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十二节 原来如此
    九毒老怪听见走了过来,说道“你们在老子的地盘上说这些,就不怕老子捅出去么?”花三娘笑道“老不死的,那就看毒门学问和契丹国师这两个,你更想要哪个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九毒老怪道“当然是用毒的法门,老子才不想当那甚么劳什子契丹国师。”

    花三娘道“如此甚好,那我们便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待会儿我再给这孩子喂上我的三虫三尸丸,这样那萧夫人便会永远听命于我,哈哈!”刘驽道“不可以,你怎能对一个小孩子做这种卑鄙的事儿。”

    花三娘道“你懂个屁!顶多再过上十日,那萧夫人便又会来找我们,到时候甚么戏都穿了。”刘驽道“那也不能这么做。”韦图南道“韦某有个想法,大家不妨考虑考虑。咱们在这几天内准备好,秘密地逃离此地,至于这孩子就留在这里吧。”

    九毒老怪颇为赞同,道“是个好想法,老子可以在后面掩护你们。”他说着眼光斜斜地瞥了下刘驽。韦图南看出他的意思,握起刘驽的手,说道“到时候撤退的时候,韦某要和这孩子在一起。还请九毒老仙能够保护我们,韦某会的一些毒门绝学,我师妹未必会,到时候我都可以教授于你。”

    九毒老怪哼了一身,不说话,明显是在权衡。过了一会儿,他方才说道“这件事情老子得好好想想。”韦图南道“好的,还请九毒老仙仔细考虑一下韦某的建议。”他转而对遥辇泰说道“三王子,你有甚么打算,有没有打算与我们一起南下,离开契丹?”

    遥辇泰睁大眼睛,用不标准的汉话问道“韦先生,你是不是能听懂我们契丹话?否则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好似连我和萧夫人之间的谈话,你也能听得懂。”韦图南道“不瞒三王子,韦某曾来过契丹数次,最长的一次待了两年之久。因此对常用的契丹话,多半能够知晓。”

    刘驽一听他这般说,便连忙问道“那你可听懂了,那天在客栈中,萧夫人和那些契丹将军都说了些甚么?”在刘驽心中,他对那个萧夫人的疑心越来越重。想起两人一起困在岩坑中的几日里,萧夫人曾劝他的那句“你对别人好,别人未必会对你同样的好”,竟有些不寒而栗之感。

    韦图南答道“萧夫人除了和迭剌部耶律氏将军说的话,对你们有所隐瞒之外,其余的话倒是真的。”刘驽问道“她和那耶律氏将军说了些甚么?”韦图南道“她答应了那耶律氏将军,愿意嫁给耶律适鲁,只要耶律适鲁愿意奉阿保机为迭剌部夷离堇。并且她们母子只求平安,并不要求甚么权力,迭剌部一应事务仍由耶律适鲁统理。”

    遥辇泰道“耶律适鲁多半会同意这个交易,如今斗转星移,时势已变。他耶律适鲁已贵为契丹大于越,一个小小的迭剌部夷离堇早已不在他眼里。而他若是能娶了萧夫人,定会大大增加他在契丹回鹘族人中的影响。只不过在我看来,萧夫人做过的事情远不止这些。”

    韦图南道“是的,三王子。当时我们被困在客栈里的时候,萧夫人可是专门喊你过来的?”遥辇泰道“不错,当时我还在一百又三十里外的地方,指挥兵士与黄巢军尚让部作战。萧夫人派人来通知我说,在集市客栈中抓住了大量的中原好手。我一听大喜,心想就此广收天下武学,扩充我契丹武库,便快马加鞭赶了过来。”

    韦图南道“萧夫人为了等你,可谓是费尽了心机。她让我师妹配合那越兀室离,将我们在客栈困了好久。”遥辇泰呵嗤一声笑,说道“萧夫人向来知我致力于光大契丹武学,她如此做,不过是为了留住诱我的鱼饵罢了。你看她抓住我以后,不还是想将这些中原好手,仍是交给那耶律适鲁么。对我来说,到底还是一场空。”

    韦图南道“萧夫人与那耶律适鲁安设下如此大局,引三王子你入彀,怎地你的兄长粘珠可汗并不为你开脱?”遥辇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有所不知,我那可汗兄长最是疑心。耶律适鲁估计是在他耳边进了甚么谗言,我这次带军回王庭,我的可汗兄长竟真的以为我要反叛,竟派这么多兵马来抓我。那大军使者初来时,我还行跪礼解释。但他一味地喝斥我起兵造反,明显是收了那耶律适鲁甚么好处,故意要诬陷于我。”

    这时九毒老怪插道“那个耶律适鲁要抓你便抓你,为什么连那‘中原十四骑’也要来搅场呢?”那十四人虽是他的手下败将,他到现在仍是对那十四人念念不忘。

    遥辇泰道“现在想来,那十四人的目的,不过是将我羁留在此地罢了。要知道咱们脚下的这片草原,便是当年我们遥辇氏屈列可汗誓师要一统草原的地方。我羁留此地,耶律适鲁大可诬告我生有异心,要在此地誓师反叛,欲要取代我那可汗兄长。”

    接着他又说道“由这‘中原十四骑’看来,那耶律适鲁竟是与中原的李唐皇室达成了甚么交易,我本想抓住中原十四骑中的一人,留作人证,未曾想让他们都跑了去。更糟糕的是,这些人后来竟然折返,往这乌云堡奔来,我自然也跟着追了过来。这乌云堡原本是唐军的驻地,我遥辇氏屈列可汗在此击败唐兵,从此奠定了不世基业。由此一来,我那可汗兄长,更加相信要我要在乌云堡,这个遥辇氏龙兴之地誓师起兵造反了。”

    刘驽听遥辇泰这般说,心中一激灵,指着花三娘,喝道“我们可都是被你引过来的,萧夫人也故意跟着追了过来。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也会被引了过来。”他说着用手指了指遥辇泰。

    遥辇泰有些不高兴,说道“你指甚么指,我是你师傅,你就不能喊一声‘师傅’么?甚么‘他’‘他’‘他’的!”刘驽哼了一身,径自不理他。花三娘道“老娘明人不做暗事,这件事情确实是老娘答应下帮那萧夫人的。那一日,我和越兀室离一起抓住了她,她跟小矮子说,她愿意跟耶律适鲁合作,待她得势后会进一步重要小矮子。这小矮子一听乐啊,便被她收买了。

    “她又跟老娘说,如果老娘帮了她这次,她会给老娘很多金银珠宝,还有契丹的精壮男子。呵,老娘哪里会在乎,金银珠宝我不缺,汉子老娘哪里都能找。老娘想的是……”花三娘还未说完,韦图南便将她打断。

    韦图南道“师妹,你想的肯定是咱们的玄微指法,与契丹人的渊源。因此你想在契丹寻下一块根基,好就此有机会能够细细地了解这玄微指法背后的秘密。”花三娘道“不错,了解我的人果然还是师兄。想来你这些年出入契丹多次,如今你对玄微指法背后秘密的了解,比我要多得多了吧?”

    韦图南道“不错,我确实已经知晓玄微指法背后的秘密。师妹你这次并未向萧夫人透露阿保机的讯息,想来已是站在我们这边。这样吧,只要我们能顺利离开此地,我便会将这秘密告诉于你。”

    花三娘虽估摸着韦图南已经知道玄微指法背后的秘密,但听他亲自说出口,心中仍是不由地一惊。她低头想了一阵,道“好,老娘本来就打算帮你们,不过想要离开此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想来萧夫人已经派越兀室离,在这乌云堡周围设下了重重陷阱,将我等团团困住。因此,此事必须得好好的计划一番。”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