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十九节 坑底度日
    萧夫人问道“这两张纸上写的是甚么?”刘驽道“这是我娘给我的,我读过几遍,也没弄得明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萧夫人道“给我看看!”

    岩洞下光线甚是暗淡,萧夫人将羊皮纸凑在鼻尖下,读了几行,“诸人经脉之淤塞,内同而外异,亦有内异而外同,故五脏六腑之盈虚,血脉荣卫之通塞,固非耳目之所察,必先内体以审之……”

    而后将两张羊皮纸还给刘驽,说道“这纸上写的不像是武林秘籍,倒有可能是哪位郎中,录下的心得体会。”她边说边抚摸着阿保机的头顶,眉间一股忧色。

    刘驽道“萧姐姐,我以前老是想,长大以后,要当一个名震武林的大英雄,就和史记里写的汉初大侠郭解和朱家一样,扶危济困,替天行道。可是经过这些日子,我越来越想当一名郎中,而不是大侠啦。”

    萧夫人将腮贴在阿保机红热的小脸上,问道“你原来的想法是对的,大侠多威风,万人景仰,千人膜拜。为什么你现在反倒想当个郎中了呢?”刘驽道“如果我是个郎中,医术高超,那便能治好公孙茂叔叔的病,也能治好阿保机的发烧。”

    萧夫人笑道“你倒是好心,那个公孙茂是谁,我从来没见过。”刘驽道“他是陆姨的男人,在宋州城打战的时候受了重伤,到现在也没有醒。你当时没见到他,是因为他还躺在地窖中呢。”

    萧夫人道“那个陆姨看上去很凶,她对你也不好吧,你怎么还想要给她的男人治伤呢?”刘驽道“茂叔的伤,本就和我大有关系。陆姨若是因此恨我,我也不怪她。她虽然对我挺凶的,但是我知道她心里还是在乎我的。”

    萧夫人道“那你为什么还一个人溜了,也掉进这岩坑里?”刘驽道“因为陆姨觉得我的血可以治茂叔的病,她逼我放血给茂叔喝,我很怕,后来不寿哥哥让我逃,我便逃了。”萧夫人道“如此说,她并非真正在乎你了,她在乎的还是她的男人。”

    刘驽道“她是因为误会我的血,可以给茂叔当药,这才对我凶的。如果我是个好郎中,治好了茂叔的病,她自然不会这样认为了。”萧夫人笑道“我现在有点赞同你爹爹的说法了,你确实有点傻。”

    萧夫人怀中的阿保机,额头越来越烫。她除了叹气,却别无他法,说道“这里要是有水就好了,可以将凉毛巾敷在阿保机的头上。”她扭头朝四周望了望,皆是黑漆漆的生满青苔,哪里能找得到水来。

    刘驽原本靠着岩壁,低头发呆,听她这么一说,便道“萧姐姐,我有办法。”他揭下岩壁上的一大片青苔,将那块原本用来裹羊皮纸的绢布取出,紧紧贴于岩壁之上。不一会儿,两块绢布皆已湿透,刘驽将绢布叠后,敷在阿保机的额头上。如此数次,阿保机的热症竟渐渐退去。

    萧夫人奇道“你怎么知道青苔下面会有水的?”刘驽道“没有水的地方,青苔不会长得这么厚。我以前在家的时候,经常揭墙上的青苔玩,连着一大块墙皮撕下来,我爹爹因为这个事儿,打了我好几次。”

    他感到又累又饿,肚子呱呱叫开,便从怀中掏出薛红梅送他的烧饼,咬下一口,正要下咽,抬头看见萧夫人母子,便将烧饼撕下大半,递给萧夫人。

    萧夫人这几天间连日困顿,早已是饥饿难耐。只因她是出身契丹贵族,不肯随便丢了风度,是以一直隐忍到了现在。她从刘驽接过烧饼,再也抵受不住食物的诱惑,大口连吞,风卷残云般将那大半个烧饼,吃了个干干净净。刘驽有些不忍心,又将自己手中的小半块烧饼递了过去,道“萧姐姐,你都吃掉吧!”萧夫人感激地说道“我吃了刚才这些烧饼,已经饿不死啦,还是你吃吧。”

    刘驽道“我不饿。”坚持要将烧饼递给萧夫人。萧夫人将烧饼推回,道“驽弟弟,你以后帮别人的时候,不能这么实心眼。你对别人好,别人未必会对你同样好的。听姐姐的话,吃了它!”她从刘驽手中抢过那小半块烧饼,塞进他嘴里。

    两人也不知在岩洞底下坐了多久,渐渐地,夜色已深。萧夫人母子贴着石壁睡着了,发出轻微的鼾声。刘驽抬头看向岩坑上方的天空,只见点点繁星托着一轮皓月。银白色的月光直泻下来,照在那块被揭去青苔的石壁上。他看见石壁上歪歪扭扭地刻着十几行小字,文理甚是粗浅,刻字之人估计也不大读书。

    那行歪歪扭扭的小字乃是“天下人中,就属王道之这狗贼最无耻。老仙我只不过找他婆娘,探讨一下毒药学问,他就把老仙我关在这里,万般侮辱,简直是岂有此理。后人小子若是知道,定要为老仙我报仇!”落款是“九毒老仙遗言”。

    九毒老仙,刘驽没有听说过。不过他倒是听陆圣妍说起过一个“九毒老怪”,这人用假的《化瘀书》换去了公孙茂的真本,公孙茂几次找上门去,也未能抢得回来,可见这人的武功十分高强。不知这“九毒老仙”与那“九毒老怪”是不是同一个人。

    他又想,既然那个九毒老仙也曾被困在此处,可是这里并没有他的尸骨,他又是怎么逃出去的?而后又想到,那九毒老仙若是武功高强,攀上这两丈多高的岩壁,对他来说定不是甚么难事。而自己和萧夫人丝毫武功不会,恐怕是绝难逃出此地。

    刘驽又想了一会儿,可毕竟太困,迷迷糊糊中,靠着岩壁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他看见萧夫人正盯着自己看,默默地也不说话。他问道“萧姐姐,你醒啦?”萧夫人叹道“醒不醒,又有甚么用,还不是被困在这里等死。”刘驽道“要么,我们大声呼救吧?”萧夫人急道“莫要喊!否则那越兀室离寻声找过来了,我们现在就会被他害死。”

    两人又在岩坑中枯坐了两天,阿保机躺在萧夫人怀中,依旧昏睡不醒。刘驽与萧夫人,靠着舔下岩壁上薄薄的一层渗水,聊止渴意。两人皆是饥肠辘辘,却无物可食。这一日,两人从岩坑底下看见空中乌云翻滚,片刻后倾盆大雨浇了下来。岩坑中水越积越多,萧夫人惨然道“难道我们要淹死在这里了!”

    刘驽低头想了会儿,道“要是雨能再下得久一些,那就好了,我们可以游出去了。”萧夫人沮丧地说道“我是北人,不会游泳。”刘驽道“没事,到时候我托你上去。在水里,你的身体便轻了很多,我能拖得起。”

    萧夫人大喜,道“如此便谢谢你了,驽弟弟。若是能脱了此困,我来日定会报答于你!”两人站在岩坑中,身上透湿,均是盼着这场雨能够越下越大。可能是老天爷显灵,这场雨许久不停,岩坑中雨水越积越多。刘驽肩膀扛着萧夫人,萧夫人背上裹着阿保机,三人浸于雨水之中。

    雨又下了一会儿,之后便停了,雨水淹至刘驽的脖颈,仅离地面数尺。萧夫人坐在刘驽的肩膀上,奋力将手往上伸去,竟抠住了岩坑的上缘。在刘驽的助力之下,她有些狼狈地爬出了岩坑。她趴在岩坑上方,往下伸出右手,道“驽弟弟,抓住我的手,快上来!”

    刘驽正要拉住她的手,爬出这岩坑,这时只听坑外面传来一声男子的猛喝,说的是契丹语,嗓音十分粗哑,像是他见过的那个侏儒,越兀室离。一个女子的声音跟着传道“萧夫人,有种你别跑,我花三娘不抓住你誓不为人!”

    萧夫人一惊,缩回右手,背着阿保机,转身从岩坑上方消失。刘驽泡在雨水中,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与此同时,越兀室离与花三娘的脚步声和喝骂声越来越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潜进雨水里,等到两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方才探出头来。

    坑中的雨水慢慢往下渗去,到最后只剩下坑底的泥浆。此时虽是早已立春,然而雨后的天气仍是格外地寒冷,仿佛所有的春意,都被这场大雨带去了。刘驽的外褂,尚裹在阿保机的身上。他一袭薄衫,立于岩坑底下的泥浆之中,冻得瑟瑟发抖,又冷又饿。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