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十七节 难弟难姐
    花三娘道“天下间的各种奇药,没有我花三娘闻不出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裙子里散发出的,正是‘千日醉’的味道。难不成萧夫人你的裙子下面,藏着个被迷倒的男人不成?哈哈!”萧夫人怒道“王夫人,你莫要乱说。你要是敢上来,我也不怕你!”两只手紧紧地捏着拳头。

    花三娘笑道“老娘是受了重伤,但是老娘照样有办法用不同的毒药,将你换着花样折磨一百次。”萧夫人道“你敢!你若是伤我半根毫毛,契丹萧氏也绝对绕不过你!”花三娘哈哈大笑,道“萧夫人莫要嘴硬了,你死在这个鬼地方,谁也不会知道,又哪里来的契丹萧氏呢?”说着扬起衣袖,袖中三支荧荧发绿的短箭隐约可见。

    萧夫人道“花三娘,你杀了我对你没有半分好处。我答应你的事情,都会做到。你又何必甚么事情都要追根究底呢?”花三娘道“这世上就没有人敢跟老娘隐瞒半个字,你也休想!”萧夫人道“就连王道之先生也不能吗?”花三娘闻言大怒,道“不准你提他!”袍袖一挥,三声机括响过,同时三支荧火箭齐齐射出。

    萧夫人大惊之下,急忙捂着脸躲避,那三支荧火箭与她擦身而过,钉在身后的树干上,方知花三娘不过是为了吓一吓她。花三娘道“萧夫人,你斗不过我的,还是老实交待吧。你要是再耗下去,老娘怕没有这个耐心了。”

    萧夫人像是被吓怕了,脸色刷白,连道“好!好!我交待,我交待。”她手扶着步辇两边的把手,颤巍巍地要站起。估计是因为双腿虚弱无力的缘故,她在扶手的两侧使劲一按,身体这才整个站起。花三娘笑道“这不就得了吗,干嘛要骗别人说自己腿脚有毛病……”话音未落,两团火焰从步辇的两侧扶手中喷出。

    原来这步辇之中暗藏机关,两边的把手中,均装有火油。萧夫人一按机关,那些火油便被点燃,带着火往前喷出。花三娘身受重伤之际,哪里还能躲得开,被火油浇满了胸脯,熊熊燃烧。她记得来时的路上有一条小河,此时也不管远近,到不到得了,发狂似地往小河方向奔去。

    这时迎面跑来一个慌慌张张的小侏儒,两人面对面撞个正着。那小侏儒也因此衣裳着了火,啊啊大叫。好在他甚是机灵,将着火的衣裳一脱,远远扔出,这才避免了被烧之厄。花三娘见状仿效,也不怕羞,三下两下,将上身着火的衣裳皆是扒了下来。火厄倒是免了,只是上半身光光如也,只能用两只胳膊略略护住。她再回头一看,那步辇之上已是空无一人,萧夫人逃得不见了踪影。

    花三娘气道“再让老娘逮着你,非将你慢慢折磨死不可。”她再一看脚下,那个小侏儒仍在疯狂地搓着脚。花三娘见状,恨不得一脚将他踢死。她再一看那小侏儒的脚,越搓越黑,心想“咦,这人怎么中了‘五蛊散’的毒,难道刘驽他们就在后面?”

    她越想越怕,正要开溜。这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花三娘,你好趣味啊,连小矮子也不放过。”花三娘回头骂道“去你姥姥的……”还没骂完,见来人乃是岳圣叹,后面跟着陆圣妍和韩不寿等数人,于是拔腿便跑。

    陆圣妍见花三娘光着大后背,捂着胸脯便要逃跑,哪里肯放过她。她立刻点住刘驽的穴道,将公孙茂往岳圣叹怀里一塞,飞步追来。花三娘重伤之下,哪里还能跑得快,眼看便要被陆圣妍追上。这时那个小侏儒就地一个翻滚,也不知发动了甚么机关,地面上陡然现出一个数尺宽的大坑。陆圣妍见状连忙使出一招“飞雪飘絮”,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地时只离那陷坑边缘数寸之距。陷坑中插满尖刀,若是跌入,后果不堪设想。

    那小侏儒连连发动机关,弩箭、火弹、飞刀、雷丸,纷飞而至。陆圣妍好似陷入了八面埋伏之中,疲于招架,不得脱身。花三娘见那小侏儒竟然帮自己挡住了陆圣妍,乃是大喜,心道“辛亏老娘明智,没有杀你。你今日给老娘立下了这一功,老娘来日给你多烧纸钱。”想着便要弃下那侏儒不顾,又要逃跑。

    那侏儒挥手一招,树顶上落下一张罗网,将花三娘团团裹住,高高吊起。花三娘越是挣扎,那罗网收得越紧,吊得越高。同时,陆圣妍双手连连使出甩手箭手法,接住飞来的弩箭、飞刀等物,一一回掷向那个侏儒。那侏儒身躯甚小,却颇为灵活。他来回闪躲,那些弩箭飞刀竟全都被他避过。他双手一挥,又有数枚黑蒺藜疾速飞向陆圣妍。陆圣妍伸手接过,感到掌心发烧发烫,便知有毒,急忙撒手扔落。那侏儒趁她一怔之际,双手连舞,短箭飞镖纷至沓来,陆圣妍只能连连闪躲避开。

    刘驽看着陆圣妍与那侏儒激斗,直感被封的穴道中,渐有暖流充盈。他感到双臂一麻,继而竟然能够活动开来。韩不寿将这些默默看在眼里,对岳圣叹道“你看那侏儒的手指,好像是连着甚么看不清的细线,他正是靠这些细线发动机关。”岳圣叹会意,道“好,我这就去拆他的线!”

    韩不寿见岳圣叹走得远了,便将刘驽往旁一推,低声道“快跑!”薛红梅从怀中掏出一个烧饼,塞在刘驽手里,道“路上吃!”刘驽一愣,这位薛姑娘可从来没对他如此好过。他接过烧饼,拔腿就跑。陆圣妍被小侏儒的机关陷阱所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驽逃去,心道“我怎地傻了,竟忘了这回事。”

    陆圣妍教给刘驽的吐纳之法中,含有极大的隐患,这一点韩不寿后来也发现了。刘驽自从练了这个法门之后,只感胸膛内说不出的燥热,头晕欲吐。原来这吐纳心法虽是见效甚快,却对经脉大有伤害。此时刘驽的全身经脉重摧之下,已尽数偏移,是以陆圣妍点他穴道时,早已偏离了真正的穴位,并未真真制住他。

    刘驽跑了一段路,见前方有一大片光秃秃的露地岩石,一直往西边绵延开去,足有数里之遥。心想“那侏儒再厉害,也不能在这硬岩上挖陷阱吧?”当即放心往岩石上跑去。他跑了不数步,一脚踏在岩面的青苔上,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跌去,再一看乃是一个大大的岩坑,却哪里还躲得开。整个人重重摔下,落进岩坑里,直疼得他龇牙咧嘴。

    刘驽抬头一看,这岩坑离地面足有两丈之高,下面甚是宽敞,出口却非常窄小。他从坑底举头往上看,只见手帕大小的一片天空,真如坐井观天一般。坑壁乃是一整块无缝的岩石所成,无缝无隙,岩面上又生满了青苔,滑不溜秋的。刘驽本是爬树高手,然而身处此地,他却十指无处借力,往上爬了数次,皆是跌了下来。

    他又在坑底四处搜寻,要找几块石头来垫脚,爬出坑去。突然发现,坑底的角落里,竟然还坐着另外一个人。看模样,竟是那位被花三娘带走的萧夫人。

    刘驽十分惊讶,问道“萧夫人,你怎么也在这里,是不是那个老淫婆把你推下来的?”萧夫人摇摇头,叹道“跟你一样,我是自己跌进来的。你们中原不仅人狡猾,连老天爷也不地道,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偏偏又被困在这个鬼地方!”

    刘驽道“萧夫人,你说的不对,我爹我娘他们人就很好。村里要是有谁缺吃少穿了,他们都会去救济。”萧夫人道“只可惜我并不认识他们,我此次来中原,遇见的都是些心肠极坏之人。”刘驽听了有些委屈,道“萧夫人,你是说,我也是坏人么?”萧夫人笑道“哦,我把你忘了,我并没有把你和他们算在一起。”刘驽笑道“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不是坏人了。”萧夫人道“嗯。”

    岩坑底下,晦暗不明。刘驽见萧夫人怀中隐约抱有一物,走近一看,竟是一个酣睡的小儿。看身长体格,约莫有两岁大小。他惊道“萧夫人,你这娃娃是从哪里来的?”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