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十一节 化瘀九藏
    刘驽被泥沙簇拥着往下流去,他本以为必死,却突然感到身体骤停,整个人松松软软地躺在一堆泥沙之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眼前一片漆黑,他举起双手,均是摸不着顶,可见空间甚大。他摸索着扶上一块岩壁,挣扎着想要站起。

    突感手触之石壁,有凹凸之感,摸上去好似是文字。

    他本已疲惫不堪,然而此时求生**强烈,不欲放过一丝一毫求生的希望。

    他触摸那岩壁上的刻字,首先是四个“哈”字,连起来读是“哈哈哈哈!”刻字之人应是极为高兴。刘驽顿时兴奋起来,莫不是此人找到了外出的路口,这才如此高兴?

    他又接着摸了下去,石壁上刻道“王道之这老儿太笨,九年时间也没搞懂一本化瘀书。还是老仙我聪明,将他徒儿偷出的书借来研究研究,原来是如此简单。现将心得留刻于此处,九毒老仙解开化瘀书的大功劳,后世小子须当记牢,否则老仙我化作厉鬼来找你也。”

    刘驽摸着读到这,不禁垂头丧气,原来在此刻字的九毒老仙,不过是一个大武痴,身处绝境,还想着那甚么化瘀书不放。

    他放开那石壁上余下的文字,只感全身无力,想要横身躺下,突感后背让一硬物咯得生疼,翻身一摸,乃是一块凸地而起的岩石。

    他心中起了恨意,想道“我即将要死了,想要好好睡上一觉,竟连你这块臭石头也要欺负我。”他伸手去掰那块尖石,只感石头突地松动,有光从石缝中透出。

    刘驽大喜,贴近石缝往外一看,只见外面的世界阳光和煦,地上开满了火红的花朵。

    刘驽识得这花乃是锦绣杜鹃,别名叫“映山红”。他见过映山红盛开时的样子,漫山遍野地一片万紫千红,着实十分美丽。这映山红本要到每年的四五月份才开,不知此地的映山红,为何竟开得这般早。才到阳春三月,便已全数盛开了。

    其中甚至有几朵映山红贴着石壁开放,离他甚近。虽然此处岩土瘠薄,这几朵映山红却开得格外地大,诱得一群群的蜜蜂飞来采粉。

    刘驽突感鼻子上一痒,一只蜜蜂竟然闯入石缝,停在他的鼻尖上。

    刘驽一把抓住蜜蜂,塞进嘴里。此时只要是能够活命之物,他绝不会犹豫。

    不过一会儿,又飞进来数只蜜蜂,让刘驽抓住,聊填牙缝。渐渐地,他神思开始变得清明,计上心来。他将抓住的蜜蜂捏破,蜜汁涂于石壁之上。

    那蜜汁带有蜜蜂的独特气味,引入的蜜蜂越来越多。到后来,这些蜜蜂竟索性在这窄小的岩室里筑起巢来。刘驽见状大喜,对这蜂巢倍加小心地格外呵护,将其视作衣食父母。

    此后数日,他便不再为食物发愁,饥饿时便从蜂巢中取出些蜂蜜食用。

    待得身体恢复了些,他便使劲去掰那岩缝,却是纹丝不动,不由地大感颓丧。

    刘驽整日寂寞无事,却又无法离开此地,索性又去摸着读那些石壁上的文字。

    只见原先的话语后面,又刻有一段文字,起首乃是“化瘀九藏,九毒老仙尽数破解!”刘驽心中一乐,看来这九毒老仙很喜欢吹牛。

    也辛亏这九毒老仙腹中没有多少墨水,写出的话文理甚白,刘驽方才能够逐一读得下去。

    再往下,刻的字乃是“所谓九藏者,共有九类。以人体穴位经脉来区分,头部共有四藏,乃是眼目藏、口鼻藏、双耳藏和神明藏。躯干共有五藏,分为大阴藏、大阳藏、周天藏、气枢藏和心眼藏,这九者合在一起,称为“化瘀九藏”。

    刘驽读到这,好奇之心陡生,再往下读去,“神明藏约束思识,动辄有浮沉弦紧之乱;气枢藏汇通百穴,而穴流有高下浅深之差;大阳藏主肌骨之强健,然肌肤筋骨有浓薄刚柔之异,唯用心精微者,始可与言……”

    这一段话的文理甚深,想来并不是那九毒老仙自己所创。

    艰涩的文字之后,又夹有一段九毒老仙的大白话。刘驽读后,便对前面的艰涩文字懂了个大概,回头去想,实是回味无穷。便又重新回头摸着去读。

    如此五次三番,起首的这短短几段话,他花去一整天方才读完。

    依九毒老仙所说,这化瘀九藏,既是医理,也是武经。两者互相印证,成就了一门高深学问。石壁上所刻的修炼法门甚是玄妙,刘驽按捺不住,便要去练。

    然而方始吐纳,他便想起那日陆圣妍教给他的吐纳法门,曾让他口鼻流血,五脏六腑万般难受,修习之意顿去。

    可他被困在这岩室之中,每日终是无事,只能去读这些石壁上的文字打法时间。待读得累了,倒头便睡。壁上所刻的文字,却一句接着一句地在他脑海中接连浮现。刘驽玩性大起,想道“管他这化瘀九藏有没有用,索性练他一练。即便是练得走火入魔死了,也比长年累月地困在这岩室中快活些。

    他当即盘起身,依照壁上所言吐纳之法,先是气蕴丹田,再缓缓上行至泥瓦宫,所谓“体用双修,即动即静,虽燥而宁”。

    练了三日,他感到遍体舒达,精神畅快,四肢之力随之强劲。他不禁想道,“天下间的修炼法门竟有如许大的区别。陆姨教给我的法门伤及脾肺,而这化瘀九藏却能强身健体,其中差异着实是天壤之别。”

    石壁上的文字虽是极为繁多,想那九毒老仙为了刻下这些文字,必是花费了不少时日。刘驽性格踏实,一字不解便回头去读,是以半个多月下来,他倒是只读完了开首的极少几段。他每日照着九毒老仙刻下的文字进行修炼,如此过去了半个多月。

    这化瘀九藏,练到后来,刘驽即便打盹时,发愣时,食蜂蜜时,也是不忘了修炼。这一日,他正在发呆,突然眉间一热,真气竟窜上头来。

    他心中一惊,“这不是陆姨教给我的法门么,怎么无意中竟练了起来。不好,这真气窜到了头顶,定是已经走过一圈了。”

    他急忙用手去摸五脏六腑,却没有甚么不舒服的感觉,这才有些放下心来。他细细一想,这陆姨教给他的法门,竟与化瘀九藏息息相关,颇有旁通之处。然而其中有些关键窍门,却存在极大的不同。而刘驽昏昏中修炼之时,下意识地避开了陆圣妍所授的诀窍,采纳了化瘀九藏的修炼之法,是以才未受伤。

    刘驽大奇之下,便又依着化瘀九藏所述方法,修炼了一遍陆圣妍所授的法门,直感真气如同一股劲风在体内流荡不息。然而这股真气虽快,却循规循矩,先入任脉,再入督脉,而后进入小周天,循环往复。

    他练了约莫四五个时辰,只感周身发热,体内一股强劲难以抑制。于是一拳挥出,击在石室壁上,壁上所附泥土四下纷飞。

    他心中一惊,“我怎地有了如此大的力气。”随即又想,“若是我的力气这般增长下去,哪一日能击破石壁逃出,也未可知。”心中大喜。

    越往后练,他进境越速。大约又过了十多天,他竟将九毒老祖刻下的文字读去四分之一之多。

    然而越往后读,九毒老祖写下的字越不成话。其中不仅有武学领悟,更有些牢骚话语。刘驽起初还能一笑掠过,读到后来,九毒老祖竟写下甚么“天下之人,皆可杀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刘驽一见大怒,心中鄙视九毒老仙之为人。他一掌推出,拍在岩壁之上。此时他劲力甚大,而这岩壁又因常年潮湿变得酥松。岩壁上的文字顿时簌簌跌落,消失了大半。刘驽一惊,再往后摸时,已是残破不堪,断断续续,难以成文,于是放弃了再读下去的心思。

    这时,岩缝外面传来人声。此地数月以来,甚少有人出没,刘驽因此大奇,趴在岩缝上往外看,只见两个中年男子结伴走来,皆是采药人的装束。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