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十节 契丹散手
    陆圣妍道“好,你是谁?你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她不等对方答话,右掌已是橫出,转指那人的小腹,同时左掌去势既慢且沉,与右掌遥相呼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一招乃是破玉掌中的厉害招式,名叫“玉树摇花”,威势既猛,且破绽极少。

    那大汉双拳横扫,直攻陆圣妍下盘,说道“好招式,在下契丹遥辇泰!”众人听后皆是一惊,这遥辇氏乃是契丹第一贵姓,凡是契丹可汗皆出自于遥辇氏,这遥辇泰在契丹定是身份非凡。

    陆圣妍见他拳势凌厉,立刻撤步回防,右掌封住他的来势,左掌斜切他的下肋,遥辇泰挥拳格挡,紧接着右拳攻出,一招“夜叉探海”凛凛生威。

    陆圣妍出掌相格,只感虎口被震得发麻,心道“这人好强的内力!”她双掌连出,呼呼带风,强攻遥辇泰的面门。只见遥辇泰出招虽慢,但每一招都极具威力,逼得陆圣妍撤招回防。遥辇泰又是一拳挥出,陆圣妍挥掌相抵。

    遥辇泰初感一股内力从对方掌中传来,虽是不弱,却不及自己雄浑。他正感放心之际,突感又是一股内力从陆圣妍掌上传来,与她的第一股内力相抵。两股内力前后呼应,威力瞬间增大了倍许。遥辇泰直感手臂剧震,往后退出两步。与此同时,陆圣妍也往后连退数步,这才消去了遥辇泰的攻势。

    遥辇泰道“掌剑门的‘连珠劲’果然是武学一绝,今日一见,名不虚传!”他双拳变向,分攻陆圣妍上下两路。陆圣妍双足连踢,挥掌护住上盘。两人这么斗了四十多个回合,陆圣妍逐渐落于下风,脚下步法散乱。

    刘驽喊道“茂叔,咱俩一起上!”他使出乾坤迷踪步法,强攻遥辇泰左肋。遥辇泰见他只是一名十二岁的小孩,心中浑不着意。待得刘驽双掌递至,他感到对方掌法中竟隐隐带有罡风,不禁心中大惊,暗想“这个小鬼,怎会练有如此上乘的内功?”

    与此同时,公孙茂如一阵黑烟般绕至遥辇泰的身后,双掌齐发。岳圣叹以为遥辇泰必输无疑,原本拔出一半的窄剑,此刻落回鞘中。岂料遥辇泰横空跃起,双腿连扫,顷刻间连出数拳,将三人的攻势尽数化解。

    韩不寿不禁赞道“好一式‘一拳扫七星’!”薛红梅问道“韩公子,你识得他的招式?”韩不寿道“在下曾听家师讲过关外武林中的一些绝学,‘契丹散手’中就包括这招‘一拳扫七星’,在我看来,此人的拳法恐怕还不止这些。”薛红梅急道“若是这样,陆姑娘能打得过他吗?”韩不寿道“难,恐怕我们这些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岳圣叹紧张地看着陆圣妍、公孙茂和刘驽三人围攻遥辇泰,只见陆圣妍掌法渐渐散乱,公孙茂因为神智失常,拳脚功夫本非所长,他使出的招式缺三少四,所攻方位多非敌人要害,因此遥辇泰对他的顾忌甚轻。而刘驽因为年幼力小,更是无法对遥辇泰造成压力,遥辇泰一拳挥来,他便需急忙移步连连躲避。

    只见遥辇泰攻势如潮,一拳正中陆圣妍小腹。陆圣妍“啊”地一声往后飞出,轰然一声撞在墙上,软软地坐倒在地。之后遥辇泰又故意卖了一个破绽,诱惑公孙茂攻来。公孙茂心思如同孩童般幼稚,轻易便上了他的当。遥辇泰抓住机会,双拳齐出,砸中公孙茂胸口。公孙茂哇地一口鲜血喷出,瘫倒在地。

    陆圣妍急忙爬了过来,将公孙茂抱在怀中,哭道“茂哥,茂哥,你怎么样?”公孙茂道“我,我……怀里的糖碎了。”说着便晕了过去,陆圣妍抱着公孙茂大哭。岳圣叹赶紧跑了过来,试了试公孙茂的鼻息,道“没事,没事,师妹你别急,他还有气!”陆圣妍这才慢慢止住哭声。

    此时只剩下刘驽在与遥辇泰缠斗。这两个人,一个是身高九尺的魁梧大汉,一个是十二岁的少年,两者身高相差甚巨,看上去如同小狮子与巨象打架一般。薛红梅道“韩公子,你看!刘驽现在用的拳法,好像不是陆圣妍教给他的两仪掌,倒是和那遥辇泰的出招有些相似。”韩不寿道“我也不知,他以前连午沟村都怎么出过,哪里学来的这些招式?”

    遥辇泰的心中与韩不寿、薛红梅同样惊讶,起初他还以为这刘驽竟是与自己师出一脉,手下便暗暗留了情,不欲伤他。两人又斗了一会儿,遥辇突然身体倒翻,双拳在空中连挥,使出一招“飞拳弥陀”。这一招乃是他本门拳法中的上乘招式,像刘驽这等大小的少年,是决计不会使的。

    岂料数招之后,刘驽竟同样将身体倒翻凌空,连连挥拳向他攻来。遥辇泰心中恍然,原来这少年竟是在现学现用。这等武学悟性,着实世间少有。他心中爱才之心大起,用不标准的汉话说道“小鬼,你愿意跟我学武么,我收你为徒!”要知道这遥辇泰生性倨傲,从不收徒,如此开口却是第一次。

    刘驽双拳直出,向遥辇泰下盘连攻,吼道“不愿意!你打伤了我陆姨,打伤了我茂叔,我和你势不两立!”

    岳圣叹看着刘驽,颇感纳闷,与陆圣妍说道“刘驽这孩子,我是看着他从午沟村一步步走出来的。当时我和他爹一起吃饭时,他爹还连连摇头,说自己这个儿子太笨。怎地他竟能这么快就学会遥辇泰的拳法,而且打得像模像样?”

    陆圣妍道“我教狗娃子掌法时,他学得也很快。不过学剑法时,他那个头脑就跟装了浆糊似得,死笨死笨的!”崔东阳原本独自闭目养神,这时听她这么一说,睁开眼睛道“剑乃凶器,不学也好!”陆圣妍道“你就是个郎中,你懂个屁!”崔东阳道“呵呵,你武功如此高强,倒头来还不是和我这个郎中一起死吗?”

    遥辇泰对刘驽越来越爱,收徒之心大盛,只道自己的武功从此终于有了传人。要知道武林中有些人,将自己的武功传承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对待爱徒更是犹如亲生儿子。遥辇泰浸淫武学数年,从未起过娶妻之念,更没有亲生儿子。他见了刘驽这等好胚子,顿时心潮澎湃,此刻的激动心情哪里还能按捺得住!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