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十三节 金丝蛊虫
    遥辇泰抱着韦图南,韦图南怀中又抱着阿保机,三人一起进了里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花三娘和刘驽跟了进去。九毒老怪紧随在花三娘身后,伸手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肥屁股。花三娘回头假嗔道“你个老不死的,现在就这么猴急么?”九毒老怪笑道“老淫婆,难道你就不急么?”

    刘驽进屋后,发觉众人均已疲惫不堪,东倒西歪地在地上躺着睡下。他见状便也就地躺下。九毒老怪与花三娘径直上了楼,刘驽也不在意,不一会儿他便进入了梦乡。

    待他醒来时,发现众人都已不在,连九毒老怪也不见了踪影。花三娘笑道“那个老不死的,主动要求搬出这乌云堡。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一个不慎将你杀了。”刘驽道“那他去了哪里?”花三娘道“应该是不远吧,整个契丹除了可汗的王帐,他想住哪就住哪,整个契丹都没人敢管他。不过我听说他收了个女徒弟,应该是去徒儿那去住了吧?”

    刘驽又道“那其他人呢?”花三娘道“都在楼上呢,你跟我来。”

    刘驽跟着花三娘上了楼,发现众人齐聚在一张大桌边,桌上布置有沙盘。沙盘中间的一块黑石代表着乌云堡,条条细线是众人拟定好的逃离路线。韩不寿手持细棍,在桌沿上轻轻敲打,双目微垂,似是在思考些甚么。他身旁站着薛红梅和岳圣叹,两人不时指着沙盘出谋划策。

    公孙茂趴在窗户边上,眯起眼睛,看着外面无垠的草原。由于刘驽用玄微指法,为他接连施治了月余,他心火大降,此刻疯症已是好了许多。陆圣妍静静地陪在公孙茂身旁,脖子朝着他微斜,青丝缕缕地垂在他的肩上。两人似是对屋内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韦图南坐在一张太师椅内,身体仍是十分虚弱。他膝上横躺着阿保机,与他本人一样虚弱。韦图南手中捏着块软饼,一点一点地撕下,喂进阿保机嘴里。遥辇泰站在他的身后,两只宽手握着椅背。两人似是正在说些甚么,遥辇泰气得两只手直发抖,椅背直似要被他两只大掌挤散。

    遥辇泰开口向众人说道“你们大家想好了办法,赶紧想回中原去吧。我必须留在这里,韦先生也要跟着我一起留下。”韦图南点点头道“是的,韦某改变主意了,决定和三王子一起留下来,应付眼前的局面。”

    韩不寿、岳圣叹和薛红梅听后,纷纷回过头来,唯有陆圣妍与公孙茂仍是脸朝着窗外。花三娘知韦图南的手中握着玄微指法的秘密,他不随自己南下,那岂不是一切都落了空,急忙劝道“师兄,你还是跟着我们走吧。那个萧夫人可不是甚么好相与的人,你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韦图南道“师妹,我并非不想走,只是我与三王子商议之后,发现此次的事情中多有蹊跷。”遥辇泰接道“是的,昨日萧夫人并不急着带韦先生离开,这说明耶律适鲁的病并不严重,或者他根本没有病。结合此次的状况来看,他倒是想要做另一件事情。”

    花三娘道“甚么事情?”遥辇泰道“我估摸着耶律适鲁是想害我的兄长粘珠可汗,他想利用你们苗疆的蛊术控制他。而韦先生以崔东阳之名悬壶济世二十余年,神医之名早已传遍天下,不知道他底细的人,又怎知道他曾是苗疆有名的用毒高手之一。

    “耶律适鲁只需向外称病,将韦先生带到大帐里,再悄悄强迫他用蛊毒控制住粘珠可汗,又有哪个契丹人能够知晓。他本人自此便可挟可汗以命契丹八部,实现统一草原的目的。”

    韦图南道“耶律适鲁倒是打得好主意,他哪里知道韦某这些年来早已将毒学扔得干干净净,身上早已不带蛊虫。他便是将我抓了去,又有何用?”韩不寿插道“或许这才是萧夫人没有带走你的真正原因。”

    韦图南道“不可能!她怎能知道我身上带没带蛊虫?”韩不寿道“萧夫人自然不知道,但是有其他人知道。”韦图南一听,便伸手一指花三娘,道“师妹,是不是又透露消息给那萧夫人了?”花三娘怒道“师兄,这事儿可不是我干的,你莫要冤枉我!”

    韩不寿道“除了你俩之外,我想还有第三人懂毒。”韦图南一惊,道“你是说九毒老怪?韦某觉得他武功虽高,毒学应该甚是一般。”花三娘道“我也是这么认为。”这时刘驽举起手,指间捏着一条挣扎的小虫,虫身由头至尾有一条极细的金线,说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花三娘一看,惊道“金丝蛊虫?你是在哪里发现的?”刘驽道“昨日进屋的时候,九毒老怪拍在你臀上的。我趁他不注意,便伸手捻了过来,揣进怀里。”也得亏他身体百毒不侵,体中的金鳞河豚之毒,又是万毒之王。这金丝蛊虫方才肯乖乖地窝在他怀里,经夜不敢擅动。

    花三娘听后直吓得脸色发白,这金丝蛊虫乃是极邪之物。放出后,不需片刻便会悄悄钻入人体,而受蛊者丝毫不觉。而那施蛊者只需稍加操控,蛊虫便会在受蛊者脏腑中钻孔撕咬,只让人生不如死。

    花三娘道“九毒老怪这条金丝蛊虫是从哪里来的,当时我师傅只养了两条金丝蛊虫,都被师兄你临走的时候卷跑了,我可是一条都没捞着。”韦图南道“没有,我当年临走揭开蛊盒时,发现一条金丝蛊虫都没有,不是我拿的。”

    花三娘惊道“难道哪个时候,九毒老怪便已去过苗疆了?”她越想越怕,脸色忽青忽白。然而关于这九毒老怪也是个懂蛊之人,众人却是没有异议了。而韦图南身上并没未携带蛊虫之事,估计也是他告诉那萧夫人的。

    韩不寿道“如此说来,九毒老怪虽然表面上说不想当契丹国师,但是他和那耶律适鲁肯定还是暗通款曲。”韦图南道“应是如此。”花三娘仍是有些迷惑,道“那老不死的为甚么想要用金丝蛊虫控制我?他连金丝蛊虫都有了,还有甚么毒物能是他想要的。他想学制毒,我教他便是。”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