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节 夜读兵书
    遥辇泰道“不知道萧夫人此话怎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萧夫人瞟了一眼刘驽,道“祸便是他惹下的,耶律小花战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草原,耶律适鲁要为他的独子正名。”

    遥辇泰道“那个耶律小花不过是个游手好闲的酒囊饭袋,他狼藉的声名早已传遍了草原。耶律适鲁又能为他正甚么名?”

    萧夫人笑道“但凡是人都有弱点,耶律适鲁虽是英雄一世,但他也有自己的弱点,他的弱点便是这个耶律小花。他费尽心血要争夺的这个汗位,将来恐怕是也要传给他的这个宝贝儿子。”

    遥辇泰听后一惊,道“他想效仿中原的天子,将汗位传给自己的儿子?这可不合草原上的规矩!”萧夫人道“他虽从来没有说,但大致是这个意思。”

    遥辇泰道“那其余各部的首领呢,他们都支持他吗?”萧夫人道“这个可不知道,毕竟没有多少人敢在耶律适鲁面前展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这时帐篷外响起一阵嘈杂声,遥辇泰、萧夫人和刘驽听后急从帐中冲出。有兵士来报,“耶律适鲁的人马进来进犯!”

    三人赶紧登上哨塔,只见在血色的残阳下,草原的尽头有大队人马黑压压地奔袭而来。轰隆隆的铁蹄声,渐渐地由远及近。

    萧夫人看着来军,雪白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道“我必须得走了!三王子,这一次你打算让我带走哪一支人马?”遥辇泰摇了摇头,道“这一次,你哪一支人马都不能带走!你看,来的人太多了,我这点人马恐怕招架不住。”

    萧夫人道“那我就预先恭祝三王子吉人天相,旗开得胜了。”她指着主帐的棚顶,笑道“只不过这战还没有开打,三王子便已经开始自己帐蓬顶上挂孝了,可着实有些影响士气啊。”

    遥辇泰道“不瞒萧夫人,在下的一名好友被奸人所害身亡。”萧夫人一摆手,道“不就是韦图南么,我早知道。但是这个时候,任何人都没有士气来得重要。”

    刘驽听后有些不忿,道“萧姐姐,如果是阿保机呢,他也不重要吗?”萧夫人瞪圆了眼睛,道“驽弟弟,你知道我们说的不是一回事儿。”

    刘驽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的大师父,对我和三王子来说,同样也很重要!”萧夫人扬了扬手,急匆匆地顺着木梯下了岗楼,便走边道“那你就‘很重要’去吧,我走了。”

    正如拼命这种事儿,对于刘驽来说很简单;浑水摸鱼这件事儿对于萧夫人来说,同样是驾轻就熟。不一会儿,她便在这个混乱不安的黄昏里,消失得不见了踪影。

    遥辇泰一边调遣人马应战,一边命人取下主账蓬顶的白布。繁忙之余,他不忘向刘驽问道“你真的不恨你大师父么,毕竟…他曾对你做过不好的事儿。”

    刘驽道“可是他也传给了我玄微指法,还帮我打通了回天经脉,我得记得他的好!”遥辇泰点点头,道“如此说,你真的该多陪他会儿。我要去准备战斗了,若是此战之后我们都活了下来,我会为你大师父举办一场草原上最隆重的葬礼。”

    刘驽道“和粘珠可汗的葬礼一样隆重么?”遥辇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你看,我因为伤心韦先生的死,却连自己最亲的兄长都忘记了。”

    刘驽道“我们也应该为先可汗举办一场隆重的葬礼!”遥辇泰睁大了眼睛,道“你说得对,我倒是忘了,或许这样可以笼络不少人心。”

    他朝几名亲兵招了招手,道“你们留在帐外,若是我的徒弟有何要求,你们尽管答应。”几名亲兵允诺。

    临走前,他又向刘驽说道“若是此战之后,我也没能活下来,你便将我也葬了吧。不需要葬礼,但要埋在草原上最肥沃的地方。待来年春天到时,我希望一群群骏马能够停在我的坟头上吃草。”说完他灿然一笑,露出整齐的牙齿。

    刘驽道“六师父,不会的。耶律适鲁没有你想得那么强,他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怎能管得好那么多人马。”遥辇泰勉强一笑,道“借你吉言!”转身冲出帐篷之外。

    刘驽扯开遮在韦图南脸上的白布,只见一条异常之长的刀痕,自他的额顶直向脖颈间延伸下去。他不忍再看,复又掩上白布,心中默想起韦图南往日里对他的千般好来,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黄昏褪去,夜色袭来,有兵士入帐为他点亮灯盏。帐外人马的嘶吼声渐渐响成一片,他望着摇曳的灯苗,心念一动,掏出那本铜马送还的《六军镜》书,在灯下翻阅。

    他往日里在午沟村时,父亲虽是对他严厉管教,禁止他四处疯耍,然而当他偷偷去读《史记》和《孙子兵法》这类闲书时,父亲却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管他。是以他早就懂得,“所谓兵者,诡道也!”

    然而当他翻开《六军镜》书的第一页时,第一句话便让他傻了眼,“兵者,勇者之道也,进者生,退者死。是故善战无前,怯懦无后。”

    他一阵思索之后,倒觉得这本《六军镜》比之《孙子兵法》那些传统的兵士,要更合自己的脾性许多,心中更似与两百年前的李卫公,有了丝丝相映来。

    他一页接着一页地翻读下去,对帐外兵马的嘈杂声充耳不闻,直至一支流矢射入帐中,打熄了灯苗。他不得不抬起头,打亮火石,要重新点亮灯芯。这时赤忽歹冲进帐来就,他借着火石的微光,看见赤忽歹的盔甲上鲜血淋漓。

    赤忽歹急道“刘小英雄,耶律适鲁这次来势不小,三王子快顶不住了,你要不要出阵助战?”刘驽将《六军镜》书揣入怀中,道“我去看看!”随即与赤忽歹一起冲出帐外,上马直向营外奔去。

    一路上飞来的箭矢越来越密集,时而有军士被射落下马。两人直至两军阵前方才勒缰停马,刘驽只见耶律适鲁的人马一队接着一队地朝阵前涌来,他们勒马在百步之外,一阵弯弓射箭之后,便又奔回阵内取箭。

    数队人马循环往复,箭雨连绵不歇。同时军容十分齐整,不见丝毫混乱,与日间耶律小花指挥下的那批人马,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遥辇泰骑着马在阵前来回奔走,高举马刀,大声地呼喊。此刻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却仍止不住本军的颓势。他斩杀了数名退缩的兵士后,阵脚仍是不住地往后倒退。

    站在阵前第一排的数百名兵士,在耶律适鲁大军连绵不绝的箭雨之下,已经十不存一。刘驽听见自己身边开始有兵士悄悄地商量道“逃吧,逃吧,三王子要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