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零五节 困龙神功
    刘驽此刻气喘吁吁,说道“崔先生,现在你该说实话了吧?”

    崔擒虎辩道“我本来说的就是实话!”

    刘驽怒道“你给他们的那些书是假的!”说完他咳嗽不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陆圣妍见状急忙上前向他走过去,她不慎踏中地上的瘦僧,顿时勃然大怒,脚上运劲,一脚将瘦僧踢飞丈外。

    那瘦僧吭也未吭,便气绝身亡。

    陆圣妍左手把住刘驽的脉搏,右手去探他的丹田,只觉他虽然精力疲惫,体内真气仍是平顺。

    陆圣妍附至刘驽耳边,小声问道“你体内真气虽然不弱,却也不是十分地强,刚才是怎么造成那么大的动静的?”

    刘驽连连摇头。

    陆圣妍自言自语道“奇了怪了,九毒老怪说你吸了他的内力,可是你体内一点异种真气也没啊。”

    她见刘驽无事,便放下心来,泰然自若地站在刘驽身后,静观局势变化。

    唐峰想溜,公孙茂如一溜黑烟般窜至他身后,抓住他的脖颈将其拖了回来,往地上一扔。

    公孙茂与陆圣妍相视一笑,走至她的身边,与她并肩而立。

    唐峰想要再逃,却又不敢。他直感背后发凉,似是有人在盯着自己,转头一看,正碰见岳圣叹冷森森的目光,便赶紧低下头来。

    无论刘驽如何问话,崔擒虎仍是顾左而言他,将话题引向别处。众人听后,脸上各种表情不一而足。

    九毒老仙原本对崔擒虎给他的化瘀书批注深信不疑,对刘驽的话嗤之以鼻。但是他见刘驽使出神功,将崔擒虎等人皆是震飞之后心中大吃一惊,不由的对刘驽的话信了几分。

    岳圣叹盯着唐峰看了一会儿,接着叹了口气,却并未上前找他算账,转而从怀中掏出那本《大金刚力》,呆呆地出神。脸上表情一会儿坚定,一会儿犹豫,却是拿不出决心来。

    韩不寿似是见崔擒虎落于下风,似是松了一口气,脸色开始变得平和。

    只是在他的一旁,薛红梅的脸色却越发阴沉起来。

    越兀室离身材矮小,踮脚越过众人的肩膀,打量着溶洞中的地势形貌,不慎右手碰着了薛红梅的红衣。

    薛红梅抽剑便向他劈来。

    越兀室离往旁急跳避开,吓了一跳,也不知她怎么生出如此大的气来。

    花三娘扶着韦图南,胖脸微微地倾向他,笑道“师兄,我大致已经明白玄微指法的秘密所在了,这门功夫是不是和化瘀书有关系。”

    韦图南点头道“你猜的不错,三年前我有幸得见玉飞龙他老人家。他当时左手拿着一把锁,右手拿着一把钥匙,对我说,‘如果化瘀书是这把锁,那么玄微指法便是开启它的钥匙’。”

    花三娘思索了片刻,说道“难怪那么多武林豪杰都想得到我们苗家的玄微指法,原来真的是与化瘀书有关。”

    韦图南脸色郑重地问道“你将这玄微指法透露给王道之了没?”

    花三娘道“当然没有,我又不是傻子,将甚么东西都告诉他。他从未当我是他的妻子,他真正的妻子其实就是那个小妾。他为了防止我对那个小妾不利,甚至将她远远地安置开,从来不许我见她一面。”

    韦图南对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感到手足无措,只能幽幽地说道“如此便好!”

    李菁对眼前的事情似是漠不关心,她一个人径自绕着石台四周走了数圈。越兀室离盯着她看,却被她盯了回去。

    崔擒虎面对刘驽的质问,口中滔滔不绝。在场之人均已看出,他是在拖延时间。

    韩不寿踏步上前,说道“崔先生,你说得再多也是无用,我们还是刀剑下见真章吧!”他右手微动,蕴雪刀出,一股清亮直刺众人双眼。

    李菁面露羡慕之色,说道“可惜刀宽了些,不然归了我真是不错。”

    九毒老怪一听,笑道“乖徒儿,师父给你想办法!”

    李菁一嘟嘴,道“我又没说真的想要!”

    九毒老怪“好吧,好吧!”

    崔擒虎望着韩不寿,道“韩公子,你是甚么意思,难道就不怕千里之外的张惠小姐会出意外么。到时候即便你想救她,也是来不及!”

    他说话的同时,十指深深地抠进钟乳石缝里,应是在暗自忍受着体内的伤痛。

    这一切都被韩不寿看在眼里,他笑道“你说得很对,若是我杀了你,千里之外的人同样也听不到你的号令。”

    崔擒虎喝道“你敢!”一边向剩下的六位番僧还有唐峰命令道“快来助我!”

    六僧畏畏缩缩地不敢近前,唐峰更是躲在后面。

    岳圣叹正在发呆,花三娘一掌拍在他屁股上,直吓得他一跳,转眼瞪着花三娘。

    花三娘指着唐峰对岳圣叹笑道“岳先生你真是好忍性,他在你头上撒尿,你咋不上去找他算账?”

    岳圣叹低下头,说道“说到底,还是岳某的武功过于低微,这才会被他人欺凌。即便没有这个唐峰,也会有李峰、张峰或者孙峰骑在我的头上。”

    花三娘道“那你就这么算啦?不管他啦?”

    岳圣叹一笑,“任凭王夫人处置!”

    花三娘乐得哈哈大笑,道“就冲你这句话,我为先前唾你的那一口道歉!”

    岳圣叹道“不用,不用。”

    薛红梅心中正愤郁难忍,她听言抬头望了岳圣叹一眼,只觉得他有些过于坚忍了,与昔日黄河畔那位刚义的“雪里剑”判若两人。

    那边韩不寿已向崔擒虎攻去,刀势连绵不绝,一上来便使出了“七绝式”,也不管自己全身经脉受不受得住,他早已将师父玉傅子的忠告抛于脑后。

    韩不寿从刘驽身上悟得了一个道理,只有拼命才能生存!

    崔擒虎见韩不寿攻势如此凌厉,心中十分惊讶,这可不是他心目中的那个翩翩公子、当朝状元。

    他起初绕着钟乳石柱躲避韩不寿的攻击,过了数招之后,开始还手。只听啪地一声,他全身衣裳崩裂,全身虬筋暴起。

    一拳击出,呼呼带风,将韩不寿逼出数步之外!

    花三娘见状惊道“难怪他能逼落我的萤火箭,老头子在他身上用了‘困龙功’!”

    韦图南忙问道“老头子?王道之?”

    花三娘有些气急败坏,“不是他,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