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节 紫衣剑客
    当五人冲至仅离那耶律氏将官一百步时,迎面射来的箭矢越来越密,不过片刻已有三面盾牌被毁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刘驽遥遥望见一支约有十人的剑客队伍,不知何时已静悄悄地出现在那耶律氏将官的身边。这十名剑客身著不同服色,看上去其中不仅有契丹人,还有回鹘人和吐蕃人。

    紧接着,一支二十余人的骑兵提着马刀从耶律军的大阵中冲出,直向五人杀来。刘驽心中明白,那名耶律氏将官此刻定已失去了继续耗下去的耐心。

    赤忽歹道“咱们赶紧结成盾阵,原地应敌。”他深知骑兵马刀的厉害,马匹疾奔所带来的强大冲击力,足以将一名步卒连头带盔削为两半。

    刘驽道“不!不能停!”他心知,正如《六军镜》书中所说“不进则死!”他身无片甲,却在五人中冲得最急。赤忽歹见状急令三名健儿跟上掩护,边道“保持阵型,保持阵型!”

    众骑兵见前方对面的五名步卒此刻不仅未停下步来防御,反而向他们迎面冲来,不由地面面相觑。在他们眼中,这步卒主动向骑兵冲锋,还是头一遭见,这无异于自杀式的战法。

    赤忽歹领着三名健儿,掩护着刘驽,直往骑兵脚下冲去。刘驽双手各持一柄飞戟,刷刷连舞,剁断马腿数根,连带着马背上的骑兵跌下马来。

    三名健儿各持飞戟,朝地上的倒霉鬼们一阵猛剁,踏着尸体继续往前冲去。此时,五人身后传来的“雄鹰!”声愈发响亮起来,直让人胸潮澎湃。

    刘驽指着那耶律氏将官道“他会不会逃?”赤忽歹道“不会,他要是敢逃,军心马上就会大乱!”刘驽道“那就好,是非成败在此一举,现在就冲!”

    五人不再顾及阵型,直往敌阵中冲去,距离那耶律氏将官仅有五十步远。此时仍有耶律氏的弓箭手想要放箭伤人,却被刘驽一记飞戟击穿胸膛,直钉在地上。

    剩下的弓箭手见距离太近,已是不敢放箭,得那耶律氏将官之命后,纷纷往旁撤去。紧接着,那耶律氏将官一声令下,四十多名长枪兵从旁冲出,枪尖向着五人攒刺而来。

    一名健儿不幸被刺中小腿,随后倒地不起。数支长枪跟着刺来,那名健儿在一阵惨叫声中,被刺成了马蜂窝。己方阵中的将士们见此情形,口中的“雄鹰!”声不由地顿了顿。

    刘驽见同伴被杀,顿时大怒,吼道“杀!”这一声仿佛竭尽了他全身的力气。赤忽歹挥起双盾,击退了迎面刺来的长枪。那些长枪兵尚在惊诧于他的神力之时,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突从他的双盾下冲出,双戟连挥,斩断了十几根枪头。

    那些枪兵手持秃杆枪,向刘驽扎去,却哪里还能够伤人。转眼间,刘驽已经带着赤忽歹以及那幸存的两名健儿,冲入长枪兵中一顿乱打。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那些枪兵见刘驽等人冲至跟前,此刻再使长枪去扎他们已多有不便,便纷纷伸手去腰间拔刀。

    然而不等他们长刀出鞘,刘驽已经接连剁倒数人,四十多名长枪兵顿时溃不成军。身后的遥辇氏将士们遥遥看见,顿时欢呼声响成一片。

    遥辇泰道“此刻不进攻,更待何时!”他高举马刀,率先往敌阵冲去,身后的遥辇氏部众如潮水般涌上。那名耶律氏将官见情形不对,令旗连挥,从侧翼调拨了数支骑兵,往阵前策应而来。

    双方人马战成了一锅粥,一时间竟未分出高下。赤忽歹见战事黏着,急道“这个将官还真他娘的是个人才,都打成这样了,他竟还能挺得住。”

    刘驽道“那我们就继续冲,杀到他挺不住为止!”他再看前方,那耶律氏将官身边的十名剑士已纷纷手按剑柄,目光齐齐落在他和赤忽歹等四人身上。

    赤忽歹心中有些没底,骂道“娘的,老子还没和武林高手打过。第一次打,便输在了你的手下。”刘驽道“没事的,他们一个个上厉害。但是一起上,未必能打得赢咱们四个。”

    赤忽歹道“也对,咱们有气势。”此时他们身后的“雄鹰!”声,直喊得震天响。刘驽道“你们三人小心,保护好自己!”说着他使出乾坤迷踪步法,从四人小阵中冲出,直向那名耶律氏将官杀来。

    有一名黑衣剑客自持武功高强,他一脸傲色,款款地从十人中步出,拔剑要迎战刘驽。刘驽右手发力,一柄飞戟掷出。那黑衣剑客急忙举剑格挡,未料这飞戟十分沉重,在空中一阵急速旋转,将他手中的长剑击得粉碎。那黑衣剑客还未来得及闪躲,已被飞戟刺中喉咙,猝然倒地身亡。

    剩余的九名剑客见状哪里还敢怠慢,纷纷拔剑向刘驽等人冲来。他们出身不同的武功门派,所使剑法也是各异。若在平时的武林打斗之中,他们中的每一人都足以算得上是本门英豪。

    其中有位剑客身穿紫色长袍,发髻高高束起,看上去竟像是中原人士。一番打斗之后,刘驽发现,九名剑客之中就属这名紫衣剑客武功最强。他有几次不慎,差点被这名紫衣剑客刺中要害。

    这名紫衣剑客甚是眼尖,早已看出刘驽乃是四人中的第一重要人物。他不待刘驽缓过气,紧跟着刷刷刷接连三剑疾刺而来。

    刘驽侧身躲过来剑,未料这紫衣剑客竟将三剑之势合而为一,化作极为凌厉的一剑,向他当胸刺来。

    刘驽见后大吃了一惊,他跟随陆圣妍习武半年有余。而陆圣妍对崆峒派的武功颇为熟悉,曾跟他讲起过这招崆峒派中的绝招,名叫“三清化一气”,乃是从道家玄理中反转得来。

    他边躲边道“你是崆峒派的道士?一个中原武人跑到草原上来作甚!”那紫衣剑客呵嗤一笑,道“‘富贵险中求,名利危中来’,你莫问太多,受死吧!”

    他一边说着,手中长剑突地变向,直向刘驽腰间削来。其余八名剑客中的数人,见状也纷纷撇开赤忽歹等三人,挺剑向刘驽刺来。

    刘驽凌空跃起,双足连飞,踢落数柄长剑。同时他双拳挥出,击中那紫衣剑客的胸口,这一式正是契丹散手中的“一拳扫七星”。那紫衣剑客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往后退去。刘驽紧跟而上,使出契丹散手中的“奔流入海”,双拳斜飞如雨。

    咚!咚!咚!

    他一拳接着一拳,连轰在那紫衣剑客的胸口。紫衣剑客仰面倒地,留下他在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小子…你记住,崆峒派…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