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八十四节 掌力疑云
    崔擒鹰一掌击来,攻向九毒老怪的右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九毒老怪因先前内力消耗太巨,若是没有一年半载极难以恢复,是以不敢硬接对方的肉掌。

    他侧身闪过,说道“崔黑子,你既然有要务在身,为何要和老子做对,赶紧去办你的正事罢!”

    崔擒鹰大笑,月光下一张黑脸显得狰然,说道“要说怪,那也只能怪你们挡了我的路,非杀了你不可!”

    他出手急攻九毒老怪,让众人颇为讶然,其中以九毒老怪为甚,“此人既然说自己挡了他的路,却又不说出乃是挡了他的甚么路,着实让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崔擒鹰见在场众人或坐或躺,脸上均呈异色,估计不是身受重伤便是遭了甚么钳制。他自思只要解决了九毒老怪,其余人等均不为惧。

    是以他一招接着一招攻向九毒老怪,双掌呼呼带风,直让九毒老怪叫苦连连。

    唐峰脖颈上中了一支萤火箭,紫黑了一大块,这时醒转了过来。他看见不远处两团黑影舞在一起,其中一个人看着像是师傅崔擒鹰,不由地大喜,喊道“师傅,你救救我吧!”

    崔擒鹰不应,仍旧与九毒老怪缠抖在一起。九毒老怪虽然内力消耗甚巨,其人经验阅历犹在,他腾挪躲闪,倒是将崔擒鹰的攻势卸去了大半。

    崔擒鹰一急,右掌带着劲风直逼九毒老怪右肩。这一掌纯粹是以力压人,其中并没有多少精巧招式。然而此招的厉害之处也正在于此,掌中携带的巨大劲力直逼得九毒老怪不得不与他正面相抵。

    这时崔擒鹰突感左侧有人影一晃,眼角瞅见乃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握拳袭来,他也不以为意。这少年正是刘驽,他知九毒老怪若是倒下,自己独木难支,定然斗不过这个崔擒鹰。是以他在关键时刻出手,要助九毒老怪一臂之力。

    崔擒鹰右掌仍是不收,倾注了全身九成的劲力,直逼九毒老怪。同时左掌略略使力,满拟要挡住刘驽的双拳。九毒老怪得空急往后撤,崔擒鹰右掌跟着逼上。

    此时刘驽双拳已经递到,与崔擒鹰左掌相抵。崔擒鹰只感左掌剧震,心中不由地一惊,同时急忙收回攻向九毒老怪的右掌,回护在胸前。

    他望着刘驽,颇有些惊异地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你是谁的徒弟?”刘驽环顾了一眼陆圣妍、韩不寿和遥辇泰等人,道“这八位都是我的师傅!”遥辇泰补了一句“主要是我的徒儿!”

    崔擒鹰笑道“你的师父还真不少,难怪你的契丹散手中,好似带着中原内家拳的功夫。”他说着一掌挥出,直劈刘驽顶门。

    这一掌中带有五六成劲力,他誓要试出刘驽的功夫深浅来。刘驽初生牛犊不怕虎,拳接崔擒鹰双掌。突然一股大力自上而下从他拳上传来,迫得他喘不过气来,直感下一刻全身筋骨便要寸断一般。

    众人眼见刘驽身处绝对下风,不由地大惊。遥泰双眼瞪得像一双铜铃,神情十分紧张。陆圣妍咬着嘴唇,紧盯着两人的四只手不说话。

    韦图南人事不省,韩不寿、岳圣叹和薛红梅三人看着刘驽与崔擒鹰相斗,同样也只能干瞪眼,心中默祝刘驽能够躲过崔擒鹰的这一招。

    崔擒鹰只觉刘驽拳上功夫,虽比一般江湖人士要强得多,然而在自己面前,仍是颇为浅薄。他试清了刘驽的武功底子,心中大感放心。

    于是他掌上加力,直要一掌将刘驽毙命。这时他突感眼前绿光一闪,原来是花三娘数支萤火箭向他激射而来。他侧身通过,同时有人如一股黑烟般从旁窜来。

    他急要伸手抵挡,却发现那黑烟不是攻向他,而是一把拉住刘驽,疾速往后退出数丈,将他的招式尽数避开。刘驽一望,救他之人竟是公孙茂。

    然而崔擒鹰的掌风甚劲,直刮得刘驽胸口衣襟大开,露出两把木刀柄,便是岳圣叹和陆圣妍先后赠与他的那两把匕首。

    崔擒鹰快步追来,直扑向刘驽。公孙茂手动如影,刘驽怀中的两柄匕首接连飞出,射向崔擒鹰。

    崔擒鹰见状只得躲避,因此错过了追击的良机。公孙茂抱着刘驽,奔出数十步外。他大口喘着气,瞳孔鲜红欲滴,说道“你,你使得不是入壁功!”崔擒鹰听见心中一怔,说道“你是何人,知道甚么是入壁功,不过是胡言乱语罢了!”

    公孙茂此刻虽然经脉中真气错乱,痛苦异常,内心却是十分地澄明。他双手按住胸口,强忍痛苦,说道“王道之先生乃是家师,他的功夫我不可能认不出来!”

    崔擒鹰听后一愣,说道“你便是王先生那个不成器的徒弟,就是你偷走了他的化瘀书?我拜在王先生门下不过几年,日子不长,还没有见过你,今日我倒是想领教领教你的功夫,为王先生收拾收拾你这个逆徒。”

    陆圣妍一直冷眼旁观着崔擒鹰的一招一式,此时插道“崔擒鹰,你莫要太过于自信。依我看,如果九毒老怪没有失去内力,你连他都打不过,你又何来的自信,想要收拾我男人?”

    崔擒鹰一听乃是大怒,想陆圣妍走出几步,道“臭婆娘,你自身难保,还要风言风语,信不信我一掌杀了你?”

    公孙茂见状急欲上前阻拦,然而他先前为了救下刘驽,已经耗费了绝大部分的精力。他仅跨出数步,便又软瘫在地,刘驽急忙上前将他扶住。

    崔擒鹰一步一步地进逼陆圣妍,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他竟会如此谨慎地对待一个瘫软在地之人,着实让人有些奇怪。

    韩不寿距离陆圣妍不远,他抬起头,冷然对着崔擒鹰说道“崔擒鹰,正如公孙公子所说,你使得确实不是入壁功,刚才不仅陆姑娘,便是韩某也看出了你的路数,若是没有猜错,你所使的乃是少林寺的大金刚力!”

    崔擒鹰听了韩不寿所言,脸色陡然一变,道“你是何人,何以晓得这么清楚!”他此话无疑证实了韩不寿所言非虚。韩不寿道“家师‘玉傅子’遍晓武林各派的武功绝技,怎能单单漏过少林寺的大金刚力而不知?”

    崔擒鹰一听笑道“原来是玉傅子的徒弟,难怪难怪。不过你知道又如何,还不是同样被我杀了?哈哈哈哈!”韩不寿径自不理他,转头对着九毒老怪说道“九毒老仙,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此人这么大胆放肆下去?我们若是死了,单剩下你一人,你也决计讨不了甚好去!”

    九毒老怪挠头一笑,上前说道“老子只不过是听你们说话实在有意思,这才一直没有打断,你可别以为老子怕死!”他转头对着刘驽说道“小鬼,我俩一起上如何?”

    刘驽道“没问题!”薛红梅眼见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恭恭敬敬地走到崔擒鹰面前跪下,求道“还请师傅手下留情,放过我们吧!”

    崔擒鹰一脚将她踢开,喝道“滚开,别挡我!”他疾步前冲,双掌分攻九毒老怪和刘驽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