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节 幕后之人
    原先仓皇纷斗的众人,此刻因为一线生机而停下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便是武林中的现实,为了生存,顷刻前还斗得你死我活的敌人,转眼间便成了同心协力的伙伴。

    众人七手八脚地将一名番僧搭上刘驽的后背,刘驽运起《化瘀书》总纲中所述的心法,十指连挥,却感觉背上的番僧徒是压得沉重,而无丝毫内力涌来,应是这番僧刻意收敛了内力。

    九毒老怪望着惊慌失措的番僧,笑道“这样不行,他又不是傻子,怎会心甘情愿地让别人吸他的内力!”他探指按住番僧小腹下的关元穴,番僧受不住痛。随着一声惨叫,他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真气。

    刘驽催动心法,番僧的真气朝他体内激流狂奔而入。不一会儿番僧的内力已被吸尽,整个人如同被风干了一般,脸腮深陷,双目无神,软软地瘫倒在地。

    片刻之后,又一颗血珠在刘驽十指间凝成。刘驽伸手拍出,一掌击在一根钟乳石柱上,石柱应声而倒。遥辇泰赞道“这功夫着实厉害,就是太狠了些。”

    九毒老怪不以为然,道“他这功夫厉害就厉害在能将别人苦苦修炼了一辈子的功力一次性使出,估计就连绝顶高手也是不敢硬接。”

    石桥对面远处传来的亮光越来越弱,众人的心情随之变得急迫。韦图南道“天色快黑了,咱们这些人还是抓紧些吧,留在此处夜长梦多,等过一会儿睁眼摸瞎了可不好办!”众人故技重施,消耗了两名番僧的内力,凭借刘驽手凝血珠,又是接连打断了两根钟乳石柱。

    每断掉一根钟乳石柱,石笼上便会多出一处出口。这个时候,石笼总会悄悄地旋转,使得缺口远远地避开那根石桥。

    众人只见眼前的石笼已有五处缺口,只剩下一根孤零零的钟乳石柱附带百来根普通的石柱支撑着残破的石笼。

    仅剩的这根钟乳石柱正对着石桥,众人望着它,眼睛直冒光。遥辇泰有些不安,低头向越兀室离征询道“你说这根石柱断后,我们一定能出得去吗?”

    越兀室离点头答道“应该能够。”

    遥辇泰瞅了眼地上横躺竖卧的番僧,其中仅有一人还有内力,他走过去将其一把抓起,却发现这名番僧已经四肢冰凉,手脚僵硬。

    遥辇泰一把托起番僧的腮巴子,一股黑血从其嘴角溢了出来。韦图南赶紧走过来,掰开番僧的嘴巴一看,皱眉道“他咬舌自尽了!”

    遥辇泰大怒之下举起番僧尸体往石柱上掷去,直砸得筋断骨折,继而环视众人,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他说着一眼瞅见地上的唐峰,“他行不行?”

    唐峰被花三娘的药物制住,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口中亦说不出话来。此时他心中已是肝胆俱裂,直吓得六神无主。终于,韦图南的一句话救了他的命,“他不行,内力太弱了,要找也得找个和吐蕃八大金刚内力相仿的人。”

    遥辇泰环顾四周,众人中内力能与八名番僧相仿的共有六人,分别是他自己、九毒老怪、李菁、陆圣妍、公孙茂和韩不寿。

    九毒老怪首先摆了摆手,道“三王子,你找其他人去,反正这事儿老子和老子徒儿是不干的。”

    遥辇泰一想,还是只能拿陆圣妍、公孙茂和韩不寿三人开刀,如此不仅能够打断石柱逃出生天,还能趁机夺得《六军镜》书,正好是一箭双雕。

    形势一下子重新变得紧张起来。陆圣妍紧紧抓住遥辇泰的手,对遥辇泰喝道“想对我们二人下手,你想都别想,干脆我们大家死战一场,都死在这里算了!”

    这时刘驽突然插道“陆姨、茂叔,你们放心,他们要是耍这个主意,我是不会干的。”遥辇泰怒道“你……”却又说不出话来,他心知这孩子生性倔强,若是强迫于他,决计讨不了好来。

    李菁走到钟乳石柱下面,纤白的手指抚着凹凸不平的石面,笑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大家逃离此地,又不用伤人,不知大家是否同意?”遥辇泰急问道“甚么办法?”李菁右手掌心一舒,一只雪白的蜘蛛从她袖口爬至她的掌心之中。

    遥辇泰有些疑惑,问道“难道你要拿蛛丝搭桥,送我们上那座石桥?”李菁笑道“这倒是个主意,可惜很难。这只雪蛛从来不会离开我的掌心去其它的地方,我要是想给你们布桥,也得我自己首先能出去才行?”遥辇泰道“那还能有甚么办法?”

    李菁指着花三娘,道“答案就在她的身上!”遥辇泰道“她的身上?”众人一听,目光齐聚在花三娘的身上。花三娘冷笑一声,道“李菁姑娘,你是不是想拿甚么胭脂黄,给你的雪蛛喂服?”

    她用眼角余光扫了一圈周围,见刘驽立于自己身后僻静处,随即伸指一弹,一个黄色的小瓶咕噜噜地滚到刘驽脚下。刘驽趁众人不备拾起,一下子识出这个小瓶,正是他当日在宋州城外的山上,从花三娘身上夺得之物。

    他揭开瓶盖,只见瓶内皆是些黄橙橙的小颗粒,估计就是那李菁想要的胭脂黄。

    他抬头看李菁,只见她说道“不错,只要我的雪蛛服下了足够多的胭脂黄,它吐出的蛛丝便可吹毛断发,其利断金。”说着她的目光落在韩不寿腰间蕴雪刀上,“比宝刀还要厉害!”

    花三娘摇摇头,冷笑道“可惜啊,可惜!老娘身上并没有你想要的甚么胭脂黄。”李菁不信,“怎么可能!当年我探访了许久,那块在农家狗宝中发现的胭脂黄就是被你得了去!”韦图南应道“不错,那块胭脂黄就在我师妹身上。”花三娘咧嘴一笑,也不说话。

    刘驽心中很想告诉众人,其实那块胭脂黄就在自己身上。然而花三娘既将此物托付给了他,他便不可出卖了花三娘,是以闭口不言。

    花三娘站着不动,李菁将她浑身上下搜了个遍,除了些零碎草药,并未发现甚么胭脂黄。

    韦图南见状大奇,道“师妹,你到底将胭脂黄藏在哪里了?”他用鼻子嗅了嗅,周围的空气中仍然弥漫着一股极淡的腥味,这说明胭脂黄仍然在此处某一人的手里。

    至于具体在谁的手里,他却辨别不清楚。若要强行夺得此物,势必又是一场血战,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花三娘道“没有,就是没有!”这时九毒老怪哈哈一笑,开口说道“花三娘,你就是想将我困在这里,和我同归于尽,对吧。?”花三娘笑道“你说得没错!”

    九毒老怪盯着花三娘,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或许咱俩可以做个交易,听了这个交易后,或许你会改变主意的。”花三娘神色一动,“什么交易?”

    九毒老怪道“当年你的女儿确实是我动手杀的,但是主谋却不是我。我可以告诉你,那个幕后的人是谁。作为交易,你必须交出手里的胭脂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