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九十一节 虎冢圆石
    薛红梅不再管手指上伤口传来的疼痛,伸手去摸那岩上血色的“虎冢”二字,说道“你说,这会不会是那个契丹矮子布下的阴谋诡计?”

    刘驽道“看上去不像,这两个字是刚才见血之后,方才显现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趴下身,用手擦去字迹周围的陈年积土,发现土灰下的岩石面上有着极细的缝隙。

    这缝隙呈弧状,刘驽沿着石缝继续擦拭,弧线状的石缝渐渐显露出来,到后来合在一起,成了一个圆形。而“虎冢”二字,处于圆形石缝的正中间。

    他再一细看,只见圆形石缝往外延伸,皆是层状的白灰岩,随手便可剥离一片下来。而圆石缝之内的岩石,则透着一股青黑色,光洁而致密,看上去倒像是人为安置进去的。

    薛红梅道“这块圆石是甚么意思,难道是通向那虎冢的机关按钮?”刘驽道“不知道呢,咱们还是试一试吧!”薛红梅点点头,她伸手去按那块圆石,却是纹丝不动。

    她不肯罢手,来回使劲去按,一来二去,圆石上的血迹尽数被抹了去,“虎冢”二字再也不见。薛红梅颇为懊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烈日当头,二人被晒得大汗淋漓。而那唐峰被绑于树上,又热又饿,此时已被晒得晕了过去。薛红梅回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便不再看他。

    薛红梅道“刘驽,你得了九毒老怪的内力,功夫已是不弱,要不你来按这圆石试试?”

    刘驽瞅了眼唐峰,见他此时脸色煞白,看上去竟像是中了暑,若是再不救,恐怕再过一会儿,便会没了性命,说道“八师父,要么我先把他放下来再说吧?”

    薛红梅踌躇了片刻,点头道“行,那你先把他放下来,咱们接着再试一下,看看这块圆石到底是个甚么意思。”

    刘驽道“好!”他走上前去,解开布绳,将唐峰从孤松上放下,接着又将他扛起。唐峰毫无知觉,浑身软哒哒的,整个头耷拉在刘驽的后背上。

    此时一阵山风刮来,使得这烈日下的抱月山顶,顿时一阵清凉。唐峰蓦地睁开双眼,只见自己乃是趴在刘驽的背上,顿时吓了一大跳。

    刘驽浑不着意,他扛着唐峰,便要离开石崖边。唐峰见他对自己没有防范,悄悄运起掌力,便要往他后心拍去。

    刘驽直感肩背上的唐峰,浑身筋肉突然一紧,便知其要发难。他一扭身,双掌同时托住唐峰的腰部和肋部,往外一送,要将唐峰掷出。

    唐峰哪肯罢休,他双足点地,往刘驽扑来,同时双掌齐出,直击刘驽胸口。刘驽右拳挥出,与唐峰双掌相击。唐峰受力不住,往后踉跄着倒退出数步。

    与此同时,刘驽为消去唐峰掌上传来的劲力,也是向后退出了一步。唐峰见刘驽离崖边仅尺许远,顿时计上心来,复又拼命扑了上来,要将刘驽推下崖去。

    薛红梅见状急忙拔剑冲了过来,骂道“刘驽,这种人还留他做甚么,杀了算了。”刘驽双足钉地,等着唐峰扑来,他便侧过身去,右手抓住唐峰的肘关节,左手拉住他的腰间,用力往外一送。

    唐峰收力不住,蹬蹬蹬地往崖下跌去,吓得啊啊大叫。刘驽不欲杀人,急伸手拉他。唐峰深恐刘驽生变,急忙使出一式断魂爪,直扣在他的手腕上,指甲深入肌理,鲜血直流。

    刘驽紧咬住牙,大滴的汗珠从额头渗出,唐峰借机便欲爬上崖来。薛红梅见状大怒,一脚踹出,正中唐峰的正脸。唐峰惨叫一声,仰面跌下崖去。

    她接着抡起巴掌,啪地一声,狠狠地扇在刘驽的脸上,骂道“你非要做这种滥好人吗,他差点要了你的命,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出个甚么意外,我怎么跟韩公子交待!”

    刘驽低下头,通红的脸上现出五根白生生的指印,低声说道“八师父,我错了。”然而他说话的同时,眼睛仍是盯着崖下。

    薛红梅道“好男儿当断则断,你对坏人也手软,那是妇人之仁!”接着她又叹了口气,道“好了,既然人已经死了,我们还是回去看看那块黑圆石吧。”

    刘驽站在原地不动,薛红梅见状颇为惊讶,道“你怎么了?”刘驽道“唐峰没有死。”

    薛红梅惊道“不可能!这山崖数百尺高,他就是神仙,掉下去也该粉身碎骨了,怎么会没有死?”刘驽道“下面的崖面上好像有个洞口,刚才有人从洞里探出身子,将唐峰接住了,然后将他拉进了洞里。”

    薛红梅忙道“那个人是谁?”刘驽道“看那身影,应该是崔擒虎!”薛红梅的眼神有些无措,说道“崔擒虎?他还活着?不知道韩公子现在怎么样了!”

    她急得团团直转,恨不得此刻也从崖上跳下去,钻进那个山洞里,看一看究竟。然而她功夫低微,纵是敢一跃而下,也不会有人接她,只怕会跌下崖,摔得粉身碎骨。

    薛红梅伸手扯住刘驽的衣袖,急道“刘驽,我俩赶紧去看看那块黑圆石,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我们必须去帮韩公子。”刘驽正欲答话,突感脚下的地面晃了几晃,忙道“八师父,你先走,这地下好像有问题。”

    薛红梅听他这般说,也感到脚下微微震动。她握住刘驽的胳膊,道“走,一起走!”两人刚挪出一步,只听轰隆一声,脚下的地面随之塌陷。

    两人只感身子一轻,随即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刘驽在混乱中,紧紧抓住薛红梅的手,喊道“八师父,你千万不要松手。”

    他伸出右手,往旁探去,触及一根细长的物什,便急忙抓住,原来是一节树根。他握紧树根稳住身子,同时左手抓住薛红梅的手腕,两人悬于半空之中。

    黑暗中甚物也看不见,两人只听轰隆隆地阵阵声响,似有无数的山石泥土从两人身旁滚过。

    刘驽左手一使力,将薛红梅从他身体下方提起,接着转过身,背对着土石流,将她护在靠壁的一侧。不时有土石砸在他的后背上,剧痛阵阵而来。

    他直感手中握住的树根越来越松,越来越晃,心知再如此下去,两人非被土石冲落下去,葬身于此地不可。

    同时,他瞅见身体侧下方透来一线光亮,隐隐约约是个洞穴,忙道“八师父,你抱紧我的腰!”

    他右手握住树根,身子使劲在半空中晃了几晃,奋力往那洞穴方向荡去。与此同时,只听刺啦一声响,刘驽握在手中的树根突然松动,与岩土脱落开来。

    两人再也无借力之处,薛红梅直感身体一轻,往下坠去,不自禁地“啊”地一声惊叫。接着她感到脚下一实,忙睁开双眼,只见两人已经安然站在地面上。

    两人只见四周黑漆漆的,应该就是先前看到的那个洞穴。幽幽的光亮下,隐约可见洞穴的顶部润湿,往下渗着水。而地上的积水,也有寸许深。

    洞顶的水滴落下,砸在积水之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刘驽的右手仍紧抓着那根树根,觉着甚重,仔细一看,原来那树根竟是连带着一棵树。

    借着洞穴远处射来的幽光,刘驽看见树干上有两个扁槽清晰可见,惊道“咦!这不就是崖边上的那颗孤松么?”而那两个扁槽,正是先前两柄匕首的插落之处。

    薛红梅道“扔了吧,带着没甚么用。”刘驽摇摇头,道“这棵孤松透石缝而出,在崖边不知长了多少年。它救了咱俩的命,咱俩应该找个地方将它重新栽上。”

    薛红梅道“你就是这般的好心眼,总有一天,你的好心眼会害了你。”刘驽一笑,说道“八师父,我俩朝着光往前走,找一个干燥点的地方先歇一歇吧。”

    薛红梅嗯了一声,两人迎着光往前走去。

    这时一个黑影窜出,挡在两人的面前,离两人约莫二十步外远。刘驽虽只见过此人一面,却过目难忘,惊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