他解穴。

    花三娘大怒,三支磷火箭齐射而来。其时韩不寿右臂上穴道已解,蕴雪刀出,三支短箭纷纷落地。薛红梅经不住磷火箭散发出的毒气,晕倒在地。韩不寿用右臂自行解开,身上其余各处被封的穴道。

    花三娘怒道“薛红梅这个小贱人,为了个男人竟然敢背叛我。我定要让她万虫噬骨,不得好死!”韩不寿道“花三娘,我先前看在王先生的面子上,对你不计较,如今是你咎由自取了。”花三娘大惊,没有苗疆四鬼护身,她哪里敌得过韩不寿,转身欲逃。继而肩井穴上一麻,瘫软在地。

    韩不寿始终对王道之那位武林大宗师有些顾忌,没有杀她。他见花三娘低头不语,便道“你抬起头来!”花三娘不应他。韩不寿撩袍蹲下,便用刀鞘去支她的下颚。只见花三娘突地抬头,口中黑烟喷出。韩不寿躲闪不及,正中面孔,与此同时,他刀鞘往前刺出。花三娘哈喇喇肋骨断裂,鲜血自口中喷出。

    韩不寿脸色变得铁青,道“你……你……”花三娘也是受伤极重,鲜血污了满脸,情形可怖,但仍是笑道“大不了同归于尽,老娘有你这俊美的小鬼陪葬,也不枉啦。”这‘口中莲’乃是她平生第一保命绝技,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使出,是以江湖上无人知晓。

    韩不寿虽然舌下压着解毒清丹,仍感毒素侵肺入心,全身渐渐麻木,动弹不得。陆圣妍一直在旁观望,心想“这婆娘也不是好相与之人,须得让她和那韩不寿斗得两败俱伤。我再治住她,逼她给我的男人看病。”这时她见花三娘已是身受重伤,当即丹田运气,将身上绳索崩开。

    她走向花三娘时,脚下踩中一物,乃是关东一枭的尸体。她当即踢出,关东一枭橫空飞起,尸体骨骼寸断,重重地落在“七重桃花瘴”圈外的一处地上。随即那地面突然裂开,关东一枭陷地不见,一股烈焰冲天而起,估计已将他的尸骸烧得精光。

    花三娘、岳圣叹与韩不寿也都看见这情形,四人皆是心道“此地原来还有陷阱!”岳圣叹道“花三娘,你真是心思毒辣,一圈‘七重桃花瘴’不够,竟还要设下如此狠毒的陷阱。”花三娘摇头道“这陷阱不是我设的,定是还有别人。”

    陆圣妍、岳圣叹与韩不寿均知,这花三娘虽然为人狠辣,但向来说话不事欺瞒,她既然说陷阱不是她所设,那定是还有别人。花三娘带来的军士还剩下八名,听后面面相觑,均吓得惨无人色,却又都不敢逃。花三娘的毒药,和外面的重重陷阱,哪一样都不是他们能经受得起的。

    现下刘驽失踪,岳圣叹、韩不寿与花三娘三人,不是身受重伤,便是身中剧毒,薛红梅虽然服下韩不寿的解毒药丸,仍是昏迷不醒。公孙茂更是躺在屋内床上,人事不知。完好无损者只有陆圣妍一人。

    陆圣妍靠近圈边,却不敢踏出,高声道“在下掌剑门陆圣妍,都有哪些位高人在此,还请现身一见。”喊了数声,无人答应。徒有她自己的声音,在夜间回荡,让这昏暗的夜色更显迷雾重重,危机四布。

    花三娘对陆圣妍道“这是‘七重桃花瘴’的解药,还请收下!”怀中掏出一个小瓶,扔向陆圣妍,陆圣妍伸手接过。众人均知,此时若再不同心协力,共同御敌,必将尽数丧命于此地。花三娘又对韩不寿道“抱歉啦,美小鬼,我这‘口中莲’是没有解药的,但是也不致死。你需要花上一两年时间,方能慢慢恢复全身功力。”

    韩不寿哼了一声,闭目不言。他也不看地上昏迷的薛红梅一眼,仿佛这世上除了张惠之外的女子,都不值得他一瞥。岳圣叹环视周围,手臂撑地,欲要起身,却又扑通倒地,毕竟伤势太重。岳圣叹道“现今之计,你我五人当不计前嫌,一起想办法。至于我们之间的恩怨,等到脱困之后再说。只是‘苗疆四鬼’至今未回,也不知外面是甚么情况。”

    花三娘道“三鬼和四鬼不一定能回得来,大鬼和二鬼一定能回来。”语气颇为肯定。陆圣妍此时身负保护众人的职责,对外界情况十分关心,于是问道“为何,你的‘五蛊散’竟这般有用?”花三娘道“那是,一般人只要中了我的‘五蛊散’,当即生死不知,全身不感疼痛,即便刀砍斧剁,也停不下来。”大感得意。

    陆圣妍惊道“那岂不是跟丧尸一样,徒剩躯壳而已?”花三娘道“正是如此,想来大鬼二鬼至今未回,应该是已经中了埋伏。”陆圣妍道“那他们还能回得来?”花三娘笑道“我在那两瓶‘五蛊散’的瓶身上钻有小孔,毒性早已浸透大鬼二鬼全身。此刻我只要摇动这铃铛,他二人听见后,便会觅音返回。”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对古铜色的铃铛,铃铛的柄上系有红色的绸带。

    茫茫的夜色中,铃铛的“零零”声悠悠回荡。岳圣叹只觉毛骨悚然,不禁想起儿时听说的那个湘西赶尸人的传说。赶尸人固非真事,但花三娘这摇铃控蛊的功夫却是千真万确,着实邪异无比。

    渐渐地,一阵咚咚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像是有人奔跑,但声音又显略重。陆圣妍凝神看向远方,双掌暗自运劲,只见两个人影越来越近。花三娘道“大鬼二鬼回来了!”众人慢慢都看清,那两人果真是“苗疆四鬼”中的大鬼二鬼,只是两人身上的衣裳残破不堪,二鬼身上的衣裳更是已被烧得乌焦。

    花三娘的铜铃不止,大鬼二鬼的脚步便不停歇,跑进“七重桃花瘴”的毒圈后仍自不止。花三娘铜铃声歇,两人扑通一声倒地,再也不动。岳圣叹上前去探两人的鼻息,丝毫也无,不由地大惧。众人详细察看,只见大鬼二鬼身上均受了几十处伤。扎进肉里的各式暗器,有毒箭,有飞刀,也有毒蒺藜。大鬼的脑袋被削去了半个,二鬼则是被烧得体无完肤。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