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节 耶律小花
    刘驽道“方今局势混乱,你不如带着部众直接西去阴山,到那里与你们三王子汇合未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说出这话时,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嘴里发出的,却又是他最深处的心声。

    他原以为自己和铜马的想法一样,要用这些遥辇氏胡人去平衡耶律适鲁的势力。然而事情临近,他又有些不忍心。赤忽歹大大咧咧地骑马伴行在他的左右,自从两人交手之后,一路上他对自己的情谊只增不减。

    赤忽歹道“那怎么行,我们是遥辇氏的部众,那就得听三王子的调遣。他让我们去哪,我们就得去哪,总之得有他的命令方可。”他干脆地回绝了刘驽的建议。刘驽听后觉得自己一颗心稍稍落回了胸膛里,却不知道眼前的事是对还是错。

    这时,一支人马迎面疾驰而来,灰尘高高扬起。赤忽歹遥遥望着那队伍中的大麾,道“是大于越的儿子,耶律小花!”刘驽听他说话口气颇为平常,看来是对外面的事儿一无所知。想了若是他知晓耶律适鲁已经自称可汗,定不会如此淡定。

    耶律小花的队伍越来越近,刘驽渐渐看清在队伍的正前方是一位姑娘,直将后方的人马拉开数十步远。那姑娘骑着一匹金黄色毛皮的骏马,朝着刘驽等人迎面疾奔而来。她虽是满身皆着皮袄,却掩不尽婀娜多姿的体态。

    刘驽虽只见过她一面,却对她的歌喉和容貌终生难忘。无论她身着何样的衣衫,骑着甚么样的马,他一眼便能认出这是柳哥公主的模样。

    此刻他脑海中不禁闪过当初在宋州城上,朱旬呆呆地望着张惠小姐的情形。朱旬曾说过若是能娶张惠小姐这般的女子为妻,此生便不枉了。他当时听后不懂,甚至因朱旬的话生出几分难为情来,然而此刻看见柳哥公主,他心中却咚地响了一下,似乎心中有些明白了彼时朱旬的感受。

    在她身后的大队人马中,当先的一名男子衣着华丽,身穿在契丹人中不多见的丝绸衣衫。赤忽歹道“这人便是耶律小花。”耶律小花领着大队人马紧追在柳哥公主身后,喊道“柳哥,柳哥,你留步,我只是想让你陪我说说话。”

    柳哥公主格格直笑,银铃一般的声音飘荡在辽阔的契丹草原上。她也不回头与耶律小花说话,反而将手中的马鞭抽得啪啪直响,直在马身上抽出斑斑血痕来。那匹宝马受痛不过,速度顿时又加快了几分。刘驽心想,若是李菁看见柳哥公主如此对待自己的爱马,定然会暴跳如雷吧。

    柳哥公主就如鱼线上的那只饵,勾引着耶律小花这支人马在广阔的契丹草原上晃荡。赤忽歹见对方的人马越来越近,急道“咱们身后就是大迷阵,他们进去了可就出不来,我得上前提醒他们。”

    刘驽心想,若是赤忽歹知道自家的三王子此刻正在与耶律适鲁交战,绝然不会这么做。他正想着,赤忽歹这位热心的契丹汉子已经从队中冲出,对着迎面而来的柳哥公主和耶律小花急挥着胳膊,喊道“前方危险,别走!别走!”

    柳哥公主收马不住,险些撞在了赤忽歹的马上。她扬起马鞭,欲要鞭打赤忽歹。刘驽催马欲要上前阻挡,却见她突又垂下手来,脸上的怒气转瞬即消,笑道“不知英雄是哪个部落的人马。”

    赤忽歹被柳哥公主前后突变的举止惊得有些愣了,然而这个柳哥公主粘珠可汗生前对她分外疼爱,自己不得不对她礼让三分,他恭敬地拱手答道“在下赤忽歹,是三王子殿下的部众。”柳哥公主一眼瞅见他身旁的刘驽,见他骑着马走在队前,卓然于众人,便指着他向赤忽歹问道“他又是谁?”

    赤忽歹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在下不知道,不过他救过我们的命。”柳哥公主的目光落在刘驽的脸上,他右颊的长疤颇为刺眼,直让她看了一眼之后,便赶紧转过脸去。这时耶律小花带着人马追了上来,他本人有些气喘吁吁,用马鞭指着赤忽歹,道“柳哥,是不是他冲撞了你,我帮你收拾他。”

    他不等柳哥回话,手已是扬起,马鞭在空中扬起一道弧线,向赤忽歹身上抽了过去。赤忽歹虽是力大,然而身在马背上,仓猝之间却躲不过这马鞭。他敬重柳哥公主,却不会生生忍受一个耶律氏小儿的欺辱。

    此鞭若是真的抽在他身上,那对他这个将近四十岁的契丹汉子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他右手直往腰间铜锤摸去,欲要一锤便将这个名叫耶律小花的小子脑壳砸碎。刘驽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此时耶律小花的马鞭还未落下,便已被他夺过抓于手中。

    耶律小花被马鞭上的劲带得一个踉跄,差点从马背上跌落下来,他大怒之下,便要抽刀来砍刘驽。刘驽不等他刀出鞘,凌空一脚踏在他的马首上,在空中倒翻了一个跟头,稳稳地落回自己的马鞍。他坐下的那马迟钝得好似周围从未发生过甚事一般,仍在低头吃它的草。

    然而在耶律小花的眼中,这不仅是事儿,而且是发生了大事儿,自小到大,从未有人敢这般对待自己。他朝刘驽喊道“你是甚么人,敢如此放肆,老子要收拾你!”声音中带着隐隐的哭腔。刘驽道“不管是甚么人,都不能随意****他人。”

    耶律小花手气得哇哇大叫,他手一挥,身后的四位千夫长齐声拔出战刀,麾下的四千多名耶律氏兵士蠢蠢欲动。赤忽歹眼看一场大战势不可免,往身后一招手,四千多名遥辇氏的部众也齐齐拔出战刀。他吼道“我们遥辇氏的人,绝不会受人欺负。”

    契丹八部的人马加在一起也不过十多万,一场四千人对四千人的大战,在草原上绝不是件小事。这些契丹人是天生的战士,面对一场大战时竟都毫不退缩,双方阵中接传出呐喊声来,不断有兵士自觉地纵马往后退去。不是要逃跑,而是在腾出足够的距离,准备第一次冲锋交战。

    柳哥公主见两边的人马交战在即,便赶紧纵马跑至一边的山坡上。耶律小花见她在坡上驻马不去,便知她欲要观战。他将手中战刀高高举起,口中喊得比谁都响,存心要在自己心爱的姑娘面前卖弄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