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十九节 唐峰作恶
    唐峰见李菁左手撑地,欲从地上爬起,乃是大吃了一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十分忌惮其师九毒老怪,不敢对她肆意妄为。他回头一望,九毒老怪仍是双臂抱着刘驽的后背,一动不动。

    唐峰试探着朝他喊道“老仙,老仙,请问你需不需要在下帮忙?”九毒老仙不应。他走到九毒老仙、刘驽和花三娘身前,绕了几圈。只见三人直如泥塑一般,对周围一切不闻不见。

    遥辇泰、韩不寿、陆圣妍等人生怕唐峰对刘驽不利,心中皆是惴惴不安。至于求饶的话,以他们江湖人的性子,则是绝然说不出口。

    花三娘低首而坐,嘴唇四周血迹斑斑,整个人不见生机。刘驽双掌按于她的后背之上,双目低垂,额头上汗如雨淋。九毒老仙抱着刘驽,浑身发抖,上下两排牙齿直打架。

    唐峰又试探着喊了几遍,九毒老仙仍是没有反应。他探出剑鞘,轻轻地拨了拨九毒老怪的肩膀。九毒老怪支撑不住,扑通一声倒地。

    唐峰上前去试他的鼻息,只觉气若游丝。他见状大喜,心想此人若死,抱月山上再无自己可惧之人。他拔剑要杀九毒老怪,李菁见状大声哭叫。

    他却充耳不闻,一剑戳进九毒老怪的右胸。九毒老怪兀自一声不吭,鲜血染红了他的胸口。九毒老怪为人虽恶,但他究竟英雄一世,叱咤武林数十年,最后竟伤在唐风这等无名泼皮手中。遥辇泰、韩不寿等人看在眼里,心中无不是默然叹息。

    唐峰刺了九毒老怪一剑,兀自感觉不够,口中狠狠地咒骂道“老不死的,让你装!让你在老子面前端架子!老子这就将你大卸八块,把你剔成骨头架子!”拔刀又要剁九毒老怪。

    估计是他刚来契丹时,九毒老怪颇为看轻于他,让他受过不少闷气,是以此时,才要这般狠狠地报复于他。

    唐峰正要落剑,突感背后微凉,急忙转身,原来是李菁手持双刀向他劈来。他终究躲得晚了些,李菁的两把窄细唐刀,在他后背上直划下两道血口来。

    所幸李菁穴道初解,手脚兀自酸软,否则以李菁的功夫,哪里能容他活下命来。

    唐峰又惊又怒,他回身与李菁战在一处。李菁腿脚血脉仍是未活,是以行动不便。他见状便专攻李菁的下三路。李菁急用左刀挡住他的迅猛攻势,右刀直指他的胸口。

    唐峰的右爪本已抄到李菁的顶门,这时急忙撤爪。他急要回护之时,李菁双刀轮砍,步步紧逼,直迫得他喘不过气来。接着李菁一刀刺进他的胸口,鲜血飘洒,吼道“你杀我的师傅,我要你的命!”

    她刀柄往前一送,欲深入唐峰的胸膛,岂料唐峰用不熟的契丹话大叫道“越兀室离,快来救我!”他话音未落,一个身穿华服、通体金银的侏儒突然由地底钻出。

    至于他是怎么出现的,却无人知晓,看得韩不寿、遥辇太等人无不诧异。便连李菁也不敢相信,这山顶上除了自己,竟还有其他人同样地挖下了陷坑,且远远要比自己隐蔽得多。

    越兀室离手指轻动,李菁脚下的山石随之松动,眼见便要落于陷坑之内。她急忙右手轻扬,袖中的雪蛛吐出细丝,往前激射而出,将越兀室离的手腕牢牢地缠住。

    李菁伸手一带,欲要借越兀室离之力爬出陷坑。越兀室离极力反抗,直要解开纠缠在他手腕上的极细蛛丝。这时他突感臀上中了重重的一脚,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扑去。他回头一看,踹他的人竟是自己救下的唐峰。

    此时,越兀室离再也经受不住手腕上所缠蛛丝传来的巨大拉力,被拖得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随着李菁,一起掉进自己在山顶布下的陷坑内。

    唐峰哈哈大笑,道“谁都不要想吓唬我,傅灵运不能,九毒老怪不能,他耶律适鲁更不能!”

    越兀室离本就是耶律适鲁的人,耶律适鲁对九毒老怪一直放心不下,心想此人若是不能为己所用,而是投靠了契丹其他部落,将来必然成为自己的心头大患。

    是以他委派越兀室离守在乌云堡附近,一者是为了看守刘驽等九人,二者也是兼顾着监视九毒老怪的行藏。

    唐峰初至契丹之时,九毒老怪待他十分冷淡,若不是他报上了师傅十方罗刹崔擒鹰的威名,九毒老怪恐怕连留他一夜也不肯。

    与此同时,越兀室离却看中了他,他明白唐峰现在身份卑微,甚好拉拢。而唐峰的师傅崔擒鹰的功夫,绝不在九毒老怪之下,若能得其一臂之力,耶律适鲁的契丹大于越之位,必将坐得更加稳当。

    唐峰本就是八面玲珑之人,值此困境,竟有人主动向他示好,他又怎能不答应。同时他暗自打算着,要寻机给越兀室离帮点忙,增加他对自己的信任,好为自己在契丹的日子铺下一条后路。

    这晚,九毒老怪计划着,明日就要在抱月山顶算计刘驽等九人。唐峰连忙将此事告知了越兀室离,越兀室离连夜在抱月山巅布下陷阵,以备不时之需,并秘密藏身于此,以不变应万变。是以刚才唐峰被李菁逼迫得急了,首先想到的便是他越兀室离。

    越兀室离不愿唐峰就此死去,否则他的师傅崔擒鹰若是知晓,又怎会再对大于越耶律适鲁产生一点好印象,将来便是成了敌人也说不准。

    他挺身而出救下了唐峰,怎料唐峰恩将仇报,竟在背后暗算自己。越兀室离站在陷坑底部,气得啊啊大叫。李菁双刀本欲剁他,突然眼珠一转,改了主意,收刀贴壁而立,眼睛朝陷坑四周端详个不停。

    唐峰站在陷坑边上,探下脸,用契丹语笑道“小矮子,爷早就看你不顺眼,要不是爷在契丹没有熟人,怎会和你做朋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副怂样,还没有板凳高,也配合爷做朋友?”越兀室离听后气得啊啊大叫。

    若在往日,唐峰本不会如此冲动,只是他连日来遭九毒老怪和李菁数番折辱,尤其是今日,他先是遭受李菁倒挂马鞍,不给吃食,故意饿他,后又遭九毒老怪点穴制住,直没有将他当作自己人。

    他因此心火大起,心想无毒不丈夫,若是再如此怂包下去,恐怕没人会看得起自己。他看着越兀室离气得发疯的模样,十分地得意,继而对李菁喊道“嗨,小妮子!”李菁转过头,径自不理他。

    唐峰不甘心,朝着她的后背喊道“告诉你,小妮子,爷从今以后天不怕,地不怕!你别老想着拿这个人那个人唬爷,傅灵运算个屁!爷不仅要杀他的徒弟,还要杀他的外甥。等将上面的人一个个都杀干净了,爷回头再来收拾你!”

    李菁道“你杀他们关我甚么事,我只不过好心提醒你一下罢了,不要惹了不该惹的人。”唐峰笑道“哟,看你这般说话,竟是你不要替自己的师傅报仇了?”

    李菁道“我师傅他老人家死在你的手里,那也是他的命,怪不得别人。他既然死了,我首先得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

    唐峰伸出大拇指,赞道“就是这个道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爷先去杀了刘驽那小子,回头再来疼你!哈哈”他提剑向着刘驽走去。

    昔日在午沟村外、黄河之畔受辱的那一幕,他怀恨至今,难以忘怀。而这一切皆与刘驽脱不开干系,在唐峰看来,不杀了他不足以解气。至于闻名天下的“玉傅子”,此刻远在江南眉镇,又怎能奈何得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