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节 石笼孤魂
    刘驽一时愕然,他深受韦图南传功之恩,一直当他是一个大好人,那料到事到紧急关头却被他偷走《六军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岳圣叹一把拽过他,“别呆了,快去追!薛姑娘我来照顾!”说着再刘驽背后一推,刘驽急速往石桥对面追去。

    岳圣叹的目光继而落在韩不寿的脸上,这张俊美而冷漠的脸庞,让他感到羡慕的同时也有些嫉妒,“韦图南偷了《六军镜》书,则势必会归了遥辇泰。韩公子,你不去追吗?”

    韩不寿扶起薛红梅,看着她的血污了自己的白衫,略微皱了皱眉头,朝岳圣叹道“你先去,我自会来!”岳圣叹顿了顿,说道“张惠小姐深通韬略,她肯定很喜欢《六军镜》书,若是韩公子能将此书送予她,她对你的印象势必大大改观。”

    韩不寿听后脸上略显犹豫,岳圣叹又道“韩公子,你自可放心,薛姑娘由我来照顾。”韩不寿轻轻放下薛红梅,对她的哀求充耳不闻,只道“有岳先生照顾你,会没事的,我去去就回!”

    他向岳圣叹拱了拱手,道“如此便谢过岳先生了。”说话的同时疾步往前追去,片刻后便没了踪影。岳圣叹缓步向薛红梅走来,薛红梅伸起双臂,道“感谢岳先生留下来救我!”

    岳圣叹道“薛姑娘,你不用谢呢。岳某就没打算过救你啊!”薛红梅一听急道“岳圣叹,咱俩无冤无仇,你……”岳圣叹一脚踢在倒下的钟乳石柱上,石柱上尚且留着锋利的蜘蛛丝。

    钟乳石柱连带着蛛丝往万丈深渊坠去,顺势将石桥割去一大截,使得石笼彻底成了一个孤岛,足离石桥有两丈多远。薛红梅满脸是血,抱着伤腿骂道“岳圣叹,你就是个畜生!”

    岳圣叹笑道“随你骂吧!薛姑娘,你骄纵了二十多年,也该歇歇了,你这种人眼里就没有普通人。”薛红梅道“可我并没有惹你!岳圣叹,你变了,你根本不再是从前那个岳圣叹。”

    岳圣叹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早就该变的!”转身缓缓往石桥对面走去。薛红梅在他身后哭骂道“岳圣叹,我饶不了你,你不得好死!”骂道后面,竟连韩不寿也骂上了,变成了“韩不寿,你不得好死!”

    岳圣叹头也不回,道”薛姑娘,地上还有八具番僧的尸体,你要是肯将就,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天。“他也不听薛红梅再骂些啥,大步往前走去。越往前走,光亮欲足,隐隐间穹顶上面竟有星光投在桥面上来。

    他走了不多远,只听得耳旁传来轰隆崩裂声,身前的石桥瞬间倾塌,巨大的声响振聋发聩。他见众人皆聚在前方,然而其中并没有韦图南和遥辇泰,而韩不寿立于人群之中,正自焦急不安,便索性止步不进。

    众人眼见石桥崩塌,一时间大惊失色,彼此面面相觑,不知该作何言语。九毒老怪狠狠地跺了一脚地,吐出憋在胸中的一口老气,骂道“那小矮子当真歹毒,老子要不是腿快,估计这会儿就掉下去摔成八瓣了。”

    “师傅,你没事吧。”李菁不知何时从黑暗里钻出来,低下身来揉着九毒老怪的肩膀。“还是乖徒儿最好。”九毒老怪嘻嘻一笑,突然他往地上啐一口恶痰,抬头对众人骂道“都是一群没用的废物!这么多人尽栽在一个矮子手里!”

    众人相对无言,干听着九毒老怪一人在那里骂骂咧咧。突然间,他又惊问“老淫婆呢?”刘驽本因未寻着韦图南,正在失神,此时他回过神来,他朝四周细细一听,黑暗里寂静无声,只能隐隐听得几点水珠滴落,那还有花三娘或者唐峰发出的半点声响。

    他急道“我二师父是不是掉到石桥下面去了?”李菁一个大耳刮子扇在刘驽脸上,疼的他惊怒不已,道“你打我作甚!”“像你这样的榆木脑袋,不多打几巴掌是不会开窍的。”李菁冷冷一笑,道“这时候你还关心那女人,难不成真拿她当亲娘?她这会儿早跑了。”

    “我……我……”刘驽正要反驳,听到这里不由得放低语气,结结巴巴的终是没说出一句话来。他起初不解花三娘为什么要带着唐峰支开众人,然而事至此刻,他刘驽即便是再笨也能想出其中关节了。

    公孙茂道“咱们大家再这多待一刻,即多一分危险,大家还是放下成见,一起想想办法。”李菁冷不丁回一句道“哟,公孙公子,你不是一直恨我师傅拿了你的化瘀书么,怎么这会儿找我们商量了?”

    九毒老怪听的直拍手,大笑“说的好!说的好!乖徒儿,这里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咱们还是自己想办法,不和他们搅在一起。”李菁狠狠在老怪臂上一捏,疼的九毒老怪脸色一变,转而干笑一声,对刘驽道“对!对!你这小王八蛋还算是个好人。快过来,咱们仨人想个办法一块儿出去。”

    刘驽往后一退,站在韩不寿身旁道“不!我才不和你们这坏人一起。”李菁见状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浑小子,你别有眼不识好人心。将来你就是求我,我也不会带你走。”

    刘驽道“谁要求你了,我就是死也不会求你一声。”“好!好!好!”李菁也不顾九毒老怪还瘫在地上,将他一把扶起道“师傅,咱们离这些人远远的,别管他们了。”

    九毒老怪早巴不得自己这个徒儿离刘驽远一点,此刻听她自己提起,直喜的眉开眼笑,连声说好。一老一小真要搀扶着动身,却听断桥那头传出声响。众人回头一看,对面隐约中钻出一个小脑袋,那不是越兀室离是谁!

    九毒老怪张口便骂“小矮子,你居然还有种回来!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越兀室离远远地在断桥对面喊道“老仙,你们先不要急,我这就想办法让你们过来。”

    众人听的一惊,心想这越兀室离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故意把桥弄断将大伙困死在这里,怎么又大发善心跑回来救大家出去。九毒老怪最先沉不住气,他又骂道“小矮子,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诡计害老子。”

    “老东西!是老娘回来救你们,想活着出来就少说几句。”越兀室离背后赶来一个肥胖的身影,一看便是花三娘。九毒老怪从地上直跳起来,喜道“老淫婆,果然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啦,老子就知道你舍不得把我扔在这里。”

    他眯起小眼又问“怎么样,刚才唐峰那小子把你伺候的好不好?”花三娘笑道“好不好,都比你要厉害!不过你要是再多话,信不信老娘就弄死这小矮子!”

    九毒老怪吓的闭嘴不言,花三娘又喊道“刘驽,刘驽还在吗?”刘驽看着花三娘正呆呆出神,一时间竟忘记了回答。他心里百感交集,他一直只当这世上只有好人坏人之分,那想到好人未必是真的好,坏人也未必是真的坏。

    好人坏人,全没有一个真形。遥辇泰虽是坏人,可对自己一向不差,他毁桥离去都不打紧。可想到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韦图南,刘驽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

    花三娘见喊过却没有人回应,她心里不由得急了,道“老东西,刘驽是不是出事了!”九毒老怪张着嘴不答,却听花三娘又道“你不说话,老娘现在就把小矮子杀了。”

    九毒老怪急道“这小王八蛋就在这里,他不出声,我有什么办法!”他一巴掌扇在刘驽的脸上,啪的打出一个清脆,刘驽捂着脸,望着李菁怒道“你……你怎么又打我。”

    李菁倚在九毒老怪身边,笑着指着九毒老怪说道“我师傅打的,可不是我!”与此同时,花三娘听见刘驽还在,心中一喜,连忙赶上前拧住越兀室离的耳朵,道“兔崽子,现在就给老娘想办法,让他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