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十七节 庖厨掌法
    刘驽惊喜地叫道“不寿哥哥、岳大侠,还有薛姐姐,你们怎么都来了?”韩不寿道“哎,你以为我们想来么!”他话音未落,身后又有数十名契丹武士涌了进来,将韩不寿、岳圣叹和薛红梅三人团团围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些契丹武士与先前进来的契丹人衣着稍异,为首者的将军共有三人。原先的那名耶律氏契丹将军,本坐在桌边大口喝酒,这时见这三人进了屋,竟一下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刘驽见四个人呜哩哇啦地互相争吵,也听不懂他们在争些甚么他还想和韩不寿说些甚么,突感脑门上一阵剧痛,原来是陆圣妍狠狠凿了他个大暴栗子。

    陆圣妍将他一把拉进厨房,低声道“你还想韩不寿他们说话,不想活命了么,被那些契丹人看穿了怎么办。这市集上的契丹人估计有好几千,我可不能保证将你活着带出去。”

    两人在厨房里收拾开,见砧板上还有些鸡鸭鱼肉,旁边的篮子里装满了瓜果蔬菜。陆圣妍问道“契丹人喜欢吃甚么?”刘驽道“估计是喜欢吃肉吧,可是我也不会做。”

    陆圣妍怒道“你不是说,你看你娘做过饭吗?”刘驽委屈地答道“那也不代表我会做呀。”说着他灵机一动,道“要么咱们做丸子吧,那个简单。”

    陆圣妍道“好!”两人将大块牛肉放上砧板,刘驽挥刀便切。陆圣妍嫌他太慢,一把抢过刀子,道“看我的,这样切!”只见她刀出如影,一大块牛肉转眼变成肉酱。

    刘驽大感惊奇,道“陆姨,你这是甚么刀法,教教我呗。”陆圣妍道“这其实是一套剑法,名为‘伏手剑’,是昆仑派的绝技,招招藏后后招,我来我教你。”说着她握住刘驽的手,教他使刀的法门。

    然而刘驽学得太笨,出刀方位总有偏差,常常不仅没能切到肉,反而差点将刀甩了出去。

    陆圣妍摇头道“太笨,太笨,当时教你‘乾坤迷踪步法’的时候,还以为你挺聪明的。”刘驽讶异地问道“陆姨,我学的不是‘犟驴乱窜功’么?”

    陆圣妍白了他一眼,道“你认为你是犟驴,那你便是!”她索性将刀子扔开,道“教你用掌法试试!”只见她数掌劈出,咚咚咚,砧板上的大块牛肉被拍成肉泥。

    刘驽跃跃欲试,道“这个我应该能行!”陆圣妍笑道“这个能行?这可比用刀难多了。”说完她将使掌运劲的窍门,细细教于刘驽。刘驽依葫芦画瓢,双掌往砧板上的牛肉招呼而去,虽是未将牛肉打成肉酱,却也是稀碎得不成块。

    陆圣妍见他招式中隐隐含有上乘内力,感到十分奇怪,问道“狗娃子,你这内功是跟谁学得,才一个多月,变化能这么大?”刘驽道“陆姨,你是不知道,我是傻人有傻福。”说着便将岩室中遇见的事儿一一说与她听。

    陆圣妍听后叹道“你能有这般机缘,也是命里修来的福分。如果你茂叔当年也能悟出好《化瘀书》中的这些法门,也不致于会将功夫练得偏了。”

    刘驽道“没事,我可以把记下的《化瘀书》都教给他。”陆圣妍叹道“先把他的脑子治好再说吧。”

    刘驽学会了陆圣妍所教的几式掌法之后,越练越带劲。到后来,索性将鸡鸭鱼肉放在一起击烂,又向陆圣妍问道“陆姨,要不要加点蔬菜在里面?”陆圣妍道“你爱加甚么,就加甚么,反正我不吃!”

    刘驽道“我倒想撒泡尿在里面。”陆圣妍道“你就不是个好东西!”作势又要打他。刘驽叹道“要是花三娘在就好了,她随手撒一把毒药,屋子里这些契丹人都得死。”两人正说话间,厨房外面又响起一阵聒噪声。

    陆圣妍双手连抓肉酱,揉成肉丸,扔进滚水里,说道“狗娃子,你出去看看发生了甚么事儿,记得照看好你陆叔叔!”刘驽道“放心!”说着便往客栈大堂走去。

    只见大堂内已是人山人海,,将整个屋子挤得满满当当,原来又进来了数十名契丹人。他三挤两挤,进了人群中间,看见地上坐着四个人,皆被五花大绑。

    其中一个中年妇女身材矮胖,肤色暗黑,唇上长着一个大肉痣,不是花三娘是谁。还有个穿金戴银的小侏儒,连手带脚被捆成了粽子,却一脸的不服气,正是那个擅设机关陷阱的越兀室离。另有一对母子被团团绑在一起,乃是萧夫人与阿保机。

    萧夫人与刘驽目光甫触,便即挪开,面上现出惭色。刘驽浑不在意,道“萧夫人,你们怎么在这?”萧夫人叹了口气,用下巴指了指花三娘与越兀室离,道“还不是被他俩害得!”

    原来越兀室离自从中了花三娘的五蛊散之后,腿上痛痒难挡,知道再这样下去,这双腿难免要废掉。他诸般逼问花三娘,要她交出解药。花三娘行事老辣,知道若是交出了解药,自己必死无疑,因此咬紧牙关,任凭越兀室离怎样逼迫,她就是不交。

    越兀室离后来疼得抱着双腿,在地上打起了滚,因此不得不将花三娘从树上放下。花三娘虽为他解去了五蛊散的毒,却在解药中混入了三虫三尸丸,越兀室离服用后便不得不受她的控制。

    花三娘带着越兀室离抓住了萧夫人与阿保机,原本想带着他们回义军大营。没料到半路上碰见了溃散的义军士兵。

    她一问方知,原来尚让率领义军正要击退宋威,两军正在鏖战之中。这时大批契丹人从两军侧翼包抄攻来,将尚让与宋威打得措不及防,一溃千里。现今尚让已率领残军往宋州方向退去,至于宋威,则是单枪匹马逃回了洛阳,将大队官兵留给了契丹人。

    花三娘打听清楚情况后,便带着越兀室离还有萧夫人母子,跟着要往宋州方向逃去,不料半路上被一队契丹人截住了去路。

    那契丹人中的一个将军,认出了萧夫人母子,便将她四人五花大绑,带到了这集市上来。四人还未进客栈,便又有其他三位契丹将军冲上前来,拥着他们一起进了客栈。

    刘驽见大堂里的契丹人虽然表面上乱哄哄的一片,实际上分成了八个派别,分别跟随在八名契丹将军之后。这八名契丹将军争吵得甚凶,纷纷抡起袖子,竟是要动手。八名将军背后的契丹武士,见状纷纷拔刀,眼看一场血拼便要开始。

    这时那名耶律氏的将军,连忙伸手大声阻止。也不知他说了些甚么,其余七名将军竟纷纷收起刀,不再争吵。

    他们各自屏退左右的契丹武士,继而合上门,大堂之内只剩下这八名契丹将军。还有花三娘、越兀室离、韩夫人母子、韩不寿、岳圣叹、薛红梅和崔东阳这八人。公孙茂则是蹲在地上舔糖,谁也不理。那块大冰糖,已被他舔成了个小陀螺。

    陆圣妍煮好肉丸后,便连着锅端进了大堂,一股肉香味扑鼻而来。众人闻见后,不禁纷纷回头。那八名契丹将军见陆圣妍一个妇道人家,双手端着只几十斤的大锅,竟手不颤、腿不抖,不禁大奇。

    陆圣妍见大堂内只剩下八名契丹人,且都是将军这等大人物,不禁大喜。她给刘驽使了个眼色,刘驽点头表示明白。陆圣妍端着大锅走进几步,笑道“诸位将军,肉丸做好了,你们快来吃!”

    那八名契丹将军虽然听不懂汉话,但能明白她的意思,均是大喜,撩起袖子便要往锅里捞肉丸子吃。陆圣妍拎起大锅一扔,肉丸带着滚汤飞洒而出。众人见状纷纷远避,而那八位契丹将军,却因想吃锅中肉丸,被滚汤泼了满面。

    与此同时,刘驽使开“乾坤迷踪步法”,绕到诸契丹将军背后,双掌齐飞,专打后脑。那八名将军声也未吭,齐齐瘫倒在地上。

    岳圣叹闪躲不及,被滚汤烫得脸通红,双手捂了好一会儿,才道“师妹,你这做的甚么饭,真的咸煞人了。”陆圣妍道“师兄,想吃好的,去宋州找你那个小妹妹去!”韩不寿原本一声不吭,这时抬起头,怒道“还请陆姑娘注意言辞!”薛红梅抓了抓他的手臂,示意他不必太生气。

    刘驽将这八名契丹将军齐齐拉至墙角,这八人皆是彪形大汉,身躯甚沉,直累得他气喘吁吁。陆圣妍摸了摸他的头,赞道“刚才你这套掌法使得非常不错,看来你学掌比学刀要好得多。”

    岳圣叹一听大惊失色,道“师妹,刘驽并未入我掌剑门,你怎能教他破玉掌?”陆圣妍斜了他一眼,道“师兄,这点分寸师妹我还是有的,我教他的并不是破玉掌,而是昆仑派的两仪掌。”岳圣叹一听,惭愧地说道“对不住,师妹,怪我没看清。”

    陆圣妍叹了口气,道“掌剑门自从传到了你我手里,既没了掌门,也没了弟子。再过几十年,这掌剑门恐怕要从江湖上消失了。”

    岳圣叹道“这都怪师傅他老人家临死的时候,也不知道将那掌门铁鸳鸯藏在了甚么地方。没有这铁鸳鸯,咱俩谁当不了掌门。依掌剑门的规矩,不是掌门就绝不能收徒。”

    陆圣妍摇了摇手,示意他不便再说,又冲刘驽道“狗娃子,把这八个契丹人都收拾了,咱们这就出发。”刘驽见陆圣妍竟要他亲手杀人,不由地大为迟疑。崔东阳看出他的犹豫,微微摇头,示意他站在原地不要动。

    这时萧夫人开口说道“陆姑娘,若是你杀了这八个人,我们这些人恐怕都难活着离开这个地方。”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