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节 钟乳石殿
    那少女马后扬起一大片猩红,众人看得清那是一面旗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少女过后不久,紧跟着一阵奔雷般的马蹄声响来,其中夹杂着契丹兵士们的呼声“快跟紧,跟紧柳哥公主!”

    随着地面上方的剧震,大片的碎石从穹顶落下。韦图南呆呆立在原地,他听见柳哥公主的名字后,心中乃是一惊,转头望了眼遥辇泰。

    遥辇泰明白他的意思,说道“韦先生,你放心好了,到时候一切依你所言,我定不负所约。”韦图南点点头。

    刘驽回想起韦图南先前跟他说过的那些话,譬如让他好好照顾柳哥公主,乃至于一辈子。这些话他原本无甚感觉,然后此时见过那马背上的契丹少女后,虽未将对方的面容看个真切,却觉得此前发过的誓言越发真实起来。

    李菁看着他,眼神怪怪的。刘驽发觉她在看自己,便抬起头来看他。李菁嗔道“看甚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掉!”刘驽白了她一眼,低下头再不看她。

    整间石室转得越来越快,众人中已有不少人头晕目旋,直觉天旋地转。众人既知韩不寿先前破掉五座石台,乃是心怀好意,便不再为难于他。只是他的做事方法,着实有些偏激,未免让人心生遐想。

    这时地底下发出咔咔声响,地面开始下沉。薛红梅惊道“我们这是要去哪?”

    花三娘笑道“总比留在这等死要好!”她正说话间,地面开始激烈地抖动,随后片片碎裂。众人突感脚下一轻,惊叫着落下。

    落地处乃是一潭水,溅起了片片水花。众人往前看去,只见远方射来明亮的光线,将四周照得通明。此处乃是一个天然的溶洞,五彩斑斓的钟乳石从石顶上垂下。石尖往下滴着水,日积月累便形成了脚下这个水潭。

    溶洞内十分静谧,与上方喧嚣的石室截然不同。潭水并不深,只到众人腰间。众人趟着水上了岸,遥辇泰回头清点人数,见少了越兀室离,心情不由地紧张。

    此人乃是契丹有名的陷阱机关师,而这虎冢中机关重重,正是此人的用武之地。他若是在此时对众人发难,那可真是众人的棘手强敌。

    遥辇泰正欲喊上诸人一起下潭搜寻越兀室离,这时越兀室离从水中露出头,看着他,解释道“三王子,我水性不好,个子又……不高,所以慢一些。”

    遥辇泰笑道“我们契丹人都是马背上的英雄,水性差一点正常。”

    众人往前走出不多远,到达溶洞中央。此处地形十分广阔,足有数十丈之宽。在五彩斑斓的钟乳石衬托下,直如一座天然的宫殿一般。

    溶洞中央筑有一座石台,乃是八卦的形状。此台虽是经年,却依然光洁如新。台面上伏有一只猛虎,双眼犹睁。

    韦图南踏着脚下的石阶向台上走去,石阶很浅,每一步足可迈上三四级。他在台边停下,伸手轻轻触碰下虎尸,道“药制得真好,历经两百多年都没有腐烂。”

    众人也是跟上,绕着石台走了数圈,从不同方位观摩台面上的虎尸,希图从中找出些许李卫公兵法或者虬髯客武功秘籍的痕迹来。

    唯有刘驽独自在那想些甚么,眼神有些发痴。李菁走过来,附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个柳哥公主啊?”

    刘驽抬起头看着她,道“你乱猜些甚么。”李菁摇摇头,道“还用得着猜吗?看你这表情便知道,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她清了清嗓子,刻意提高声音,说道“不过我可提醒你,那个柳哥公主太聪明,而你实在太……诚实了,你和她是没甚么可能的。”

    刘驽有些不高兴,他不喜欢他人擅自揣摩自己的想法,更不喜欢他人如此武断地推测自己的目的,说道“我从没见过那个柳哥公主,更没有想过要和她有甚么可能,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

    李菁摇摇头,满头的小黑辫扬起,继而落下,拍打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她鼻腔中传出哼哧一声,继而说道“我曾经见过那柳哥公主一面,你即使想跟她有点甚么可能,那也只能是痴心妄想。”

    刘驽白了她一眼,也不回话,背过身去,不再理她。

    那边遥辇泰抚摸着虎尸,喜道“这虎冢在契丹传颂了两百多年,有很多部族酋长都曾来找过它的下落,却从未得见。今日我得以见到这虎冢的真面目,韦先生和韩公子都是功不可没。等出了古墓,我一定会对两位重重酬谢。”

    韦图南道“三王子,酬谢就不必了,只要你信守与韦某定下的诺言即可。”遥辇泰道“这个自然,韦先生你大可放心。”

    陆圣妍睁圆了眼睛,道“你俩私下里在做甚么交易?”韦图南道“陆姑娘,你大可放心,韦某绝不会做对不起良心的事情。此事只等时机成熟,各位自会知晓。”

    遥辇泰拍了拍虎尸,道“韦先生,等我参详出这虎尸中的李卫公兵法,那我等的胜算便又多出了好几分。到那时,我们自可各取所需。”韦图南点了点头。

    韩不寿低头思索了许久,他仍在想着遥辇泰先前说过的话,道“三王子,你刚才说,你们契丹人两百多年前,就知道此地有一座虎冢?”

    遥辇泰没有隐瞒的意思,说道“是的,我们不仅知道有这座虎冢,也都知道这座虎冢里藏有兵书和武功秘籍,否则哪会有那么多的人一趟趟地专门来找?”

    韩不寿摇摇头,道“原来这么多人都知道虎冢,那虎冢看来也不是甚么秘密。说不定先前地面上狂奔着大大队契丹骑兵,也和这虎冢脱不开关系。”

    岳圣叹道“韩公子的推测,确实有些道理。不过李卫公布下的机关着实巧妙,我等若不是因为那崔擒虎,也难以到达此处。此地纵然不是秘密,也胜似秘密了。”

    九毒老怪道“管它甚么秘密不秘密,先瞅瞅再说。”众人中数他资格最老,却也属他最不讲规矩。他伸手径直去抓那虎尸,要探究其中的秘密。

    众人见状急要阻拦,却已是来不及。这时远处突有一块钟乳石带着劲风,直向九毒老怪袭来。九毒老怪吓了一跳,急忙躲至一边。那块钟乳石往前继续飞了两丈多远,这才落地,啪地一声,碎成数块。

    众人抬头一看,不远处崔擒虎和唐峰领着吐蕃八大金刚正向石台方向走来。而刚才那块钟乳石块飞势甚急,掷石之人定然内力高深,想来非崔擒虎莫属。

    崔擒虎一边走来,一边说道“这虎尸是我们的,你们谁敢碰一下,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唐峰补道“我师叔武功高强,乃是真真实实的世外高人。你们若是听他的话,老老实实地站到一边。且不说他老人家会不会饶你们的性命,至少会让你们死得痛快些。”

    说着他一双淫眼到处乱溜,随后落在薛红梅身上。薛红梅裙角先前被潭水浸透,此时湿湿地裹在两只大腿上。她见唐峰斜眼瞅着自己,定是不怀好意,便赶紧躲到韩不寿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